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六章擅闯地府之人
    回到地府,颜紫衣又开始了站在奈何桥上发呆的日子。

    前段时间她过于勤奋,一下子把冤案都处理完了,虽然在龙宫耽搁了几日,但是有千影白雪留守在地府,处理几个小案子没什么大问题。

    颜紫衣坐在奈何桥的桥梁上,手支下巴望着彼岸河幽静暗墨的水面,想着是先睡个午觉,还是先用法术炼几颗仙丹,毕竟她现在的法力可是提升了两级,不炼就可惜了她一身的好法力。

    好吧,她还是勤奋一点去炼几颗仙丹,说不定能炼到一颗十全大仙丹,再提升几级法力也说不定。

    颜紫衣心想自己如果能炼出一颗十全大仙丹,简直作梦都要笑醒了。

    到时候她就每样基础法术都会一点,金木水火土,样样都学一点,再用自己的法术提升一下技能,简直打遍天下无敌手,哈哈。

    不过,那只是存在于她的幻想,这种法术用来在凡间行走时比较方便而已,需要银子的时候随手就能变出来。

    不然,她平日里在凡间花的银子,全都是靠阎王庙里的香油钱供奉着,少得可怜。

    至于仙界根本不需要用到银子,无论做什么事情只要有颗仙丹,就会有仙友帮她解决。

    阎王庙阎王庙,到底有谁喜欢去见阎王呢?

    拜土地庙能保家宅平安,而拜阎王庙的凡人,图的只是个心安理得。

    通常拜阎王庙的只有两种人,坏事做尽的恶人和被人冤枉的好人。

    颜紫衣决定呆在炼丹房里,专心地提炼出一颗品质良好的仙丹,她炼丹的屋子也简陋,就是碧泉宫殿后面的一间小茅草屋,屋前有块专门种植仙界草药的使用地,用一圈篱笆栏杆围住,并且还封印了结界,免得有人擅自闯入,踩坏了她的仙药。

    颜紫衣将瓶瓶罐罐的仙药调制好之后,伸出双手食指正准备施展法术,然后投到炼丹炉里,茅草屋外的结界就被人打开了。

    “宫主,有人掉到彼岸河里了。”

    白雪在茅草屋门口敲了敲便急着推门而入。

    “救上来没有?”

    “救上来了,千影正在给她疗伤。”

    颜紫衣听到白雪这句话,并未抬头理会她,而是专心对着药罐子施展法术,仙药都调好了,无论什么人也不能让她前功尽弃。

    过了半柱时间,她才将注入了仙法的草药投进炼丹炉中。

    等一切收拾妥当之后,颜紫衣才和白雪一起,去看那只掉进了彼岸河里的小妖。

    彼岸河里的深水,表面平静幽暗,内里滚烫如火烧,就算是神仙掉下去,也要脱上一层皮肉,何况是一只小花妖。

    在彼岸河畔边,那不小心掉进河里的小花妖已经被千影捞上来,此时正躺在河岸边的地上,她的面容苍白还处于昏迷不醒奄奄一息的状态。

    颜紫衣赶来时,见千影还在为她施法术进行救治,也不便打扰,静静地站在一旁观看着。

    她压低声音在白雪耳边问道“这花妖的伤势怎么样?严不严重?”

    “宫主请放心,这姑娘被救得及时,刚掉进彼岸河里,千影就飞身水面把她捞上来了。”

    白雪庆幸地说道,转而又微蹙起了眉头,叹着气继续说道“不过,彼岸河水腐蚀性极强,这姑娘只是掉下去了一小会儿,好好的一张脸便被毁容了。”

    “没事,她的脸只是伤在表皮,我有办法治好她,白雪你先给她服下这颗治内伤的仙丹。”

    颜紫衣从腰间紫色的锦囊里掏出一颗青丹递给白雪,让她喂花妖服下。

    颜紫衣见花妖已经服下仙丹却没有醒来的迹象,便着对千影白雪说道“你们将这姑娘抬到东面的厢房里,等她醒来再做打算。”

    “是,宫主。”

    从这以后,颜紫衣每日在炼丹房里熬制完草药,便习惯性地到东厢房里看上一眼。

    东面的厢房一般无人居住,白雪和千影都住在碧泉宫的偏殿里,东厢房一般会留给来地府的客人居住。

    这大概是地府里唯一富丽堂皇的地方,充满着富贵人家的华丽气派,连桌上的杯子都是上等的水晶琉璃制作而成。

    不过这上好的客房,一直无人来居住过,就算是神仙,也不会踏入地府这样的晦气之地。

    等花妖从昏迷中醒来时,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时间。

    “这里是什么地方?”

    花妖在床上睁开眼后,便下意识地对站在她床边的人问道。

    “你醒了?等会儿,我先去通知宫主。”

    白雪见她醒来,便开心地跑出房门去碧泉殿,不一会儿便把颜紫衣领了过来。

    “你们是谁?”

    花妖捂着头痛欲裂的脑袋,见房间里又多了一个人,便面色不善地问道。

    “这里是阴曹地府,你说我们是谁?。”

    颜紫衣戏谑地说道,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

    “难道我……?”

    花妖神色慌乱,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姑娘你没有死,我们地府从来不收魔界的魂魄,你是直接从天上掉下来的,然后不小心就掉进了我们地府的彼岸河里,被府里的人给救了回来。”

    白雪在旁边忍不住解释着说道。

    花妖半信半疑,媚眼在两人之间来回转动,眼前这两个小丫头明眸皓齿的,看着纯良无害,怎么会与那凶神恶煞的阎王爷联系在一起?

    “你怎么会掉进彼岸河里?”

    颜紫衣实在有些好奇,以花妖的法力,应该闯进不了地府。

    “我被人打伤了,就从天上掉到了这里。”

    花妖面色惨白心有余悸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

    颜紫衣点点头表示明白。

    想必打伤花妖的那人法力高强,才会冲破了地府的结界,让花妖掉进了彼岸河里。

    不过连花妖也不知道究竟是何人打伤了她,竟狠心地想置她于死地,将她打落地府。

    “红袖要多谢碧泉公主相救。”

    花妖虚弱地想从床上起身道谢,试了下却没有成功。

    虽然颜紫衣没有报上名讳,但这里如果真的是地府,那眼前的小丫头就是那传闻中的女阎王,碧泉宫主。

    “举手之劳,不必放在心上,你现在身体虚弱,就暂且呆在这里养伤吧。”

    颜紫衣伸手将她按回了床上,示意她不必多礼。

    “嗯,既然如此,红袖要多谢宫主肯收留于我。”

    “不客气,我先帮你拆掉面上的纱布。”

    颜紫衣伸手轻轻一挥,便将红袖面上那层薄如蝉翼的纱布给揭开了,她的脸经过长时间敷药疗伤,现在伤口已经结痂,容貌恢复如常。

    “我的脸?”

    红袖伸手摸向自己的脸,有几分诧异,她的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往下掉,拿在手上一看,是她伤口的结痂和一块薄薄的纱布。

    “红袖姑娘算福大命大,你的脸被彼岸河里的水烫伤了,幸好有宫主每日熬制仙草替你敷脸,不然你这张妖媚惑人的脸就毁了。”

    白雪调皮地说道,她觉得她们家宫主什么都很厉害,让她由心底里感到佩服。

    “就你会多嘴。”

    颜紫衣无奈地轻敲了下白雪的额头,她的本意可不是让人报恩,不过是顺手做点善事积功德而已。

    “宫主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请让红袖留在碧泉殿侍奉您。”

    红袖坐在床头,面色苍白柔弱低垂着眼睑,长长的眼睫毛扑闪着,那张妖媚的脸依旧蛊惑人心,在她的眼角有一颗绯红的朱砂痣,那深邃的眼瞳好像要把人陷进去。

    颜紫衣神思恍惚,她微蹙着眉头,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吧。

    身为魔界之人,一般都会摄魂魅惑之术,它们不经意地便会散发出来,这是魔界之人生存的本能,就算她一时被红袖所蛊惑了也很正常。

    颜紫衣眨了下眼眸,等她再看向红袖时,她的面容神色已经恢复如常。

    “等你先养好伤再说吧。”

    颜紫衣说完便把她继续交给白雪照顾,自己则是去了炼丹房,查看自己前几日修炼仙丹的成果。

    她心心念念的十全大仙丹没有炼成功,反倒是炼了颗红色内丹。

    这红色内丹可以让她幻化成各种妖的真身,持续时间就不好说了,毕竟还没试过。

    地府和魔界倒有几分相似之处,同样是阴寒邪煞之地,不过她毕竟属于仙界之人,不好与魔界打交道,更别说去魔界游玩,这颗红色内丹怕是派不上用场了。

    与此同时,住在东厢房里的红袖一人独自坐在床头,她的面容依旧苍白,却少了抹在人前才有的,楚楚可怜的柔弱感。

    她不觉冷哼了声,心里不知道想到些什么,嘴角勾起了一抹妖冶诡异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