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136章 雨天出门是没有好事的
    雨夜中的连续两次实验室事故,最终被证明都是意外。

    一个是魔道士过度疲劳导致魔能暴走,另一个则是露天试验时,对天气影响的估算不足,没有料到暴雨会下得如此猛烈导致稳流的魔具破损,进而一发不可收拾。

    两次意外事故接连发生,虽然看起来着实可疑,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背后有人主使。而且除了一点财物损失外,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所以很快就在学院那层出不穷的热点中逐渐消失了。

    这段时间,所有人的精神都绷得更紧。

    院长不在带来的副作用,似乎比想象的更强许多。

    明明以前他也有过长期外出的先例,但那个时候学院过度相当平稳,并没有这么多的意外事故。

    所以压在学院议会头上的压力也就更加沉重,这层压力层层传导下去,简直引得学院人心惶惶。

    ——

    与此同时,原诗实验室,17岁的绝色美少女正在为自家学生做着动员讲话。

    “马上就要到年中测试了。你们现在的优势很大,无论是魔识等级、魔器成熟度,神通刻印,都已经遥遥领先,甚至比起高年级的学生也毫不逊色。只要能维持住这股劲头,就一定能取得佳绩,所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各位务必自律自强,不要辜负了自己。咱们有缘再会吧。”

    说完,原诗就提起行李箱,披上一件猩红外套,带着满身萧瑟转身推门,迈步走向雨中……

    这转折之快,令一众少年少女简直目瞪口呆。

    好在总算有个反应速度奇快的人。

    白骁一步上前,拦在门口。

    “老师,你这个时候要走?!”

    原诗看着眼前这个身材高大壮硕,直接挡死了去路的少年,有些无奈地说道:“虽然我知道你们非常依赖我这个天才美少女导师,但雏鸟总要有离巢的那一天……”

    话没说完,实验室里,高远就难以置信地喊道:“那也没有在年中测试前跑路的吧?!”

    原诗伸手指了指天:“大宗师不就在测试前带着清月一起跑路了?可见测试前跑路是我们师门代代相承的宿命……”

    左青穗一脸关切地问道:“老师,你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哈哈,我怎么会有麻烦。”原诗笑了两声,自己都觉得这话说得心虚。

    论惹麻烦的能力,她在红山学院是当之无愧的百年第一人,就连一向温文儒雅的大宗师在带她毕业的那几年里,血压指数都屡创新高。

    原野则问道:“是家里的事吗?”

    “当然不是,那个死老头子早就和我断绝父女关系了,哪还有什么家里的事。”

    原野却点点头作了然状:“看来是家里的事了……他用娘来逼你回去?”

    原诗很是懊恼地耸了耸肩:“把你这种喜欢拆台的收到门下真是个错误。”

    原野则皱起眉头:“父亲为什么这个时候叫你回去?好没道理……”

    “所以我这次也带足了装备,回去可以好好跟他讲一番道理,真以为自己触摸过天启就是半个宗师了?笑死人了!”

    原野看着一脸斗志昂扬的姐姐,半晌,也只能说道:“那个,看在娘的份上,下手轻一点。”

    “放心,还是那句话,他退休太早,我这个长姐就要被迫扛起家族大梁,我才不干呢。原野你赶快长大继承家业,然后我才可以从容不迫地逼他退位……”

    胡扯了一阵,原诗转头看向依然挡在门前的白骁。

    “那么,你还有什么问题?”

    白骁沉吟良久,也只能说道:“请注意安全……”

    原诗也愣了,说道:“还真是很久很久没人提醒过我这句话了,搞得我都快忘记自己是娇嫩可爱的17岁美少女了,多谢啦,不过有我在的地方,永远都是其他人该注意安全。”

    这番话说得真是又实在又霸道,全屋的人都“……好吧。”

    “那么就真的说再见了,祝各位年中测试取得佳绩,我的绩效还要仰仗各位努力奋斗呢!”

    话音刚落,门外一声滚滚闷雷盖过了她的声音。

    “啧,雨天出门,一般不会有什么好事啊。”

    ——

    原诗离开实验室后,径直来到学院通往东北地区的远程折叠通道,配合工作人员将目的地锁定到了东北方。

    在东黎港以北,灰色平原以南,有一片拥抱着海风的肥沃土地,几道险峻的山脉如同屏障一般,将这片土地与四周隔绝开来,唯有一条宽敞的运河连通着屏障内外。其地势格局,就仿佛是故事中的世外桃源,又如同帝国东北方向的一个国中之国。

    青郡,千年豪门原家的大本营,郡城阳泉则是原诗出生的地方。

    越过折叠通道,看着四周的空间折叠扭曲,光线陡然暗淡下来,原诗心中也多了一份感慨。

    真的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家了。

    15岁那年,不知天高地厚的她在无数族人的怒斥声中,傲然离开青郡阳泉,只身前往红山。

    自那以后,她就再也没踏上过青郡的土地。

    一别十余……不对,两年,故乡的一切却都还清晰地印在脑海中。

    对于绝世天才美少女而言,只要不想忘记的东西,就永远不会忘。所以闭上眼睛,原诗都能看到阳泉的山川美景。

    同时,也能看到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母亲还会以宠溺的目光摸着她的头发将她抱在怀里,父亲也还经常将笑容挂在脸上。

    可惜在母亲意外重伤以后,家庭和睦的画面就粉碎殆尽了。

    父亲变得前所未有的冰冷,麻木,浑身上下都流露出哀莫大于心死的气息。然后,也是在那个时候,原诗开始展示出不凡的才华。

    魔道的才华,惹是生非的才华,两者叠加,整个阳泉乃至青郡都变得不得安宁,父女之间也开始屡屡爆发冲突。

    但是在原诗无数次地以叛逆的行径激怒父亲之后,那个心如死灰的男人,脸上也终于多出了几分表情灵动。

    再之后,随着父女冲突日益升级,原家的叛逆之女,名声几乎传遍帝国上层圈子,人们在哂笑原家教女无方之余,却没注意到那个曾经一度走在崩溃边缘的男人,已经悄然恢复了心境,甚至与卧床的妻子又孕育出了新的儿女。

    回想起过去的故事,原诗嘴角就不由翘起微妙的角度。

    这一次回去,要怎么撩拨一下那个老家伙的神经呢?不知道告诉他前几天自己在迷离域的知名竞赛“问道九天”中戏耍了帝国宗师黄步鸣,能不能让他开心起来?

    或者干脆揭穿他的老底。

    明明就是自己挂念出门在外多年的漂亮女儿,偏偏要拿着妻子作挡箭牌,一把年纪了脸皮还跟处男原野一样薄,简直可笑。

    一想到父亲怒发冲冠的模样,原诗就感到乐不可支。

    这份喜悦传遍周身,让女子的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仿佛是近乡情怯的旅人。

    当然,原诗堂堂17岁绝色美少女,心智成熟而坚毅,是绝不会有近乡情怯这种设定的。

    可惜,当原诗终于睁开眼时,却没有看到故乡阳泉的美景。

    眼前,是一片穷山恶水,灰蒙蒙的天空,龟裂的大地以及熔岩滚滚的山脉。

    “……啧,我就知道雨天出门,绝不会有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