怪力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星宫剑祖 > 第33章 一木生灵
    伴随着星恒宇逐渐走近青木玄君的仙身,一股磅礴的力量逐渐作用在他的身上,星恒宇感觉得到,这股力量不是来自那场中的禁域,而是从青木玄君的仙身上发出的,这是纯粹的肉身之力,可以想象,昔日的青木玄君是多么的强横。

    压迫很强,犹如一座巨山镇压而下,但是星恒宇并没有因此停下,他艰难的迈动着脚步,不断前进着,这个过程进行得很慢,很慢。

    此刻的他已是汗流浃背,在这样的压迫下,想要前行真的很困难,但也可以藉此机会磨练自己的意志,星恒宇从来就是不怕吃苦的人。他的身体如怒涛中的一叶小舟,飘摇不定,但却始终不沉。他咬着牙,颤抖地前进着,突然,他感觉怀中的那粒神秘种子无声地颤动了一下,它的动作很小,若不是此刻他的精神高度紧张,根本感觉不到。那粒种子在抖动一下之后,便是永久的沉寂下去。

    “这小子能行吗?”看着那缓慢如蜗牛爬行的星恒宇,有尊者冷漠的开口。

    “他的实力终归是太弱了。”一旁有尊者开口,神情很是无奈。

    “别急,以他的实力,能够走到这里,定有一些神秘手段。”有心细的尊者开口,目光很是老辣。不过,星恒宇以锻骨境的实力走到这里,的确很容易惹人猜想。想要来到这里,没有特殊手段是不可能的,除非星恒宇的修为很强,但那根本就不可能。闻言,其他几位尊者彼此对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们真的很不愿意放弃,青木玄君的仙身关系到进阶道君的秘辛,这是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这些人都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他们笑看风云,视生灵为草芥,他们走过漫长的岁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世俗中的金钱和权力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吸引力可言,反而,那些提升实力、不断变强的机缘,才是他们所追求的,这也可以说是一种执念或夙愿。

    对于十位尊者的议论,星恒宇自然是无法知道的,青木玄君仙身散发出的压迫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不得不说,青木玄君的肉身真的很强,历经万载岁月的侵蚀,却依旧不朽不灭,道君级的修士,真的很可怕。

    星恒宇的意志很坚韧,在他的不断坚持下,他距离青木玄君的仙身至少只有十丈之远,他已经接近成功了。但他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这最后的十丈才是最为关键的,随着逐渐接近,星恒宇越发清晰地感觉到青木玄君的强大,看着近在咫尺的青木玄君,他的眼中浮现出敬畏的神色,青木玄君可是传说中的人物,不曾想,他竟有机会见到他的真身,他暗暗下定决心,终有一天,他也要变得像青木玄君一样强大。

    星恒宇从怀中取出那根朱雀羽,他没有任何法宝,现在这片朱雀羽成为他唯一的护身之物。羽毛晶莹,道纹闪烁,其中流转着生生不息的烈炎,握着手中的朱雀羽,星恒宇瞬间感觉周身压力骤减,那朱雀不愧是传说中的神兽,仅是一片羽毛,竟也拥有这般不弱的力量。

    压力减小,星恒宇的身体也是轻松很多,而后,他平静的迈出脚步。

    “抱歉,前辈,我并非要亵渎你,我也是被逼的。”

    浩瀚的力量包裹住他,朱雀羽迸发出耀眼的光芒,犹如一轮烈日在此处炸开。两股磅礴的力量无形的碰撞在一起,天地间的灵力猛的躁动起来,周围的空间诡异的扭曲,泛起阵阵涟漪,脚下的石板也是悄无声息的龟裂而开,裂缝密密麻麻的蔓延开来,他没前进一步,脚下的石板都会无声地化为湮粉。

    “那小子在做什么?”感受着广场中心传来的灵力暴动,十位尊者皆是皱眉,此刻的那里,已是被一团赤芒所遮盖,很难看清人影,这让他们很不放心起来。

    “那小子应该是动用了某种强大的手段,否则,他根本不可能走到那里。”玄光面色凝重,他的目光闪烁不定,这一次,星恒宇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震撼,后者越发让他难以捉摸起来。

    赤色的光团在缓慢的前进着,与青木玄君的距离不断拉近,看到这一幕,十位尊者皆是无比紧张起来,但也暗含着些许激动。离成功只差一步之遥了。

    五丈……三丈……一丈……

    星恒宇手持朱雀羽,不断前进着,此刻,他的脸色已是惨白如纸,汗水浸出染湿衣裳,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不曾放弃,距离在逐渐缩小。

    青木玄君在他的眼中不断清晰起来,他静静地盘坐在那里,很平静,很安详,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他站在青木玄君的面前,很激动,只需伸伸手就能触碰到这位传说中的人物,他高高在上,睥睨天下,万人敬仰。

    “啊!”突然,一股强横的灵力在星恒宇体内暴动起来,痛的他低沉的闷哼一声。那股灵力是从他体内的灵印中散发出的,显然是身后的那些老家伙在催促他行动了。

    星恒宇面色冷俊,目光闪烁,那些人一个比一个精明,表面平静,但暗地里却是彼此算计着,他是一点也不相信他们的话。要想活的更久远,那么,除了自己,谁都不能相信。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这句话虽然简单,但却很受用。

    星恒宇面色庄重,对着青木玄君行了一礼。“前辈,得罪了。”

    在朱雀羽的守护下,他缓慢的伸出手。然而,在他的手触碰到青木玄君的刹那,变故在这一刻突然发生,一阵阵剧烈的抖动自怀中发出,那种感觉像是久别重逢的老友相遇,那么的激动,那么的兴奋。而后,一道璀璨的绿光自星恒宇怀中迸发出来,他的上衣瞬间化为飞灰湮灭。泛着绿意的种子悬浮在空中,他缓缓地靠近青木玄君,不断游离在他的周身,绿芒迸发,它犹如精灵在起舞,很是迷人。

    “这……”星恒宇的喉咙滚动了一下。

    一股磅礴的生机自那粒种子中迸发出来,它变得越发的晶莹起来,它在不断的复苏,像是要重生一般,生机在不断的蔓延,浩瀚的力量席卷而出,引起天地间的灵力暴动,不断地向着它汇聚而去,绿芒逐渐炽盛起来。

    “咚……”仿佛有古老的钟声响彻,声音悠远,绵长,给人一种空明的感觉,这宛若仙家道音。在这般状态下,那种子仿佛到达某种零界点一般,快速的抖动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中生出。

    “咔!”钟声戛然而止,下一刻,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仿佛某种东西破碎一般,接着,只见绿芒中,一株细小的藤蔓自种子中破出,它扎根在虚空中,源源不断的汲取着天地间的灵力,而后,散发出浩瀚的生意,种皮无声地落下,它在快速的生长,像疯了一般,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蔓延而开,根茎瞬息间便是演化出成千上万条,摇摆在空中,散发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这是一株藤蔓。

    “这,这是……太古……”看着那不断生长分化的绿色藤蔓,星恒宇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眼中充满不可思议的神色,然而,在他开口的瞬间,无数条藤蔓铺天盖地般涌过来,将他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他只觉得眼前绿意大盛,而后便是陷入黑暗之中。

    在藤蔓将星恒宇包裹之后,它摇摆着无数支蔓穿入广场之下,“轰……”石板碎裂,而后陷落,留下一道巨大的裂口,它在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前进着,所去的方向,正是十位尊者所在之处。它的速度极快,场中的禁域对它没有丝毫的作用。

    “怎么回事?”十位尊者只能模糊的感觉到广场中又多了一股神秘力量,却不能一探究竟,他们的面色不太自然起来,这个地方很坏。

    “什么声音?”有尊者开口。

    “小心!”

    地面剧震,碎石飞溅而起,无数条藤蔓自地下蔓延而出,犹如成千上万只手攻下,藤蔓摇摆在空中,以凌厉的攻势笼罩向十位尊者。

    “什么?”十位尊者皆是大惊,纷纷运转灵力护住己身,此刻,他们的神情仿佛见到鬼一般,因为他们都被场中的禁域压制,实力不足巅峰的十之六七,反观,那鬼舞在空中的无数藤蔓,竟是仿佛没有限制一般,肆意而张狂。

    “咚!”仿佛是山崩一般的声音传出,无数的藤蔓撞击在十位尊者的身上,强大的劲气席卷而出,直接是将他们撞得倒飞而出。

    由于场中禁域的压制,他们现在全都处于劣势,面对着漫天的藤蔓,根本没有半点胜算。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有尊者咬牙切齿,现在他们真的很危险,既要抵御禁域的压制,又要对付那漫天的藤蔓。

    整片空间的灵力都在暴动起来,漫天的藤蔓在不断的生长,厚厚的石板顷刻间崩碎开,十位尊者根本无法硬憾它,只能一退再退,避其锋芒。

    “啊!”无尽的藤蔓怒冲而下,击中一位尊者,他惨叫一声,大口咳血,其身形直接倒飞而出,他周身灵力紊乱,显然是受创不轻。

    看着那肆意挥舞在空中的绿色藤蔓,玄光苍老的脸上浮现出阴沉的神色,那不是愤怒,而是恐惧,他真的不敢相信,这世间怎会还存在着这种东西,他奋力地后退,与此同时,颤抖的声音也是自其嘴中传出。

    “一木生灵,太古鬼蔓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