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一章地府
    彼岸花开,小桥流水,一白衣女子,飘然若仙立于奈何桥之上,紫色的束发带迎风飞舞,眉心点缀着一朵娇艳欲滴的彼岸花,面容清冷艳丽,似画中走出来的仙子般,透着一股冷淡疏离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

    只见她眼眸淡漠地望着奈何桥下过往的船只,神色淡定从容。

    船夫戴着黑色斗笠,慢悠悠地划着船桨靠岸,坐在船后面的人眼神空洞麻木,似乎不知道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

    彼岸河里的水黯淡无光笼罩着一层死气,天空中更是灰蒙蒙一大片的雾气弥漫,除此之外,了无生机,连盛开的彼岸花都是灰败的颜色。

    “颜紫衣。”

    灰蒙蒙的天空中裂开了一道缝隙,闪着白色的光,那一声低沉的叫唤便是从那道裂缝中传来。

    一袭青衣的男子怀中抱着个沉睡中的粉衣女子,踏着黑鸦鸦一片的云朵落到了奈何桥上,天空中的那道裂缝也随之关闭。

    “阎魔,她早已魂飞魄散,来我这也找不到她的魂魄。”

    颜紫衣理智残忍地对他说道,千年来,她早已看过太多世间万物的生死,有死必有生,有生必有死,生生轮回不熄不灭。

    “不!你是掌管生死簿之人,一定会有办法!”

    阎魔血红着眼,将怀中的女子搂得更紧,心如刀割。

    “言尽于此,你现在将她的本体红莲沉入水下,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等到千年之后红莲盛开再次修炼成人形。”

    “多谢相告。”

    阎魔听到她说还有一线生机,忍不住欣喜若狂,道过谢之后便抱着怀中女子,脚踏黑云离开地府,奔往她所说的水域。

    “宫主,那女子真的可以重修魂魄么?”

    白雪从桥下的船只飞升而上,足尖轻点水面,便稳稳地落在了奈何桥上。

    “我只是记得古书里好像有一个类似的案例。”

    颜紫衣手支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才说道。

    “原来宫主是在坑人家,万一过了千万年之后,那朵红莲还是红莲怎么办呢?要是我肯定难过死了。”

    白雪对那位叫阎魔的男子产生了同情,遇到宫主这种不靠谱的阎王。

    “我要是不这样说,他现在就要殉情而死了,不然就是行尸走肉般地活着,傻白雪,本宫主可是保住了他一条命。”

    颜紫衣手挽着秀发,一脸开心地说道。

    “那倒也是。”

    白雪点点头,表示赞同。

    “一年一度的蟠桃盛会又要到了,你说送什么礼物给王母娘娘才算合适?”

    颜紫衣脑子里纠结成一团,想到送礼物就头疼。

    “嗯~,仙丹。”

    白雪认真地思索了下说道。

    “王母娘娘的座下,太上老君就是练仙丹的,天上有的是仙丹,轮不到我送。”

    颜紫衣郁闷地说道,她那几粒潜心修炼的小仙丹,跟太上老君一比,简直拿不出手。

    “那送大悲咒。”

    “王母娘娘是过寿,又不是要飞天圆寂。”

    颜紫衣无力吐槽,整个人都没精打采。

    “嗯,对了,宫主你在宴会上给王母娘娘献上一支舞不就好了。”

    白雪拍了下手掌,整个人都兴奋起来,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呵,人家天上的仙子跳舞是沉鱼落雁,我跳舞是牛鬼蛇神,光是那身黑鸦鸦的阎王袍就让人不喜,我是去祝寿,可不是让人哭丧着脸。”

    颜紫衣郁闷地捡起几块石子,用力往彼岸河里一扔,水面上便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波纹。

    “那我也没主意了,不然宫主还是送彼岸花吧,除了地府以外,别的地方都没有。”

    白雪无奈地说道,也学着颜紫衣往彼岸河里用力扔了一块石头。

    “去年已经送过了,没新意,你让我自己再想想吧。”

    颜紫衣漫不经心地坐上小船回到碧泉殿,一路上苦思冥想,始终想不出该送什么样的贺礼给王母娘娘,才算得上不失礼数。

    碧泉殿是颜紫衣处理公务的大殿,有什么冤魂命案都可以来这里击鼓鸣冤,碧泉宫则是她本人日常居住的府邸。

    近来民间的百姓安居乐业,歌舞升平,一派祥和之气,也没什么冤魂命案需要她来审判,故此她只能坐在大殿的堂案上,手里拿着一支毛笔,对着一片空白的生死簿发呆,她很快便打着哈欠犯困了。

    正当她闭眼陷入美梦中时,天上轰隆隆地一阵电闪雷鸣,下起了倾盆大雨,只见灰色的天空中火光一闪,一道雷电直接劈中了碧泉殿房顶上的琉璃瓦,房顶被劈成了一个大窟窿。

    “雷神、电母!”

    颜紫衣狠狠地咬牙,对着天上电闪雷鸣的乌云上方说道,她的白色衣裙上面全是屋顶落下的房灰,就连她的秀发和俏脸上也全沾染了一层灰尘,就差没吃进嘴里,弄得她灰头土脸,好不狼狈。

    更令人气愤的是,雨水顺着大窟窿流到了碧泉殿内,整个大殿像在一个池塘里泡着,就差放几条小鱼种几朵荷叶了。

    颜紫衣快速变成一道光飞到了天上那片乌云处,准备跟雷神电母理论一番。

    乌云之上,一袭暗黑绣云纹袍子的是雷神,穿白色绣暗云纹的是电母,见颜紫衣怒气冲冲地飞上来,慌得连忙收好锤子藏在身后。

    “两位仙家这是在干什么?”

    颜紫衣冷若冰霜地对雷神电母说道。

    “碧泉宫主莫怪,小仙一时手滑打错了地方。”

    雷神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道。

    “对,一时手滑,望宫主见谅。

    电母也诚恳地对颜紫衣道歉,说完还不忘瞪了雷神一眼。

    “这么说是我活该倒霉?”

    颜紫衣没好气地说道,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样子。

    “哎呀,当然不是,都怪雷神没事要和我斗什么嘴,不然也不会让闪电惊扰了宫主。”

    电母笑意盈盈地说道,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你们差点把我的房子给拆了,你们要赔给我。”

    颜紫衣早就听说雷神电母不靠谱,没想到降场雨还能吵起来,她是真的倒霉,还没出门就差点被雷劈中。

    “宫主,小仙愿意赔,可是我们只会降雨,哪会修房子啊?而且我和电母都是法力低级的仙家,修炼的仙丹换不了你们家房顶上的水晶琉璃瓦。”

    雷神苦兮兮地说道,只能摇头叹气。

    “那你们要帮我找到木神,请他来碧泉殿修缮一下房顶。”

    颜紫衣见他们摆出一副有心无力的样子,心里更是气得吐血。

    想到她富丽堂皇的房顶,心在滴血,这可是她修炼了上百颗仙丹换来的,不然木神怎么可能给她盖琉璃瓦的房顶。

    在仙界,想要提升自身的修为等级,仙丹是随身必备之物,每个仙家都有自己所擅长的领域,得到其他仙家赠送的仙丹,便可以学会他身上的某种技能。

    颜紫衣送给木神的仙丹,可以让他拥有摄魂术的基础技能,原本颜紫衣是用来管理地府的孤魂,木神学会之后,属性改变,不可以管理人魂,但是可以用来管理花界的精灵们。

    “这可难办了,木神居无定所,我们如果要找,就相当于大海捞针啊。”

    电母蹙着眉头为难地说道。

    “那是你们的事情,若你们能找来木神,我就既往不咎,如若不然,我就告到天帝那儿去,让他老人家来替我主持公道。”

    颜紫衣一本正经地说道,眼眸里透着一丝狡黠,故意吓唬着他们。

    “好吧,就算劈也要给你劈出来。”

    雷神心一横,坚定地承诺道。

    “这还差不多。”

    颜紫衣满意地点点头,踩着一片乌云转身就回到了她的碧泉殿。

    “唉,都怪你。”

    电母见颜紫衣走远,便忍不住埋怨地对雷神说道。

    “懒得理你,再吵下去,看你待会儿能劈到谁,哼。”

    雷神转过身来背对着她,打算从今以后不再跟她多说一句话。

    “哼,我还不想理你呢。”

    电母在他身后,假意拿着大锤子和凿子想锤他,最后还是忍住了,拿着大铁锤跑到另一片乌云上不想搭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