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 > 第978章 打斗变格杀
    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

    难民?

    慕朝烟眼睛一亮,看着那群人,眼中带着深意。

    “你们是难民?”

    听到慕朝烟的问话,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字眼刺激到了他们的神经,竟然一言不发,直接奔着他们就冲了上来。

    精兵们的反应也不慢,看到他们的动作,立刻散开,把慕朝烟围在中间,生怕这些难民伤到她。

    看着这群人疯狂的模样,慕朝烟的眉头微皱,看着他们,除了穿着打扮,实在把这些人跟所谓的难民联系不到一起。

    难民难民,自然是受了难的民众,吃不饱穿不暖,可在看看这些人,明明面黄肌瘦,虽然也不像是会武功的样子,但是却个个力气不凡,这勇猛劲,当真是不比这些精兵们差。

    为了路上不耽误,慕朝烟这次出来本就没带多少人,又留在了入口柳无相那里近一半,以至于她这边对付这些人,倒是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虽然这些难民勇猛,跟精兵们对上,倒也讨不到好处,双方一时僵持在那里,溟风站在树上,带着暗卫刚想现身,突然听到一阵马蹄声,一扬手,暗卫们又全都隐匿了起来。

    柳无相的这位徒弟虽然嘴碎,却也身手不凡。

    跟慕朝烟身边的这些精兵不同,这些精兵除非必须,要不然他们心里已经习惯性的不想对百姓出手。

    而柳无相的这位徒弟,手里持着一柄长剑,几乎是每出一剑,就是致命的要害,出一剑,死一个。

    没一会儿,慕朝烟身边围着的那些难民就倒下了十几个。

    可即使是这样,这群难民仍旧奔着慕朝烟扑过来,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死掉的同伴,其中一个难民绕到了慕朝烟的身后,想要偷袭,还不等抓到人,却发现自己的脖子一凉,慕朝烟的手里是一把短匕首。

    鲜血喷涌而出,尸体倒在地上,而慕朝烟却连脸色都没有变。

    原本她还跟精兵一样,不想对这些百姓出手,就当他们是被人蛊惑了。

    可现在看来,这些人根本不是难民,那么也就无所谓了,她可没有那种等着人来杀,还要为对方考虑能不能保住命的高尚品质。

    既然已经确定要打了,当然不能在留在马上,正好看到有难民朝着柳无相扑过去,慕朝烟脚上一用力,人已经出现在柳无相的面前,也正好在那难民的身后。

    手上的匕首刺出,正中那难民的后心,柳无相耳朵微动,躲过了难民的手,冲着慕朝烟的方向微微点头。

    “多谢王妃的救命之恩。”

    听到柳无相这句话的时候,慕朝烟刚刚正又放倒一个难民,听到柳无相的语气之后,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

    似乎从认识柳无相开始,这人就是这样的淡定神色,那张脸上似乎除了在教训他的那个徒弟之外,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别的表情。

    就比如此时此刻,明明情况如此危急,他竟然连说话的声调都没有变化,一贯的风轻云淡。

    慕朝烟很清楚,即使自己不出手,那难民也绝对伤不到柳无相,她这么做,其实是有另外的一个原因。

    例如,这位眼盲的柳无相,听力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

    竟然在被人袭击的同时,不但躲开了对方的攻击,还一下子就判断出了救他的人是谁,在哪个方位,这耳力,这敏感程度,简直比正常人都要厉害的多得多。

    那些难民像是总算是知道了这些人不好惹,他们冲上去也只能白白送命,总算是停止了攻击,站在距离慕朝烟他们不远的地方,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在等着谁站出来拿个主意。

    看到他们这样,慕朝烟深吸了一口气,绕开周围的尸体,站在那些人的对面,轻声开口。

    “在下不知道诸位是什么想法,我等也不是想要恶意伤人的人,只是你们太过强势,根本不给我们说话的机会,直接就冲上来攻击我们。我们只是路这里,无意打扰各位,若是各位执意阻拦,我们也只有硬闯了。”

    说着眼睛在他们的脸上扫过,语气中带着坚定。

    “想必刚才各位也看到了,你们不是善茬,我们也不是好惹的,到底要如何决定,还得看各位的。”

    那些人听着慕朝烟的话,明显露出了犹豫的神色,纷纷把视线投注到站在他们正前方,中间的一个男子身上。

    显然,这个人是可以命令他们的人。

    其中一个难民似乎觉得,慕朝烟的话有道理,想要开口跟那男子说话,可他才刚到那男子近前,还不等开口,就被那男子一刀刺进了心脏,然后推了出来。

    动作干净利落,豪不犹豫,就好像他杀掉的是敌人,而不是自己的同伴。

    看到他这样,慕朝烟的脑中开始回想,刚才这些难民出现的场景。

    按照刚才攻击的方向来看,这些人的目标就是她没错,不但大多数难民都是奔着她来的,就连跟别人打架的时候,还不忘盯着自己。

    在回想起那时墨玄珲身边的暗卫回来回报的事情,墨玄珲当时的失踪,同样也是因为一大群难民的围攻。

    只是不知道,今天她遇到的这些难民,是不是跟墨玄珲失踪当天的难民是同一批。

    不过,即使不是同一批,他们之间,或多或少应该也是有所联系才对。

    所以,他们才会在墨玄珲失踪,或者说,墨玄珲落在他们手里之后,知道自己要来,又把目标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看如今这人的狠辣手段,恐怕自己即使抓了活口,也问不出来什么。

    眼看着那群难民在看到倒下去的同伴之后,似乎也明白他们已经无路可退,在一次的冲了上来,慕朝烟眼中闪过一抹狠厉。

    “杀!”

    机会只有一次,不知道珍惜,就怪不得别人。

    有了慕朝烟的命令,那些精兵也知道,即使他们在怎么手软,对方也不会领情,反而还会无休止的纠缠。

    一场打斗,瞬间变成了一面倒的格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