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十章红袖的任务
    在柳如霜喝下孟婆婆熬的汤药转世投胎之前,颜紫衣让她跟腹中的孩儿见上最后一面。

    颜紫衣坐在彼岸河的一条小船上,柳如霜和她的孩子坐旁边,戴着黑色斗笠的船夫慢悠悠地划着船桨穿过奈何桥下。

    幽暗僻静的彼岸河被船桨漾起一圈圈细微荡漾的波纹,明月当空,照在黯淡无光的寂静河面上,此时河岸边的彼岸花开正浓,妖艳如血。

    柳如霜搂着怀中粉雕玉琢的女娃娃轻哄着,享受这片刻的宁静祥和。

    母女俩见面时,却是在阴曹地府,因此她们格外珍惜这短暂的相聚时光。

    说来惭愧,柳如霜死后一直在外游荡,成了孤魂,经常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还时常因为懦弱的性格被同类欺负,关键时刻还是她的孩儿保护了她。

    “你我母女二人福薄缘浅,你还未出世就已经跟着我受了那么多苦,愿你下一世有对好的父母,保佑你平安顺遂。”

    柳如霜坐上的船只,船夫划桨再慢,终究会有靠在岸边的时候。

    下了小船,她将女儿抱紧在她的额头亲了下,才恋恋不舍地把她交给了孟婆婆。

    女娃娃哀伤地看着她,眸中似有千言万语要诉说,无声地留下了眼泪。

    “如果你们缘分未尽,下一世还会有机会见面,现在都上路去吧。”

    颜紫衣只得如此安慰道。

    “嗯,大人保重。”

    柳如霜感激地对颜紫衣说道。

    她看着抱在孟婆婆怀中的女儿喝下那碗汤药,昏沉睡去,进入转世轮回之道,她才安心地将自己的汤药服下,紧接着追随而去。

    颜紫衣戴着黑色的蝴蝶面具,一袭暗墨龙云纹的阎王袍子,在彼岸河的岸边开始挥剑起舞。

    她的动作柔中带刚,神色庄严肃穆,十指交合在一起,满地的铜钱纸被她连成一张长方形符咒,团团围绕在她身边,一支舞完毕,她席地而坐,口中念念有词,超度着转世的生灵。

    颜紫衣一丝不苟地完成了超度仪式,将纸钱串连在一起撒向了彼岸河里。

    花妖红袖端着一盘精致可口的糕点,身姿妖娆,步伐款款地来到她身边,疑惑不解道:“这种事大人何必亲自动手。”

    地府里有专门超度做法的魂使,根本无需她操心亡灵的任何事情。

    “无碍,我师傅说过,身为一个阎王,必须要有怜悯之心,对生命怀有敬畏,哪怕作为神仙可以长生不老,也不能对生命有任何一丝的亵渎,这才有资格坐在阎王殿上审判众生。”

    颜紫衣平静地将最后一沓纸钱扔进河里,严肃认真地说道。

    “喔,原来是这样,大人累了吧?红袖做了些糕点,不知会不会合大人的口味。”

    红袖漫不经心地说道,便适时地转移了话题。

    她是妖,根本不会在意人类这些弱小的生灵,对颜紫衣说的什么心怀怜悯敬畏之心,自然不会有认同感,在她眼里,人类如同蝼蚁,踩一脚便会没了性命,她根本无需在意。

    “其实,这种事情由白雪来做就好,你应该躺床上好好地休养疗伤。”

    颜紫衣礼貌地品尝了一块她做的糕点,才对她诚恳地说道。

    “不碍事,我的命都是大人救的,无以为报,只能平时动手做些吃的回报大人。”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她这样笑意盈盈,凡事以她为主做事,颜紫衣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习惯了平时有白雪在身边,对她有些不习惯,亲近不起来罢了。

    红袖的伤休养了一个月之久,按理说应该恢复了,可是情况却是不好不坏。

    颜紫衣每回替红袖把脉,她的脉象都十分地混乱,或许是她的医术有限,把红袖脸上的伤给治好了,却没办法根治她的内伤,每隔一段时间便咳嗽得厉害,心口疼痛难忍。

    颜紫衣无奈,只能让她慢慢进行休养,如果再治不好,她可就要请医仙扁鹊了。

    近日里,颜紫衣见到白雪的次数少了很多,反倒是红袖时不时跑过来要服侍她,替她端茶倒水。

    幸好红袖还有些分寸,知道这位阎王大人不喜欢人跟在旁边伺候,只是偶尔做些吃的过来碧泉殿,不曾在她公务繁忙的时候进来打扰。

    颜紫衣在红袖殷切期盼的目光中,迅速将她做的糕点一扫而空,红袖才满意离去。

    颜紫衣对她不能说些什么,只能等她养好身体,再将她送出地府,毕竟她不是地府的人,长此以往地呆在这里不是办法,也不觉得她欠了自己多少的恩情。

    红袖回到东厢房,白雪正静静地躺在她的房间床上陷入沉睡,这当然不是巧合,只是她的摄魂术起作用罢了。

    红袖将吃完糕点的盘子放在圆桌上,然后走到床边坐下,她看着床上纹丝未动的白雪,探了下她的呼吸,估计还得睡上一阵子,她满意地走回桌边坐下,开始喝起热茶来。

    这些时日里,她每天到了白雪给她送药的时间,便用摄魂术将白雪禁锢在这里。

    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得不到颜紫衣的完全信任,想着她家主人交代给她的任务,她的眉头便蹙了起来。

    拿到生死簿谈何容易,她根本进不了碧泉殿,只要走到门口便会有一股强大的结界将她阻拦在外面,一触及那道门,手掌便如火烧,使她现出原形。

    红袖只能慢慢接近颜紫衣,好方便取得颜紫衣的信任,不过她的主人似乎等不了那么久。

    “红袖,过了一个多月,怎么全无进展?”

    红袖的主人突然出现在屋内,一袭黑衣白发,剑眉星目,五官冷厉如刀削,眼眸深邃看不出喜怒。

    他的面目并不可憎,反而俊美如玉,只是红袖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一脸的恐惧慌张。

    “请主人再给红袖一些时日。”

    红袖跪在地上竭力保持镇定说道,她的声音轻颤着如鲠在喉。

    “好,我就再给你一些时日,如若期限已过,你就回魔界自领刑罚。”

    “是,主人。”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红袖的主人就已经从房间里消失不见,他来去自如,连颜紫衣都未曾发现有人擅自闯入了地府。

    红袖的额际冒着冷汗,咬牙打着冷颤从跪着的地上站起来。

    只有她才知道主人的手段到底有多可怕,毕竟她曾亲眼目睹过他是如何惩罚犯错误的下属。

    红袖捂着疼痛的心口,暗自琢磨着,颜紫衣或许可以与她家主人抗衡,得想个什么办法让他们敌对起来,不然她这辈子都只能听令于他的主人,做他手中的傀儡。

    不能掌握自己的人生太痛苦了,过一日算一日,任务失败,她只能被主人做成摄魂傀儡,没有思想地被人任意操纵。

    “额?”

    白雪捂着疼痛欲裂的脑袋,一脸茫然地望着周围,不明白她怎么又睡过去了,而且还是在红袖的房间里,她敲了下自己的额头在暗自懊恼着,怎么每次都迷糊地睡在别人的房间里了。

    她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充满歉意地对红袖说道“抱歉,红袖,我不小心又在你这睡着了。”

    “没事,你肯定是这些天忙着照顾我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红袖见她已醒,便调整好脸上冷漠的表情,一脸温柔笑意地从圆桌边走过去对她说道。

    “嗯,好,那我先回去休息一下。”

    白雪调皮地对她说道,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她已经把红袖当成了亲密无间的知己好友。

    她掀开被子下床,穿好鞋子,又紧接着说道“本来是我负责照顾你调理养伤的,现在啊,反倒是你给我盖被子睡觉了,说来也奇怪,最近我连站着都能睡着了。”

    白雪微蹙着眉头,手支着下巴在想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她犯困,难道是她吃多了?

    “喔,这没什么,人清闲下来难免会犯困。”

    红袖眸光闪烁,不经意地引导着说道。

    幸好白雪并未多想,当真以为自己日子过得太悠闲,才会导致犯困不醒,毕竟颜紫衣最近给她的任务只有一件,就是负责照顾受伤的红袖日常起居。

    至于真正的缘由,当然是红袖每日给她下了睡眠散,导致她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安然入睡。

    红袖在送走白雪之后,卸下伪装的善意温柔,她的眼眸里冰寒刺骨,突然心生了一个好主意,她手里拿着茶杯妩媚轻笑着,眼角的朱砂痣无比妖娆邪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