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王牌探长 > 王牌探长(李探长) 140章 我要好好的孝顺你们
    金山马上想起来不对,他在医院没有调查到小儿子铁水鸡的住院记录。“怎么没有你小儿子在医院的住院记录,他没有住院过吗。”

    铁板鸡露出跟无奈的表情来,慢吞吞的回答了金山。“小儿子在另外一家住院。”

    铁公鸡马上出来解释,他真的怕金山误解。“在医院已经欠了很多医药费,如果把小儿子也放在同一个医院,医院的欠费量更大,这样下去医院是不会再让他们住院治疗了。”

    金山马上明白过来。“我明白他的难处。”

    王牌越想越不对劲,这里有问题,他看到死者的父母的表情完全不一样,他看出不是因为他们为儿子的医药费忧愁,而是有其他因素。

    王牌心里就推想。“死者离开医院就死在了外面,唯一的线索就是,岁,死者才十七八应该不会谈恋爱,这样说成,女方嫌弃他有病不跟他在一起,两人闹起矛盾来,这下推理下去说得过去,可是孩子谈恋爱几率很小,排出情杀,死者身上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排出财杀,那么现在的问题就在他父母身上了。”

    王牌不在想了,他看着金山,铁公鸡,铁板鸡,铁水鸡眼神都不离开床上的病人,王牌的眼睛马上观察起这间屋子,王牌怀疑,死者离开医院应该是回家。

    屋子没有什么痕迹可找,不过他的经验判断出,橱柜旁一张床是铁板鸡和他老婆的,现在屋子的两张床,一张是死者铁水鸡的,一张是病人铁东鸡的,王牌的目光看在了床上,他走进去看,被子叠在床的一头,床上有一床凉席,席子上有这家用物品,王牌看到在席子的夹缝里有红色点,他低头下去看,让他感到震惊,是血,他马上把凉席打开一点开看,下面的血迹更明显。

    王牌心里有底了,随后口里就大胆说。“你们为什么要杀死亲生儿子?”

    铁公鸡,金山,他们马上顿住在原地,金山只是感到不可想想,他之前也是怀疑过,王牌说出这话,他也没有什么奇怪,可是铁公鸡就不是那样可,他马上严厉起来对王牌说道。“这不可能,不可能。”

    铁母鸡转过头来看着王牌眼泪一直流,吞吞吐吐的说。“我…们…没…有。”

    铁公鸡看着弟弟铁板鸡对他说道。“告诉我他说的不是真的。”

    王牌用手指着席子上的血迹说。“铁水鸡离开医院是回来家来,至于回来家里做什么只有你们知道,是不是因为没钱治疗他的病,你们恨心杀了他。”

    铁目鸡哭大更大声喊着对王牌说道。“我们没有。”

    王牌看着铁母鸡说道。“没有,那这血怎么解释。”

    铁板鸡突然跪在地上。“警察同志,我们真的没有杀他,他是自己自杀死的。”

    躺在床上的孩子哭着说。“哥,你不要离开我,我现在很哭,你不要离开我们,我疼的难受,我想你,我们一起跟病做起斗争,我们一定能打败病魔。”

    “铁水鸡,离开医院就回来家里,你们称他睡着的时候杀死他,因为你们没有办法在拿钱出来为他治疗病癌了。”

    铁板鸡哭着说。“真的是他自杀的,当时我们都想阻止他,在没钱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吗?”

    王牌责备铁板鸡。“好,就算他自杀,他是死在家里,怎么会在一公里外的粪坑里面。”

    铁板鸡哭着说道。“是我背去丢在里面的?”

    王牌摇头在摇头。“你说他是自杀,你丢他在粪坑里,说得过去吗?你要给一个合适的理由出来。”

    铁板鸡跪在地上低着头解释。“我大儿子那天突然从回来,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孩子他妈就煮了一点稀饭给他,可他没有吃,就去躺在床上睡了一下,他没有睡着,当时小儿子要做手术急着用钱,孩子他妈跟我说,只要我同意她就去发廊里接客,我死活都不同意,孩子他妈哭着对我说,要不这样你去哪里弄钱来给孩子治病,我当时没有办法就同意了,我们对的对话让儿子听见了,后面的事情我说不下去了。”

    铁板鸡真的说不下去了,一直在地上哭,铁母鸡眼泪汪汪的接着说道。“儿子听到我们的对话,出来看着我们。

    儿子哭着对我说。“都是我不好,让你们受累,是我连累了你们。”

    我就马上安慰他。“傻孩子,只要病好就没有事情。”

    儿子哭着对我说。“好,我病好以后,我要好好的孝顺你们。”

    我当时没有注意儿子的反应,他拿起家里铁锤就进屋去,我马上反应过来,他想自杀,就去里面看,我儿子用铁锤砸在了头上,我当时就吓死了,儿子哭着对我说。“妈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们,下辈子我一定好好的孝顺你们。”说完铁锤又在砸在头上,我根本来不及去阻止他,儿子整个头都是血,

    我当赶紧去找医生,可是来不及了,他已经不会动了。

    “他是自杀你们为什么把他丢在粪坑里去。”

    王牌低着头,他都不想说这句话,他们怎么忍心这样做。

    铁母鸡哭着说道。“我们也是被逼的,你们不知道,如果让我的小儿子知道他哥哥是自杀,会对他有影响,他也有自杀的念头,我们真的不能让他知道,要是他受不了痛,或者他不想我们在为他操心,也走他哥哥这条路,我们是出于无奈才这样做。”

    铁板鸡眼目看着床上的小儿子哭着说道。“我和老婆决定好,把大儿子抛弃在外面,然后伪装成大儿子是在医院病死,绝不能说他是自杀的,他的病情不稳定,要是他也受不了病痛的折磨也想不开,这让我们以后怎么活。”

    金山也感动的哭起来,此时他也同情这对夫妻。“我看不下去了。”

    王牌感叹一声。“你们这种做法太极端了,让人看不透。”

    铁板鸡哭的很伤心,铁公鸡去把他扶了起来,大家为大儿子的事情忧愁,却忽略在床上的病人。

    铁东鸡在床上一直流眼泪,不知不觉的手突然从身上掉在了床上,手掉下去,眼睛也闭上了。

    王牌正好看到这一幕。“不好,快送他去医院。”

    铁板鸡冲上去就抱起二侄子往外面跑。

    十五分钟后,铁东鸡被送到医院去,王牌金山,和病人的家人都去到医院,几个人在病房外面等候,铁板鸡夫妇脸上露出很焦急表情,铁板鸡头发就在一瞬间白了许多,很快主任医生从病房走了出来,王牌第一个就上前去问。“医生,病人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拖下口罩说道。“马上要做手术,在不做手术,可能他活不过明天。”

    铁板鸡听到儿子要做手术心马上就要爆炸了,险些倒在地上,他大哥和老婆扶着他。王牌焦急对医生说道。“医生,你们快给病人做手术。”

    医生看着王牌穿的是警服,问起他。“警察同志是家属,还是?”

    医生不敢判断他身边的这个人是谁。

    王牌介绍自己。“我是警察,在我身边的就是病人的家属。”

    医生看着铁板鸡他们说道。“你们准备十五万的手术费,我知道你们没有钱,在大儿子身上花了不少,这样救人要紧,我私人出一万,剩下你们快去准备,我去给病人做手术。”

    医生说完就进去了病房,这个医生是铁板鸡大儿子大主治医师,当然知道铁板鸡的难处,这个医生心底好上次大儿子做手术的钱都是他垫出来,这次也出一万块钱来帮住他们。

    铁板鸡的老婆,听到又要那么多钱马上就晕到在地上。

    “大哥,你帮我看着我老婆,我出去借钱。”

    铁板鸡对铁公鸡说道,他现在也顾不上照顾老婆了,要去外面借钱,可是他能上哪里借钱,他也是一种侥幸的心里借钱,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在这里干等着,正要离开王牌叫住他。“钱的事情我来解决,你照顾你老婆。”

    王牌知道他家已经是杯水车薪了,哪里还有钱,剩下的钱当然是他来想办法,政f给他的三十亿只花了一点,其他的还在他手上,王牌这次决定从里面拿出五万块钱出来帮助他们,剩下的在想其他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