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八章七世情劫
    姻缘阁与嫦娥仙子的广寒宫相邻,颜紫衣从清泉殿走到姻缘阁也不过是隔着广寒宫一面宫墙的距离,她从广寒宫的门前经过,绕过宫墙拐角再走一小段路便到了姻缘阁。

    姻缘阁的门口左右两边摆着两座金童玉女的玉石座像,朱漆的紫檀木大门上方高挂着两只龙凤鸳鸯的大红灯笼。

    粉雕玉琢的两个一男一女小仙童调皮地从门缝里钻出来,笑嘻嘻地摆好袖子之后,动作一致地双手合十朝颜紫衣行礼道“阎王殿下来得正好,我家阁主此时正有空,独自一人在喝闷酒赏月呢。”

    “嗯,好,那你们不必多礼,带我去见你们阁主吧。”

    姻缘阁内,夜如风自然是察觉到了她的到来,他举着酒杯,望着照在姻缘阁青瓦房顶上的圆月,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苦闷。

    他的怀里抱着个香炉,将头挨在上面,看起来竟有几分像是被抛弃的宠物坐骑般,楚楚可怜无处可去。

    原来夜如风这些天闲来无事,这夜黑风高的便突然觉得有些孤单,想看看他的姻缘命定之人到底是谁。

    姻缘石上自然是无法寻到夜如风的姻缘,月老的姻缘不在姻缘石的管辖范围内,所以不会出现监守自盗,擅自牵红线修改自己姻缘命格的事情发生。

    夜如风有一个神仙宝贝时间香炉,倒是可以让他查看到自己的姻缘命格,它是记载了过去、现在和将来所发生的事情,不过无论是否进入到时间香炉里,过去、现在和以后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会被改变。

    当然这个时间香炉只能看到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事情,至于其他人要看,只能通过本人亲自进入到时间香炉里,才能看到一些零零散散的片段。

    当夜如风第一次进入到时间香炉里,查看到他的姻缘命定之人竟然是颜紫衣,他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便匆匆忙忙地退了出来。

    第二次在时间香炉里看到颜紫衣时,他已经调整好了心态,尽量保持着镇定。

    等第三次再看时,夜如风垂头丧气,面如死灰,他和颜紫衣的姻缘竟然已经纠缠了长达七世之久,如今已是第八世,而且还是单相思,她跟那南海龙三太子才是天造地设的七世姻缘。

    难道这都第八世了,他还会想不开?眼看着这两人结成连理枝,而他还是苦闷地单相思着,独自一人饮酒取乐。

    想到此,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嘴角泛着一抹苦涩嘲讽的笑意,他的乌发飘然仙气缭绕,眼睑微垂着投下一片长长的眼睫毛阴影,望着圆月的背影看上去落寞而萧条。

    他几乎想要无力问苍天,为何这道情劫总是让他过不了?

    “哎?夜如风你怎么了?”

    颜紫衣粗鲁地伸手从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这家伙该不会喝醉了吧?

    只见他整张脸埋在石桌子上,一言不发纹丝未动,手里还死命地抱着个香炉子,颜紫衣便觉得有些奇怪。

    “嗯。”

    夜如风轻应了一声,终是从石桌子上抬起头来,一看到她眸光复杂地又将头埋了下去。

    “哎,你到底怎么了?难道是冷了?还抱着个香炉子。”

    颜紫衣连续不耐烦地问道,最讨厌一声不吭不理人的家伙。

    “你要是喝醉了不舒服,那我就走了。”

    颜紫衣见等他半天还是不吭声,转过身便要走,却被他拉住了手腕。

    “别走。”

    夜如风神情有几分急切地说道,他放开拉住她的手,眼神飘忽摇摆不定,竟不敢与她对视。

    “怎么了?难道真的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那我改日再来拜访。”

    颜紫衣坐在石桌凳子上,眼神关切地看着他。

    夜如风见她神情如此严肃,便突然忍不住勾起嘴角笑起来。

    他伸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弹了下她的额头,装作很无奈地说道“说吧,这次你又想从我这顺手拿走什么宝贝仙丹?”

    “瞧你说的,把我看成那世俗之人,没仙丹就不能来找你了,啧啧。”

    颜紫衣说得理直气壮,一副看破世态炎凉的样子。

    见夜如风明显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她转了转眼珠子,又继续叹着气说道“唉,其实我在天上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当然只能来找你了。”

    “你这女阎王,天上的神仙可得罪不起。”

    夜如风伸手提起茶壶替自己倒了一杯桂花酒,继续苦闷地喝着,他的身子明显地摇摇欲坠有了些醉意,面色泛红,他的眸子却是清冷如常,神志清醒。

    “别喝了,你都醉了。”

    颜紫衣伸手夺过他的酒杯,顺手扔到另一边的石桌上。

    “好,你不让喝就不喝了。”

    夜如风眼睛直直地看着她,竟有几分宠溺之意。

    “你今天怪怪的,还有你怀里为什么要抱着个香炉子啊?难道是因为冷要取暖?”

    颜紫衣双手撑着下巴靠在桌子上,一脸纳闷地看着他的香炉子。按道理来说,他们神仙不会有感觉到冷的时候。

    夜如风见她对香炉如此感兴趣,便简单地跟她说了下香炉的用途。

    颜紫衣将香炉子捧在手里,左看右看还是一个普通的破旧炉子,只要进入到香炉子里,就可以看到一个人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对她来说着实有些不可思议。

    研究了许久,颜紫衣也没看出来这香炉子有什么机关暗道,她便无趣地将香炉子丢在了一旁。

    夜如风见此松了一口气,幸好她没有说要进香炉子里瞧上一瞧,不然以后该如何自在地独处。

    “你说,我跟龙修云真的是有缘之人么?”

    颜紫衣走到姻缘石碑前站定,她白皙纤细的手指仅触碰了一下石碑,那上面便出现了她和龙修云的名字,如海市蜃楼般若隐若现。

    “当然,你与他前面还有七世情缘。”

    夜如风面无表情地站在她身后说道,见到姻缘石上面出现的字,此刻的他内心生无可恋。

    “七世?不会吧?”

    颜紫衣嘴角抽了一下,瞬间感到无语,她默默地看着那块姻缘石,紫色发带飘拂着,一脸受到了打击的表情。

    夜如风没有对她再说些什么,只是望着姻缘石旁边不远处的湖面,身形修长静静地站立着,乌发如墨,衣袂飘然。

    一直到回清泉殿的路上,颜紫衣还在苦恼着这件事情,这是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才会七世的姻缘都被捆绑在一起。

    不过,颜紫衣之后很快就将这件事情抛诸于脑后,因为王母娘娘的蟠桃盛会开始了,她无心再关注其他事情。

    这次蟠桃盛会,颜紫衣觉得她的任务很简单,保持着端庄得体的笑容直到宴会结束即可。

    至于王母娘娘的寿礼,她的王兄颜浩宇早已为她准备好,呈上了天庭大殿内,是一支孔雀珠钗打造的碧玉金步摇,王母娘娘眉开眼笑甚是满意。

    颜紫衣与颜浩宇坐在王母娘娘右下首不起眼的角落位置,她的旁边还坐着南海龙三太子,龙修云。

    颜紫衣自从知道除了这一世,在这之前,她与龙修云还有过七世情缘,便像是认命了般,对他的态度极其友善,反正最后都要在一起,免得把关系搞砸了,以后不好相处。

    不过,颜紫衣微蹙着眉头,冷眼望着那宴会上舞姿曼妙,身子轻盈灵动飞舞着的牡丹仙子,她的眼神总是在不经意间望一眼龙修云,又跳舞旋转了一圈转过来,抚着额眉眼含羞带涩,面容娇艳欲滴。

    颜紫衣面色冷凝,不喜地放下手中的茶杯,任由茶水撒到了桌子上。她清冷的眉眼转头看了一眼龙修云,还好,他的眼睛没有乱盯着这个仙子看,不然她一定把他的眼睛给捂上。

    牡丹仙子自然察觉到了颜紫衣的动作,她的脸色瞬间染上了红色,神情尴尬地避开了颜紫衣那道冷若冰霜的目光追逐。

    她到底是九重天上的牡丹仙女,冰清玉洁,高贵冷艳,她的脸皮子自然是薄得,而且她刚才的言行举止确实有些不妥当之处,令她心底有些心虚,不敢接受那道锐利质疑的目光。

    接下来的一支孔雀凤凰舞,牡丹仙子便抑制住了心底的渴望,不敢再有多余的动作,重新投入到轻姿曼妙的舞蹈中。

    颜紫衣狭长的凤眸微眯,在心底冷哼了声,这才满意地品尝着茶几上的菜肴糕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