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十二章假冒宫主
    颜紫衣和千影都去了凡间追捕逃犯,白雪则留守在地府,她细心地派仆人将地府里面每个角落都打扫一遍,放眼望去整个地府里每处厢房院落全部都干净敞亮,纤尘不染。

    直到完成所有的日常杂事,白雪才心满意足,开始对碧泉殿内的所有公案文书进行细致地整理分类。

    她原本只是地府里松油灯上的一根白蜡烛,起初并不起眼,经过日久年岁的修炼,吸收了来自地府内的天地灵气,以及孤魂的怨气才得以修炼化成了人形。

    后来正是因为她的认真细致得到了前任阎王殿下的赏识,得以进一步修炼法术,成为地府的一位仙使,这才有了地府里的人尊称她一声白姑娘。

    白雪的法器是一条锁魂鞭,与千影的勾魂镰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他们都是颜紫衣的左膀右臂,只要颜紫衣不在府中,通常都会由白雪和千影两人代为掌管地府。

    “白姑娘,今日的公务已完成,您看?”

    马汉搓了搓手,殷勤地在她旁边说道。

    “喔,这样你们就想溜走了?”

    白雪微挑眉,颇为不满意地说道,她转过头去继续整理碧泉殿内堂案上的文书,不情愿搭理王潮跟马汉这两个人。

    “白姑娘,那我们总不能一直傻站着吧?”

    王潮委委屈屈地对白雪说道。

    “唉,真服了你们两个,你们老实地告诉我,是不是又想着去酒楼喝花酒?”

    “呵呵,白姑娘真是冰雪聪明。”

    马汉挠了下后脑勺,傻里傻气地说道。

    “好吧,我也不为难你们,只要不是喝上一整夜的酒,我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白雪假装无奈地说道,眼眸里透着一丝狡黠,她手支着下巴停顿了下,转而继续对他们说道“假如你们不按我说的去做,夜里喝个醉醺醺地回来,等宫主回了地府,看她怎么罚你们。”

    “哎,好嘞,白姑娘请放心,小的们自有分寸,只是小啜几杯就回府,绝不会耽误正事。”

    王潮马汉憨笑着连连点头称道,信誓旦旦地做出承诺。

    “这还差不多,你们赶紧走吧,地府由我来看着,若有急事,我再去把你们给找回来。”

    白雪颇为满意地笑着对他们说道,然后挥手将他们全都赶出了碧泉殿,她把殿内的大门拴上,顿时觉得耳根清净了不少。

    她走到大殿堂案的椅子上坐好,在桌案上平铺一张白纸,伸手拿过桌案上的砚台,用墨碇细细地将墨汁进行研磨,然后提起毛笔沾了沾墨汁,将桌案上未处理的诉状文书全部进行了批注。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的时辰,白雪按了按坐着酸痛的脖子,掩面打了个哈欠,她打算收拾了堂案上的笔墨纸砚,就回到偏殿休息就寝。

    这时,殿外却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

    白雪竖起耳朵仔细听着,确实有人在敲碧泉殿的大殿门。

    她眼神警惕地走到门口,挨着殿门手里摸着门拴,沉声对外面敲门的人质问道“是何人在敲门?”

    “是我呀,白雪。”

    白雪一听,原来是宫主在敲门要进来,她警惕的神情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笑意盈盈地替颜紫衣将大殿的门打开。

    “宫主,你总算回来了。”

    白雪拉着颜紫衣进入殿内,看了眼她的身后疑惑地说道“呃,千影怎么没有跟着宫主一起回来?”

    “嗯,是这样的,我吩咐了千影留在凡间,他要替我办点事情,这两日暂时回不了地府。”

    颜紫衣迟疑了一下才说道。

    “喔,原来是这样。”

    白雪点点头表示明白,又高兴地继续问道“那宫主有没有抓到那名逃跑的犯人?”

    “喔,还没有,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有了线索,但是需要用到生死簿。”

    颜紫衣心不在焉地对她说道,眼睛却是盯着那大殿上的那张堂案桌子。

    “那宫主匆忙赶回来是为了拿生死簿?”

    白雪心头涌上一丝怪异,总觉得眼前的宫主有几分不对劲。

    至于哪里不对劲,她却又说不上来,眼前的人明明就是宫主啊。

    “嗯,我去凡间追捕犯人时走得匆忙,忘记了拿生死簿,白雪,你知道我放在哪里了吗?”

    颜紫衣微蹙着眉,神情焦虑地对她说道。

    “呵呵,宫主真是迷糊了,这本生死簿,你一向都是放在这木柜子里面的。”

    白雪伸手指着堂案左边整面墙的卷宗暗格柜子,其中有个不起眼的木柜子,挂着把未上锁的锁头,上面还挂着一串钥匙。

    “喔,我一时忙糊涂忘了,确实是放在这里。”

    颜紫衣眼神直盯着那个木柜子,敷衍地对白雪说道。

    她神情急切渴望,越过身前的白雪,迫不及待地拉开暗格的木柜箱子,胡乱地在柜子里翻找那本生死簿。

    “你到底是谁?”

    白雪冷眼看着她兴奋贪婪的样子,面带质疑地问道。

    “我,我当然是你的宫主啊。”

    眼前的颜紫衣蹙着眉头,怎么也找不到那本生死簿,她开始抓狂地将所有的暗格柜子全都倒出来,一个个查看翻找,文案卷宗被胡乱地扔在地上,散落一地。

    “哼,别找了,生死簿在我这里。”

    白雪将手中的生死簿举起,冷着脸不屑一顾地看着她。

    “原来在你这里,白雪你别胡闹了,快给我。”

    颜紫衣见到她手里拿着生死簿,便抑制住眼眸里的雀跃兴奋,假装用平静地语气对她说道。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就是撕了也不会交到你手中,你这个假扮宫主的冒牌货。”

    白雪见她对生死簿如此急切的神情,就越加肯定眼前的人不是宫主。

    她的宫主,不是连生死簿放在哪里都要找上半天的人,她一向都是谨慎对待,就算要找,文案卷宗也不会如此随意地就翻了扔在地上。

    假的颜紫衣面色渐渐阴沉下来,高傲不屑地盯着白雪,伸手缓慢揭下自己脸上的易容面具,竟然是红袖。

    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妖冶的笑容,冷笑着对白雪说道“呵,臭丫头,没想到你还有聪明的时候。”

    “原来是你,宫主好心救你,你为何要来偷生死簿?”

    白雪气愤不平地说道,如果她有什么冤屈大可以向宫主禀明,耍这些卑鄙无耻的手段算什么。

    “救我?呵,你这丫头果然是天真无邪。”

    红袖褒贬不明,意味深长地对她说道。

    “难道,这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

    白雪转念一想,却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她,此人竟这般对自己下狠手,为了混进地府不惜冒着性命危险,跳下了彼岸河。

    “是又怎么样?前阵子,你不是经常睡卧不起,那是我暗地里对你下了昏睡散,施了摄魂术。”

    红袖恶意地说道,眼角边那一点魅惑的朱砂痣分外妖娆,看着白雪的眼神就像是在逗弄一个拎在手上的小宠物。

    红袖无所谓地说出真相,简直是令白雪气怒攻心,她手里的锁魂鞭狠狠朝红袖甩了过去,却被她闪身躲避过去,地上留下一道深刻的鞭痕。

    “看在你曾细心照顾我一个多月,为我调理伤口的份上,交出生死簿,我便饶你不死。”

    红袖轻松地抓过她手里的鞭子,悠闲自在地说道。

    “做你的春秋大梦,休想我会给你。”

    “不给?哼,不给也得交出来。”

    红袖不再跟她绕圈子,伸手一掌劈了过去,白雪动作慢了一步,被她抢占先机,只能用鞭子勉力将她的掌法挡了回去。

    两人你来我往,招式法术平分秋色,白雪渐渐应付得有些吃力起来。

    红袖见此,妖媚的眼瞳对她施展了摄魂术,白雪的身体开始像傀儡般不受自己控制。

    最终,白雪吐血倒地,红袖得意地冷哼一声,从她身上拿走了生死簿。

    “别想走!”

    白雪嘴里念着法术咒语,锁魂鞭变成了绳索,牢牢地缠在红袖身上将她捆绑住。

    红袖试图挣脱身上的绳索,却挪不动分毫,她的额际反而冒出了一层细汗。

    她只能咬牙切齿,桃花眼瞪着白雪恶狠狠地威胁道“臭丫头,快点给我解开绳子,不然我就杀了你。”

    “哼,有本事你就来杀了我,不然你还是乖乖地呆这里,等候我们宫主回来处置。”

    白雪抹了下嘴角的血迹,痛快地说道,才不过一秒又开始口吐鲜血起来。

    两人在僵持着,一袭黑袍白发的公子却凭空出现,伸手一挥,便轻松地将红袖身上困住的绳子解开。

    白雪在心里暗叫不好,无奈被他施了法术,全身无力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同离开。

    红袖跟着主人踩着乌云飞到地府的天上,却看到有只神鸟凤凰在不远处翱翔,看样子它是打算飞出地府。

    红袖指着神鸟对她身边的主人说道“主人,那是阎王专门用来传递消息的神信使,千万不能让它飞出地府,去向它的主人通风报信。”

    “无妨,如今生死簿已经在我手中,颜紫衣早晚会查出来,生死簿是被我所夺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