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星宫剑祖 > 第34章 传承
    “太古鬼蔓花。”听到玄光的话,其余九位尊者的脸上立刻变得难看起来,既恐惧又震惊。这一刻,很多人的呼吸都是紧张起来,他们来自不同的强大势力,对一些远古典籍自是了解甚多,玄光目光老辣,一语道破,他们自是瞬间明白。

    “见鬼,它不是早已被抹灭了吗?”一位尊者开口,声音有些微颤,难以接受这件事。

    “这难道是青木玄君设下的杀阵?”玄光面色微白,他盯着那肆意狂舞的漫天绿藤,嘴角发涩,现在的处境很糟糕。别说此刻有禁域压制,就算是在外界,在太古鬼蔓花的面前再多的尊者也只能成为它的养料。

    华夏大地,浩瀚无垠,名山大川,江河湖泊,灵秀险地,不尽其数,其中更有洪荒大妖,毒虫异物,这太古鬼蔓花便是其中一种,但也有传闻说这太古鬼蔓花来自域外,不过,唯一一点,那就是这太古鬼蔓花真的很强,传说中它曾灭杀过圣人,圣人,那是超越道君存在的修士,圣人的强大可见一斑。或许是由于它太过强大,有伤天和,于是,在天地异变之际,这种异物竟是被逐渐灭杀。自那之后的漫长岁月,太古鬼蔓花渐渐湮没在人们的视线里,而今,也只能在一些孤陋古卷中尚有记载。

    有时候,时间就像一名刺客,当他出剑的时候,死亡就是结局。

    万千绿藤狂舞在空中,宛若修罗场中恶鬼的手,绿芒流转,散发出冰冷的气息,它不断变化,不断延伸,厚厚的白色石板在它的缠绕下崩碎,陷落。十位尊者努力的运转灵力,不断抵御着太古鬼蔓花的凌厉攻击,他们的脸色难看到极点,他们越加运转灵力,那禁域压制得就越狠。现在,他们完全落于下风。

    “可恶!”一位尊者暗骂一声,平时,他们睥睨天下,而今,却是在这里被压着打,这有些可笑或可悲。

    “走。”玄光开口,如今,局势太过凶险,多留在此地一刻,便是多接近死亡一分,他们历经过无数风雨,自是明白该如何取舍。他握着一柄长剑,其上道纹流转,剑气四溢,很是强横,仿佛无物不破一般,那长剑是是一件极为可怕的法宝,他身形变幻,挥舞长剑,直接是将那些围攻而来的藤蔓斩断,与此同时,他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起来,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承受不住这般消耗。

    听到玄光的话,其他几位尊者虽是心有不甘,但现在撤退才是明智的选择。而后,他们纷纷靠拢,很多人都身带血迹,显然被击伤了。

    “祭玄玉台。”玄光一声大喝,手中长剑狂舞,剑光森寒,生生在空中化为一道剑幕,不断斩落下迎面攻来的绿藤。

    生死之际,其余尊者也是顾不上许多,纷纷配合玄光出手,而后,有人急忙取出玄玉台,注入灵力,道纹闪烁间,灵光迸发,十人竟是瞬间生生远遁而去。

    在使人身形刚消失的瞬间,漫天绿藤张牙舞爪的落下,强大的劲气肆虐而出,碎石飞溅,弥漫起一阵烟尘。

    随着十位尊者的退去,太古鬼蔓花也是安静下来,漫天的绿藤缓慢收缩,只留下满目疮痍的大地。

    巨大的广场上空,赤芒弥漫在天地间的每一个角落,一株绿色的藤蔓摇摆在虚空中,细细看去,它竟是扎根虚空,很是诡异,绿芒吞吐,散发出磅礴的生机。在广场之上,万千绿藤交织在一起,严严实实的形成一个大大的绿球。

    绿球内,没有一丝光线,外面的赤芒全都被绿藤所阻隔,这里就像是一片混沌的空间,黑暗是噬人的,让人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突然,有一丝光亮在黑暗中闪现,它很柔和,如冬日里初升的骄阳,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他悄然没入星恒宇的体内,自此在于声息,这里又再次回归黑暗里。

    时间缓缓的流逝着,巨大的广场上一片寂静,静得可怕,太古鬼蔓花成为这里的唯一,它如精灵一般轻灵的摇曳在空中。

    洁白的光线充斥着空间的每一个角落,其中又有金芒闪耀,这是一片奇异的空间。它仿佛圣光一般,使人心旷神怡,洗尽污浊。空中,一团白色的光球散发出刺眼的光芒,这片空间的光芒皆是源于它。这一切,仿佛和先前塔楼中所见到的场景一般。一道人影静静的躺在白芒里,他一动不动,就这样静静的躺在那里。

    “唔!”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星恒宇猛的睁开微闭的眼眸,而后,吃痛的闭下,空中的那团光芒太过刺眼,眼睛根本承受不了。

    五息后,他平静的打量着这片白色的空间,一脸的无奈,已经又被带到哪儿了呢?这几天经历的一切,比他在大荒中走过的一个月要来得更为凶险,更加诡异,这一切仿佛在做梦一般,梦境不断,一个又一个的时空在变幻着。

    “欢迎来到我的识海界。”一道陌生的声音在这片诡异的空间里响起,声音很温和与有力,充满磁性,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

    “谁?”星恒宇面色一变,瞬间警觉起来,这片空间不大,可以说是一览无余,若是有人他肯定能够见到,可是周围却是空无一人。

    “别找了,如今的我不过是一缕神识罢了。”那声音再次响起,依旧温和,但却流露出些许凄凉的气息。

    “你到底是谁?”星恒宇再次追问。

    “呵呵!你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我的传承吗?”那道声音反问。

    闻言,星恒宇一愣,而后有些不确定的开口:“你是青木玄君?”

    “不错。”那声音一顿。“吾,青木玄君。”

    那道声音瞬间变得洪亮起来,久久的回荡在这片空间里。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青木玄君,这四个字代表的是一种荣耀,一种信仰,他是大荒的英雄,在那风云诡谲的时代成为亿万生灵的守护者。他的事迹早已成为不朽的佳话。

    这一刻,星恒宇的呼吸都是急促起来,这太难以置信了。

    “唉!悠悠岁月,难道我大荒就没有再出英雄人物了吗?”青木玄君的声音响起,有些失落和怅然的味道。

    星恒宇自然是知道前者的意思,他终究是太弱了。

    英雄人物,龙凤之资,或许要强如方浩或夜魅吧!不过,强者之路,本就坎坷,谁能走到最后还不一定呢?于是,星恒宇开口:“前辈,也许现在的我还很弱,但是以后我能走到哪一步还不确定呢?”

    星恒宇不想放弃青木玄君的传承,这是他在修行之路上的一个机会。

    “哦!有趣。”青木玄君的笑声响起,而后,话音猛然变化。“我倒是要看看你哪开的决心说这种话?”

    在他们声音落下之时,这片空间猛的动荡起来,而后,一股无形的压迫瞬间作用到星恒宇的身上。“咚!”在那道压迫的作用下,仅仅只是瞬间,星恒宇竟是无法承受直接跪了下去。

    “你不行!”青木玄君一字一顿的开口。

    他的声音沉寂下去。守护大荒是他的执念,为了捍卫脚下的净土,便是死他亦无怨无悔。料想当年,他是如此的风光无限,一身修为震古烁今,而今,想要寻找一人接下这份责任,却是如此的难,默默地轻叹一声,天意。

    无形的压迫作用在星恒宇的身上,如负一座巨山一般,很难动弹,他在奋力挣扎着,他必须站起来,这是他此刻唯一的想法。不过,无论他怎么反抗,作用都是不大,可见,在青木玄君的面前他终究是太弱小,即使前者已陨落多年,却也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不行。”星恒宇不甘,拼命的想要站起来,他性子很倔,他不能让青木玄君看不起。他的目光凌厉而坚毅。

    “罢了,或许你有些差,但心性还算不错,既然你能够来到此处也算是一场缘分,我的传承可以给你,但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青木玄君微微叹惋,他的声音缓慢升起,而后,他收回那无形的威压。

    “什么事?”星恒宇心中一喜,开口道。

    “我感觉得到,这片天地将会再次****,他日,你若变强,定要为我大荒洒尽最后一滴热血。”青木玄君开口。

    真正的强者之道,不是视生灵如草芥的风光,不是睥睨天下的风姿,而是守护与责任。就像道一教他的一样。

    “天地要乱?”星恒宇喃喃,他很快便联想到西域群魔,而今,魔族正是人族最大的祸患。

    “行了,这些事离你太过遥远,你先变强大再说吧!”青木玄君开口。“坐下,闭目。”

    星恒宇微微点头,而后,按照他的要求盘坐而下。“嗡嗡”下一刻,洁白的空间疯狂的扭曲起来,而后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灵力汇聚,缓缓地形成一个又一个的文字,它们以星恒宇为中心,逐渐汇聚成一道洪流。

    “从此以后,此法便授予你了。”青木玄君一声大喝。

    在他的声音落下之际,那道文字洪流便是化作一条长河没入星恒宇的体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