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星宫剑祖 > 第35章 青木灵戒
    白色的神秘空间内,金光弥漫,很是庄严与神圣,一个又一个的玄奥字符汇聚成一条洪流没入星恒宇的体内,随着文字洪流的注入,一股庞大的信息也是自星恒宇脑海中缓缓浮现出来。此刻,他不敢有丝毫的分心,集中意念不断铭记和领悟着这些文字。

    这是一部很强大的灵诀,名为青木灵诀,是青木玄君创立的,其中蕴含无上法,具有毁天灭地之威。它很玄奥与繁琐,理解起来很是晦涩难懂,但是星恒宇并不灰心,因为这是青木玄君的传承,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无上灵诀,就这么落入他的手中,现在,他心中的喜悦不言而喻。

    有了这部青木灵诀,他就可以辟丹,甚至是修行到更高的层次,这一直都是他的梦想。

    如此,约莫持续一柱香的时间,浩瀚的文字洪流方才消失而去。当星恒宇睁开双眼的时候,顿时感觉一阵眩晕,脑海中的信息量太过庞大,他有些承受不住。

    “这是我毕生所创,你要好好珍惜。”青木玄君的声音悄然响起,却是有些微弱。

    “多谢前辈。”星恒宇恭敬的抱拳道。

    “你心性坚韧,只要你肯付出,我相信这片天地定有你的一席之地。”青木玄君似是有些欣慰。心性,这是星恒宇值得他看好的地方。世间,生灵无数,却是良莠不齐,他自是希望自己的传承能够留给那些充满正义心的修士。

    “晚辈谨记教诲。”星恒宇正色开口。

    你的执念,我的责任。星恒宇心中默念。

    “我送你出去。”青木玄君开口。

    “有劳前辈了。”星恒宇颔首。而后,他感觉身形一紧,周身白色的灵力汇聚而来,他的身影便是开始模糊起来。

    他感觉眼前一黑,周围的场景便是由白色转为赤色,他再次出现在巨大的广场之上,视野开阔,原本包裹住他的藤球早已消失不见,青木玄君的仙身静静地盘坐在他的面前,手捏道印,法相庄严,神圣不可侵。而虚空中,太古鬼蔓花轻盈而摆,绿莹莹的藤蔓上霞光流转,散发着盎然的生机,凶名显赫的妖花,此刻看上去却是人畜无害一般。星恒宇不敢妄动,他不敢惊扰到太古鬼蔓花。

    现在,前者仿佛并未留意到他,此刻,正是他溜走的最好时机,他脑子飞快转动。他想到道一留给他的遁符,这是生死关头的保命手段,可带他横渡虚空。他抓住这一根救命的稻草。

    打定主意后,他一伸手,冰冷的触感席卷全身,他的面色瞬间难看起来,他的上衣不见了,放在其中的宝物也是不知所踪。之前得到青木灵诀,他太过兴奋,竟是忘记了这一茬。他的心乱作一团。

    他四下张望,去寻找那些宝物,他记得,那粒种子便是从这里冲出去的。

    怎么回事?

    在寻找了一会儿后,他心中一阵疑惑,广场开阔平坦,一览无余,他仔细搜索却只是看到一些黑色碎布,他很熟悉,那是他的上衣,除此之外,并未见到他的那些宝物。

    他想要横穿大荒,其中危险不言而喻,那些宝物就是他最大的依仗,所以,这些宝物绝不能有失。

    “难道是那些老家伙来过了?”星恒宇猜测,不过,很快他就否定了,如果那些老家伙能够来到这里,那还需要他干嘛?

    “嗖!”突然,他感觉背后一凉,危险的气息瞬间蔓延而出。劲风呼啸,一道绿色的细影以凌厉的攻势打向他的背部,那是一条绿藤蔓,不知何时,悄悄地延伸到他的身后。

    在绿藤蔓打下时,星恒宇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他脚步一踏地面,身形平移而出。几乎是同一时间,绿色的劲气擦着他的皮肤穿过。藤蔓上生有倒刺,很锋利,虽然只是轻轻划过,却是极其轻易地割开他的皮肤,鲜血瞬间流出,他吃痛的吸了一口气。

    当他身形停下时,他有些庆幸,这太古鬼蔓花身上没有毒,否则,他肯定瞬间毙命。

    当一击落空后,太古鬼蔓花似是疯狂起来,数条藤蔓以极快的速度延伸而出,绿意勃发,猛的笼罩向星恒宇,瞬间封死他的所有退路。

    藤蔓的速度很快,绿色的身影如同雷霆一般,强大而凌厉。看着那些凌厉的攻势,星恒宇头皮一阵发麻,他面色凝重,不断灵活的躲避着,与此同时,他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

    以他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打败太古鬼蔓花,这就是差距。

    此刻,太古鬼蔓花并未真正出手,只是在戏弄他而已。绿色的身影越来越快,渐渐地,竟是快得连肉眼都是无法捕捉,星恒宇应付起来越加吃力,仅仅只是片刻,藤蔓便是将他死死地束缚起来,倒刺刺入皮肉中,难言的痛楚让他冷汗直流。

    藤蔓上传出巨力,将他拖在半空中,此刻,他连挣扎都很吃力,不过,他也不敢挣扎,因为那些倒刺真的很锋利,只是他一动,那痛楚不言而喻。

    一条藤蔓直立而起,晶莹透亮芽端盯着星恒宇,时而触碰他几下,时而近在咫尺的观望,仿佛很疑惑的样子。看着它的动作,星恒宇一阵无语。

    这东西通灵了不成?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啊!他这样想着。

    “真不明白青木那家伙怎么会看上你这个弱到爆的少年?”一道声音毫无预兆的响起。

    闻言,星恒宇吃力的扭头,循着声音的源头找去。只见那里,一道修长的身影站在虚空之中,观其身形,应该是一名女子,她的周身弥漫着白雾,看不清真容。唯一独具特色的便是那双闪烁绿芒的眼睛,竖瞳中充满冰冷肃杀的气息,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经过一番观察后,星恒宇猜测她应该是太古鬼蔓花化形而成的。

    “青木玄君胸怀博大,心系苍生,岂是你能明白的。”星恒宇平静的开口。他无惧生死,在他眼中,太古鬼蔓花不过是冷酷无情,有违天和的生物。

    “心系天下,想不到你死后还是这般固执。”太古鬼蔓花低声喃喃。而后,她声音一变,冷漠而无情。“倒是坦率,不过,你不怕死吗?”

    她的声音逐渐拔高,周身气息慑人,一缕淡淡地威压笼罩向星恒宇,不过,其眼底却是划过一抹玩世不恭的味道,她在等着看星恒宇的笑话。

    然而,她失望了。星恒宇并未表现出任何的情绪波动。他看着她,很认真的开口:“我不怕死。”

    其实,他的话没有说完,只是他没有说出来。但我怕死得不值。可现在,如果加入后半句,这气氛就有些违和了。我不怕死,这是一种豪情,一种大义凛然地气势,听上去,就好像一个慷慨赴死的勇士。

    少年意气,他要做给太古鬼蔓花看,你可以轻易杀死我,但我不会惧怕你。

    看着星恒宇的样子,太古鬼蔓花一声莞尔,她觉得这个少年有些有趣。其实,她只是想捉弄星恒宇一下,并未想杀他,不管怎样说,眼前的人也算是青木玄君的传人了。

    她手指轻点而出,绿光迸发,那些缠绕着星恒宇的藤蔓瞬间松开,而后退去。在藤蔓松开的瞬间,星恒宇直接是“咚”的一声重重的摔在地面上,痛感蔓延,他咬牙忍住没出声。

    “你很有趣!”

    “你很无聊。”

    “信不信我杀了你?”

    “那……太好不过了。”

    太古鬼蔓花:……

    “我的东西是不是被你拿走了?”星恒宇停止绊嘴。

    太古鬼蔓花没有回答他,她伸出白皙而修长的手指在虚空之中猛力一划,而后,便是浮现出数个光球,光球内正是星恒宇丢失的那些宝物,有朱雀羽,有神秘道符,有丹药……

    “还给我。”星恒宇面露兴喜。

    “可以。”太古鬼蔓花平静地开口。“不过,要拿灵诀来换哦!”

    闻言,星恒宇面色一变,灵诀,难道她想要青木灵诀?他面露难色,一会不甘,一会痛心。

    “逗你呢?”看着星恒宇不断变化的神色,太古鬼蔓花“扑哧”一笑,声音很动听。她只是想捉弄星恒宇而已,现在目的达到了,自然很开心。“给你。”

    太古鬼蔓花玉手一挥,那数道光球便是极为柔和的移动到星恒宇的面前。星恒宇有些不敢伸手,眼前的这个女人有些鬼。

    “我说,你整天带着这些瓶瓶罐罐不嫌麻烦吗?”太古鬼蔓花开口道,她声音柔和,不似先前那般冷漠。

    “怎么说?”星恒宇问道。

    “空间法器呐!”太古鬼蔓花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呵呵!你以为那种法器是白菜啊!说有就有。”星恒宇回答,空间类的法器,星恒宇也是听说过一些,想道一就有一枚空间戒指,里面可容百物。不过,空间类法器炼制起来极其耗神与费力,所以,其价格很是高昂,非常人所能用。

    “那你想不想要一件这样的法器呢?”太古鬼蔓花像是在循薰善诱。

    “你不会诓我吧?”星恒宇有些动心,那种法器太过珍贵了,但他又不敢相信太古鬼蔓花。

    “怎么会?我以人格保证。”太古鬼蔓花开口。

    星恒宇看了她一眼,腹诽:你是人吗?

    “小子,你那什么眼神?”太古鬼蔓花轻叱。

    “没!”星恒宇推笑。“话说回来,那这东西在哪儿呢?”

    “就在他的身上。”太古鬼蔓花伸手指向青木玄君。“既然你得到了他的传承,那叫法器就是你的了。”

    留在这里只是浪费,交给星恒宇,这也算无尽其用。

    “看到他手上的戒指了吗?”太古鬼蔓花开口。“此物名为青木灵戒,是我送给他的。”

    说话间,太古鬼蔓花声音有些波动,充斥着怅然的味道。

    星恒宇自然听得出其中的变化,看来两人间有故事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