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七章蟠桃宴会仙友
    天界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王母娘娘蟠桃盛会,仙友们都其乐融融,腾云驾雾结伴而行共赴蟠桃盛会。

    颜紫衣按照约定和颜浩宇一同前往,这次他们是乘着地府狰狞的牛头面具马车出行,一路上风光无限,异常地引人瞩目。

    “你现在可是出尽了风头。”

    颜浩宇手摇折扇悠闲自在地对她说道。

    他修长如玉的手拿折扇撩起马车帘子的边角,看着外面脚踏白云从马车旁边一瞬间飘过的众神仙。

    有的仙友倒霉经过,便会被牛头面具马车喷上一脸的云雾,瞬间白颜鹤发,尽管很快便恢复原样,颜浩宇还是忍不住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笑容。

    “那是当然,王兄,我这辆马车可是独一无二,绝不外借的。”

    颜紫衣挽着秀发,得意洋洋地说道。

    地府专用的那辆诡异阴森的牛头面具马车行驶在九重天上,穿过仙气缭绕的云雾里,一会儿便到达了天庭的南天门。

    颜紫衣不得不承认,她就是在故意破坏气氛,谁让那些不长眼的仙友总是嫌她的地府晦气。

    那她就让他们有机会沾沾地府的晦气,总之能捉弄一下他们,颜紫衣的心情甚是愉悦。

    这辆马车被颜紫衣动了点手脚,总会从车后面喷出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当然它是有开关控制的,免得误喷了某些对她脾气和善的仙友。

    只要坐上那辆诡异阴森的牛头面具马车,那些天上的神仙们便会知道,是地府的碧泉宫主颜紫衣要来了。

    在天庭的神仙里,识趣的仙友自然不会主动去搭讪这位女阎王爷,免得被她碰见就要捉弄一番,却又拿她无可奈何。

    王母娘娘的蟠桃盛会多半是要摆上个三天三夜,等于是凡间的春节元日一样热闹。

    早在这之前,大部分仙友们都会提前抵达天庭,王母娘娘则会吩咐身边的仙童侍女,为各路仙家准备好入住的宫殿厢房。

    “碧泉仙子。”

    颜紫衣和颜浩宇刚走到仙童为他们准备好住宿的清泉殿门前,便听见有人叫住了她。

    颜紫衣回过头来一看,竟是一位不认识的仙友,一袭白衣长得颇为丰神俊朗。

    “这位仙友是?”

    颜紫衣迟疑地说道,她在脑子里搜寻了半天,对这位仙友全无印象。

    “在下斗斋,碧泉仙子有礼了。”

    斗斋十分敬重地向她行了一礼。

    “原来是北斗天权星君,你认识我?”

    颜紫衣还是十分疑惑,除非有大事情发生,不然她甚少上天庭,更别说结交仙友,除了那掌管姻缘殿的月仙夜如风,暂且算得上是一个相处不错的仙友。

    “斗斋下凡历劫时,幸有碧泉仙子曾助我一臂之力,我才得以顺利渡劫升天。”

    斗斋从宽大的白衣袖袍中取出一个青色刺绣锦囊,双手奉上递到她的手里。

    “喔,原来是你呀。”

    颜紫衣见到那青色刺绣锦囊,才认出了眼前的人,便是那阎王庙里的柔弱书生刘子晏。

    “王兄,我与这位仙友聊会儿,你先回去吧,等聊完我就去清泉殿找你。”

    颜紫衣让颜浩宇先行回去,身为东海的龙王,在蟠桃盛会前肯定有许多事情需要他去准备。

    “好,那我先进去。”

    颜浩宇看了北斗星君一眼,互相点了下头算是认识,便径直朝着清泉殿内走去。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渡劫升天了。”

    颜紫衣赞赏地说道。

    “呵,这要多亏碧泉仙子在凡间相救,不然斗斋就要渡劫失败,重投凡胎再经两世劫难,才方可回归仙位。”

    颜紫衣觉得这位仙友实在有些唠叨,说话文绉绉的,就算下凡历劫回来也没变啊。

    原来北斗天权星君下凡,主要的任务就是辅助凡间的皇帝巩固皇位,成为天子可用的栋梁之才。

    他上京赶考自然顺顺利利,只不过才华横溢容易招人嫉妒,考试过后,便有人向官府举报冤枉他考试作弊。

    他眼看着就要冤死在牢狱中,颜紫衣送给他的青色刺绣锦囊便起了作用,替他巧施妙计,请来了丞相大人替他主持公道,最后真相大白。

    那下凡后的北斗星君刘子晏,就这样成了丞相大人的最得意门生,娶了他府中的千金。刘子晏的一生勤勤恳恳,替天子出谋划策,管居高位,最后任务完成,卸甲归田。

    龙修云在去清泉殿的路上,正好碰见她在清泉殿门口与一位男神仙相谈甚欢,本打算等他们谈完事情再从角落里现身,哪知道等了许久,却不见有任何结束的迹象。

    龙修云气极,他的薄唇紧抿着,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他毫不犹豫地从角落里走出来,面色阴郁地颜紫衣说道“颜儿,我到处在找你。”

    “喔,不好意思,北斗星君,我先回去了。”

    颜紫衣如获大赦般,赶紧挽着龙修云的手臂,转身一直走,拐了个弯再往清泉殿后门里走去。

    只因那北斗星君絮絮叨叨地与她站在清泉殿门前说个不停,她与他又不甚熟悉,不想请他入殿内。

    龙修云的出现正好让她有借口可以离开,不等星君回应,便赶紧迅速地将他抛诸在身后。

    “别看了,早走得远了,想不到你还挺痴情的。”

    北斗瑶光星君忍不住从琉璃瓦的屋顶上跳下来调侃他。

    “你怎么在这里?”

    斗斋面色不善地对瑶光说道,与刚才那副斯文和善的面孔简直是两个模样。

    “你能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瑶光不服气地说道,同是北斗七星君,凭什么就因为她入门最晚,所有的人都可以这样无视她的存在。

    斗斋不想与她起冲突,便转身打算离开此处。

    “那碧泉仙子可是有未婚夫婿的,刚才那位仙友便是她的未婚夫婿,南海龙三太子,你可别一颗真心错付了她。”

    瑶光好心地提醒他。

    “原来碧泉仙子已经有了良配。”

    斗斋喃喃自语着,他的脚步停顿了下,并没有回过头去看瑶光,而是神情落寞地继续地往前走着,漫无目的,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

    “喂,不会对你打击这么大吧?”

    瑶光见他这副模样,忍住想抽自己个大嘴巴,默默地在心里暗怪自己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就算碧泉仙子已有良配,我也不会选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此刻,斗斋只想一个人静静,因此说起话丝毫不留情面。

    “好,算你狠。”

    瑶光感觉此刻无所遁形,被人猜中了心事,她也无颜面继续待在他身边,索性愤然离去,给自己留一丝尊严。

    斗斋仿佛没有感觉般,见她踩着云雾离去,他只留下一声轻叹。

    颜紫衣拽着龙修云进清泉殿,直到走进殿内,她才松了一口气说道“这北斗星君不去当说书人太可惜了,我耳朵听得都起茧子了。”

    “颜儿。”

    “嗯?”

    在颜紫衣没反应过来之前,她的后背硬生生地撞到了龙凤雕刻的石柱子上,手腕被龙修云制住,额上被亲了一下,像羽毛般轻飘飘的触感,她有些呆住了,一时竟愣在原地不知要作何反应。

    “哎呀,你在干什么?”

    颜紫衣许久才反应过来推开他,扶着被亲的额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没什么,盖个章而已。”

    龙修云薄唇紧抿着,神情淡漠地说道。

    颜紫衣见他一脸闷闷不乐,神情古怪的样子,她转念一想突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呵,你不会打翻醋坛子了吧?”

    颜紫衣像是终于抓到了他的小把柄,笑得十分开心得意。

    “颜儿从未与我这般相谈甚欢。”

    龙修云一脸不悦地直接说道,没想着藏在心里与她生闷气。

    “哼,那是你太聪明了,我说什么你都能猜到,有什么意思。”

    颜紫衣郁闷地说道,她怎么与那书呆子相谈甚欢了?明明是听大悲咒般生无可恋。

    “颜儿,以后只要你说一句,我绝不多言,只是你要答应我,不要与那男子太过亲近。”

    “好好好,我答应你。”

    颜紫衣敷衍地说道,打翻醋坛子的人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

    得到她的承诺,龙修云自然是满意地离去,不再纠缠她,颜紫衣这才算是耳根彻底地清净了下来。

    参加蟠桃盛会的仙友们,你来我往,神仙们都有许久未见的老朋友需要拜会。

    颜紫衣由于身份特殊,是地府的女阎王,这次参加王母娘娘的蟠桃宴,自然是穿着那一袭暗墨龙云的阎王袍子。

    不同于一般仙子的娇艳如花,她面容清冷肃穆,一身的阴邪戾气极重,自然无仙友愿意结交亲近,免得沾染了一身晦气。

    不过,颜紫衣也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接近她的仙友,还是凡人都比较容易倒霉运,承受得住还好,承受不了便一命呜呼了。

    这大概就是她的阎王师傅所说的,至阴至寒至邪的天命之人,换句话说,就是她的命格与地府气场相合,注定要成为地府的人。

    她曾怀疑过,是不是师傅想偷懒,找人接手地府,才对她如此这般地淳淳教诲,当然,这只是她的一点小心思,还未经过证实。

    颜紫衣还是有仙友可以串门的,就是那姻缘阁的月老夜如风。

    虽尊称月老,不过他与颜紫衣年纪相当,算是同辈之人,月老的姻缘阁自然也是从师傅辈传承下来的,至于原先的月老,早就对月老这个职务没了热心肠,早早退位,云游仙外的不周仙山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