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大创神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母亲
    “哦,不认识,只是很好奇,此人明明做的是对的事情,为什么不像众人解释一番?”

    “很多年前她就是如此,做了好事反而也不像别人说明,记得那次就是钱云站出来阻止她的,没想到一晃都这么久了,哎也不知钱云在空间裂缝中到底怎样了,希望他能够逃脱那次劫难吧!不然这个女人恐怕也会把这天地搅乱。”

    “那她不知道我的父亲被困在了钱宗么?这么多年来也没曾相救?”

    “救?她都自身难保,当时的钱宗真的可以说是在这天源大陆风光无俩,钱云和钱风二人是世人公认的天才少年,当时都传出了此女和他们二人有染,后来被他父亲知道,大发雷霆,亲自把他抓了回去,从此以后在天源大陆上就在也没有出现过,只是不知道这次为什么她又出现了,难道是镇江楼出现什么变动了?”海老思索了片刻,具体也没有明白此举的含义。

    待那撵云轿远去之后,这里的众人又重新聚在了一起,刚刚发生的事情只是成为了众人谈论的话题,这片地方越来越多的人聚在这里,显然已是成为了即将进入器宗区域的整顿之所,无数的大小宗门在这里等待着一些在外游散的归来的弟子,吵闹声,谩骂声落耳不觉,但是并没有发生一起厮杀事件。

    有些宗门竟然还在这里当场收起弟子来,一些孤身一人前来之人,也经不起一些门派的怂恿,路上的凶险已是把他们那种刚刚获得元灵石碎片的雄心打击的丝毫不剩,此时看到那些自己以前都仰望的宗门在疯狂的招收着弟子,只要是获得元灵石碎片之人,部都可以直接入得宗门,变为内门弟子,此等优厚的待遇已是让不少人加入了进去,殊不知秘境里面等待他们的也只有死亡而已。

    天一他们几人越过这吵闹的人群,径直来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城门之前,说是城门其实也就是两根通体白玉的石柱矗立在两旁,数十丈高之处一道石匾横挂在此处,器宗两个沉稳大气的红色字体成现在众人的眼前,天一站在此处仰望之时竟然有一种灼灼的燃烧之感,“真不愧是器宗,这种火焰灵气竟然都可以蕴藏在这两个字体之中!”

    “呵呵天一你可不要小看了这两个字,这也算是器宗的一个招牌,静时可以坐匾,动时堪比火海,这么多人一直没有上前也是因为这道石匾的原因,如果不经器宗的同意,擅自闯入到时候发生点什么,这可是众人承受不起的,不过此时也是器宗所不能承受的,只要等待这两个字体的火罐暗淡了下来,咱们恐怕才可以通过,器宗老祖留下的东西也还是有些底蕴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海老你看,那名女子也在那里!”

    顺着天一手指的方向,几人转头望去,发现镇江楼那名女子的云轿果然停在了那里。

    天一的说话声竟然引起了女子的注意,在来时的路上她就注意到了这名年轻的孩子,他的身边竟然会有两名散仙跟随,自己这么久不曾出来,难道天源大陆上都已经这么强大了,一名普通之人字身边怎么会跟随两名散仙,这显然透露着一股很有用的名堂,只是在她细细的观察之下,她竟然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自己千思万想的气息,是云哥的气息,这让她一时之间心动不已,可是自己看向他的时候怎么会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父亲已经说过自己的云哥早已死去,可是自己的那两个孩儿到底去了哪里,父亲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说,这次也是自己以死相逼这才得以出来一趟,她不相信自己的云哥就会这么死去,当初是自己一直看不惯父亲的做法,处处于他作对,父亲这才一怒之下害死了云哥,害了他,如果没有自己恐怕现在的钱云早已成了一名仙人了吧,她相信就以他的资质成仙绝对是没有任何的问题,只是苦了自己的莹儿,不知她现在哪里,自己的天儿,他的那丝残灵怎么样了,每当想起的时候,心中就会有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

    她的离去不知道云哥有没有给自己的孩儿安排好退路,云哥你在那里,她此时只有一遍一遍的呼喊着,她内心的那种绝望在看到天一出现的那一刻,竟然出现了一丝不一样的曙光。

    她这次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能再被自己的父亲知道,否则恐怕自己找到了他们恐怕也难逃他的毒手,他那冷血的父亲竟然会让自己升起一种无力之感。

    天一感受到来自哪里的一丝炽热的光芒,好像是要探讨自己的内心一般,一直在自己怀中睡觉的灵儿此时竟然惊醒了过来,灵儿只记得自己跟着那个老头以后就睡着了,好像是睡了好久好久,当中发生的一切事情自己都不记得了,只是刚才被一道意外的神念扫过,脑海中的刺痛感把她惊醒了起来,顺着那股神念望去,她竟然看到了自己记忆中那个很是熟悉之人,当时她记得就是这个女子一路上在照顾她。

    那名女子的美目顿时冷眼一缩,反而仔细的看了看海老和缘老二人,稍坐停顿了片刻朝着这边直接走了过来。

    “把她还给我!”一阵香风伴随着一道温柔的话语在天一的面前响起,天一不解的望向了四周,海老和缘老二人顿时走上前来挡在了天一的面前。

    “天公主别来无恙啊!这一来就直接索要我们的东西恐怕有些不妥吧!”

    女子听到老者这么一说,脸色稍坐微红了一下,随即才发现自己这样的确有些不妥,随后温柔的说道,“我认识她。”

    天一感觉到胸口一阵瘙痒,看到灵儿竟然微微跳动了一下,“灵儿你醒啦,太好了!”

    “灵儿?”女子美目紧然一皱,随后舒展了开来。

    “孩子,她的名字谁取的,好名字。”

    “我取的,我叫他天灵儿,好听吧!”天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这女子走到自己面前来时,内心深处竟然升起了一种亲近之感,此女子问的话语自己也是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这在以前自己是绝无可能的。

    “天灵儿!你姓天!”

    “嗯!是啊!姐姐给我取的!”

    天

    轰隆!女子的脑海中犹如被一道晴天霹雳击中,“你竟然姓天!”随后满目潮红的望着天一,激动的神色甚至都说不出用其他的话语来表达她此时的心情,双手甚至都要颤抖着抚摸上了天一的脸颊。

    “哼!你干什么!”这时候女子脑海之中突兀的出现了一道娇喝的声音,“放开你的手!”

    刚刚激动的神色顿时被这一道冷哼惊醒了过来,随后迅速的缩回了那双伸向对面的脸颊的双手,自己这是怎么了,“他即使是姓天,可是自己怎么会情不自禁得想要去呵护他?

    天一也被眼前的情景弄的不知所措,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被这位女子误认了,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向她解释。

    “哦!不好意思!我我认错人了!以为是我的孩子,不好意思,我我!”刚才面前的孩子竟然会与自己梦中的影子相交融合,自己竟然一时没有忍住,随后看向了天一表示了一下歉意的一笑。

    “这位前辈我想你是搞错了,这是我的师弟天一,他不可能是你的孩子。”小海这时候在一旁奇怪的看着这一切,见自己师弟那一副不知所措的神情随后接口说道。

    小海不说还好,结果一句话语,轰的一声,那正要离去的女子,身姿突然晃动了一下,久久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双肩轻轻的颤抖了一下,随后眼睛竟然有些泛红的转过身来,双唇竟然发出了丝丝的颤抖之音“你你叫什么名字?”她那竟呼哀求的神色,让众人不知该如何解释起来。

    海老看着眼前的一幕,见到女子的神色,他已可以断定,钱云肯定是和此女子有染,没想道她还真的怀了他的孩子,看来世上的所传不假,不过他的父亲看来真的是一名心狠手辣之辈,自己的血脉竟然也这么不留情面。

    “我叫天一!”

    “我的孩子!真的是你吗!”女子此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那内心深处的思念,急忙的跑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了此时目瞪口呆的天一。

    紧接着一声痛苦之音传进了天一的耳中,刚要说出嘴边的话语也瞬间收了回来,女子无助的哭泣着,一股迷蒙的爱意在天一的心头升起。

    “孩子!真的是你吗!你的父亲把你救活了!他怎么样!他还好吗!”一连串的问题直接问了出来。

    被深深的一股爱意包围的天一,感受着自己身前这具哭泣的身体,天一实在是不知道如何说下去。

    “这就是久违的母爱么?”天一内心深处升起了深深的眷恋之感,自己从来没有感受过母爱的深情,这一时之间竟然让他就想着这么沉迷下去,即使是一个谎言,自己也愿意承担。≈0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