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二章颜紫衣的日常
    颜紫衣每日看着房顶上被雷电劈中的一个大窟窿,心情越发不好,整日唉声叹气,到底木神什么时候才能出现,把她房顶上的窟窿给补齐修好。

    颜紫衣记得好几百年前第一次遇见木神的情景,她年少贪玩偷跑出了地府,刚来到人间还迷路了,幸好有木神指点。

    后来第二次遇见木神,她已经接管了地府,可惜府里到处都是黑鸦鸦一片的,死气沉沉,她那时候在想,要是能放颗夜明珠在宫殿里就好了,这样地府的天色就能明亮一点。

    这时候木神就来了,直接问她“你喜欢什么样的房子?我可以帮你盖好。”

    “嗯?真的?我喜欢明亮一点的房子,你愿意帮忙真是太好了。”

    颜紫衣几乎快要感动落泪,再没有什么比雪中送炭更好了。

    那时候她天真地以为交到了一个好朋友,交朋友的代价是损失了至少一百颗仙丹,昂贵的代价,害她修为一直都无法进阶,练仙丹损耗过度,现在一百年能提炼出十颗都算好的。

    幸好她是有仙位品级的人,遇到重要的天庭盛事都有机会参加,还会得到天帝派发赠送的仙丹,不然她的修为真是一言难尽。

    看着大窟窿的房顶,颜紫衣终有一日情绪爆发,忍无可忍地抛下公务离宫出走。

    她决定去青城山下的阎王庙里住上几天,眼不见心不烦。

    阎王庙里烧香拜佛之人络绎不绝,香火鼎盛,庙前翠柳环绕,绿树成荫,走在石阶上,一层层地往上走去,便能看到高耸林立的庙堂,庄严肃穆,令人不敢轻视心怀敬意。

    庙堂前有一座阎王爷的坐像金身,坐像前有一个巨大的香炉鼎,颜紫衣走到香炉前,规规矩矩地上了三炷香,然后磕头行礼。

    这是地府的初代阎王爷坐像,如今已经仙游天外,成六界四海之外的游神,乐得逍遥自在。

    地府到了她这已经是第七代阎王,并且她是唯一的女阎王,前几任或是调职天庭,就是下凡历劫重修,再混得差点就是堕落魔界。

    在颜紫衣看来,她的差事算不得好,整日里接收到的尽是一些来自地府游魂的怨气哭诉。

    可怜她的耳朵饱受负面情绪折磨,幸好她的内心足够强大,牛鬼蛇神全部要听令于她。

    入夜之后,基本不会有人在阎王庙里呆着,颜紫衣安然地坐在房顶上赏月,顺便吸收一下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

    “小子,你逃不掉了,快快留下买路钱。”

    “各位兄台,举头三尺有神明,这里是阎王庙,还望自重。”

    “你这文弱书生废话少说,今天就是阎王爷来了,他也救不了你,因为本大爷我就是活阎王。”

    身穿白衣的瘦弱书生和几个手里拿着把大刀,相貌凶神恶煞的盗贼在阎王庙里对峙着。

    “呵呵,你说自己是活阎王,可曾经过阎王爷的允许?”

    颜紫衣原本打算坐在房梁上看好戏,此时听到盗贼头子说他自己是活阎王,她冷着一张俏脸心里顿时不高兴了。

    “哟,哪里来的小丫头模样这般俊俏,赶紧从房梁上下来,好让本大爷仔细瞧瞧。”

    盗贼头子抬眼看到房梁上的颜紫衣,两眼放光,暗自搓了搓手一脸的痞样。

    “好,你可要仔细瞧清楚了。”

    没有人看到颜紫衣是怎么从房梁上跳下来的,一晃眼便已经落地站到众人面前。

    “这位姑娘,你快走。”

    书生伸手挡在了颜紫衣身前,神情严肃地对她说道。

    “臭小子,凭你也想坏我的好事,哼,痴心妄想。”

    盗贼头子不屑一顾地说道。

    “大哥,就让小弟先把这小子给收拾了,免得把您的手给累着。”

    “嗯,好吧,那这小子就交由你处理。”

    盗贼小弟急着拍马屁要立功,提着大刀就要向那书生砍下去。

    不料,盗贼小弟手里的大刀提着好像有千金巨石般沉重,根本挥不动一丝一毫。

    其他几个盗贼也试图提起自己手里的大刀,同样是无力挥动。

    这时候盗贼们才知道什么叫害怕,眼神惊惧地看着此时对他们露出一抹微笑的颜紫衣。

    她的眼眸里透着一丝促狭之意,看起来就是一副对他们不怀好意的样子,他们越想越害怕,被吓得额头上直冒冷汗。

    这夜里的阎王殿就是个荒山野岭的僻静之地,难道是他们遇到了什么不该见到的东西?

    这女的偏偏在这个时候现身,在这么个邪煞之地,更是透着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盗贼们越想越后怕,谁也不敢出口质问,气氛就这么僵着,他们提着大刀却不敢有丝毫乱动,很无奈地,就算他们现在想动刀子也没法子。

    一个盗贼小弟踩着轻步子凑近他们头领跟前,在他耳边悄悄说道“大哥,我看这女的不是个善茬,不然我们撤退算了,少惹为妙。”

    “嗯,你说的对,那我们赶紧撤。”

    盗贼头子早已被这诡异的情形扰乱了心神,正想着找个好台阶下,为了让自己尽快脱身,便顺着他手下弟兄的提议,当机立断迅速撤离了阎王庙。

    白衣书生见他们就这样收刀走人,心生诧异。不过盗贼们走得如此仓惶,他是没有机会再将心底里的疑问说出口了。

    颜紫衣原本只是想捉弄一下那些盗贼,哪知道这么不经吓,一会儿的功夫全都跑光了,她摇头叹息,真心觉得没意思。

    颜紫衣转过头来扫了一眼书生,饶有兴趣地对他说道“喂,你怎么会一个人在夜里赶路?”

    看他肩上背着个破旧的麻布包袱,言行举止却斯文有礼,想必是个日子过得非常贫苦的书生。

    “喔,姑娘有所不知,在下需要进京赶考,故而路过此地的阎王庙,这才想着暂时在这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继续赶路。”

    白衣书生彬彬有礼地说道,眼睛也始终看向别处,生怕冒犯了这位容貌俊俏的姑娘。

    “喔,原来是这样,那你休息吧,不打扰了。”

    “姑娘且慢,你我也算有缘相识一场,姑娘可否告知芳名?”

    白衣书生没料到她如此率性,竟是说完便要走,他站在原地愣了下才急忙把她叫住。

    “我姓颜,名紫衣。”

    颜紫衣停下脚步,转过头来漫不经心地说道。

    她这会儿才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书生,他的身上似乎有一丝仙气护体,但是细看他又是个凡人,想必是哪位仙友正在下凡历劫吧。

    “原来是颜姑娘,在下刘子晏这厢有礼了。”

    “嗯,刘公子有礼。”

    颜紫衣生疏地回应道,神情变得有些不自在,她许久不曾到凡间来走动,对这些繁文礼节便有些陌生了。

    “颜姑娘,这夜深露重的,不知要赶往何处?”

    刘子晏微蹙着眉头望着今晚的夜色,担心她在路途中会遭遇不测。

    “我并未急着赶路,只不过这阎王庙离我的宅子很近罢了。”

    “原来是这样,不过此时夜已深,姑娘还是在这座庙里待到天亮,明天再下山回去也不迟啊。”

    刘子晏关切地说道,怕她会因此贸然下山遇到危险。

    “嗯,好吧。”

    颜紫衣犹豫了下才不情愿地说道。

    其实她完全可以出了阎王庙就用障眼法,不过这样做,很可能会把这个柔弱的书生给吓晕过去。

    “姑娘是个明理之人。”

    刘子晏感叹地说道,面容上竟有了几分羞涩之意。

    他这时才意识到,孤男寡女共处在一间庙里,的确是有不妥之处,也难怪夜已深了,她却还想急着离开。

    颜紫衣见他面色绯红,眼含春意,顿时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这书呆子该不会看上她了吧?

    颜紫衣的面上虽然不动声色,心里却对他有了疏离冷漠之意。

    她想了下,便客气地对他说道“夜已深了,我先就寝,刘公子请自便。”

    颜紫衣找了根石柱子便席地而坐,她将头轻靠在石柱子上闭目养神,装作准备入睡的样子。

    刘子晏是个正人君子,听到她这样说,也不好再上前去打扰。

    他索性在庙里找了处离她远一点毫不起眼的角落,和衣躺在地上休息。他整夜都恪守着男女之礼,直到天亮都未曾挪动过他的位置,也没有对她做出什么不轨行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