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十七章师傅辰谨
    清羽在凡间呆了一个多月,她化身成凡人,每日呆在辰谨殿下身边寸步不离地跟着,不过他似乎还未打算回地府,清羽犹豫着要不要先回地府向主人禀报此事。

    清羽原本只是一个传递消息的神信使,没有思考能力,不过,她现在变得与常人无异。

    大概是辰谨觉得每天对着一张白纸实在过于无聊,才把她变得有了自己的想法,成了会思索的神信使。

    之后,他的日子过得舒适了许多,清羽每日会像个婢女一样照顾好他的日常起居。

    不过,辰谨实在不想回地府过那种沉闷的日子,地府哪有凡间自由自在的,不受仙规约束。

    无奈他的徒弟遇到了些麻烦,只怕他是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他那个脾气古怪精灵的徒弟肯定会找上门来。

    辰谨慵懒地躺在软榻上闭目养神,青丝长发垂于腰际,手撑着额有几分烦闷。清羽站立在他身旁,替他摇着羽扇子的手却慢慢停了下来,她的柳眉微蹙着,一脸心事重重的模样。

    “嗯?清羽。”

    辰谨不得不睁开眼眸,用询问地目光扫了她一眼。

    “额,殿下。”

    清羽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似乎还在摇着羽扇子,便继续手中摇着羽扇的动作。

    她轻摇了一会儿扇子,便开口对辰谨小心翼翼地说道“辰殿下,不知我们何时启程回地府?”

    “怎么?你替我那徒弟着急了?”

    辰谨顺手拿过软榻边上的青枣子吃着,又懒散地躺回了软榻上,似乎一点儿也不着急的样子。

    “我家主人确实希望殿下早日回地府。”

    清羽老实地点头说道,还不忘记多摇几下她手中的扇子,说不定辰殿下高兴了就会愿意跟她回去。

    “唉,我这徒弟啊,不是个省心的主。”

    辰谨摇头轻叹地说道,清羽站在旁边静静地听着,唇齿张合想为她的主人辩驳几句,犹豫了下还是放弃了,以她的口才还说服不了辰谨殿下。

    “师傅近来可好呀?”

    辰谨心里咯噔了一下,只见颜紫衣从雅间的屏风外面走了进来。

    她身子笔直地走进来,眉目顾盼,大摇大摆地坐在茶几旁边的椅子上,撩起宽大的袖子气定神闲地为自己倒上一杯茶水。

    “好,当然是好。”

    辰谨看着她十分不情愿地回答,如果她没有找来这里会更好。

    “看来师傅在凡间的日子过得不错。”

    颜紫衣左顾右盼,觉得她师傅的雅间装饰得花里胡俏,她实在不敢苟同。

    他的师傅作为一个男的,在卧房里摆着鸳鸯连理的屏风,挂着层层叠叠的翡翠琉璃珠帘子,偶尔窗边的风吹起珠帘子,响起一阵清脆悦耳的碰撞声,几块长长的红绸缎布料将他的大床围着,好似女儿家的闺房,如梦似幻。

    在绯红的软榻,塌上的人红衣玉面,肌肤胜雪,三千发丝缠绕在塌上,他慵懒地侧躺着,可不就像个柔弱无骨的娇美人。

    “为师对你的阎王职务没什么兴趣。”

    辰谨也不跟她绕弯子,直接地对她说道。

    “好呀,那就把阎王庙里的金身坐像给撤了,反正师傅也不在乎那点香油钱。”

    “你敢!”

    辰谨的桃花眼微挑,极其不赞同地看了她一眼。

    “那就请师傅好好地履行自己的阎王爷职务,徒儿会感激不尽。”

    颜紫衣笃定他会答应这件事情,因此不慌不忙地吹散茶叶上飘浮着的热气,慢悠悠地端着杯子喝了口热茶。

    “我有个条件。”

    辰谨从软榻上坐起,潋滟的桃花眼看了下站在他旁边的清羽,她便默默地提着羽扇子退出了雅间。

    “师傅尽管提。”

    颜紫衣看着这二人默契的互动,嘴角抽了下,看来她的师傅完全把清羽当成了他的婢女,使唤起来习以为常。

    “把清羽给我留下。”

    “好,一言为定。”

    颜紫衣心里面还是有些舍不得的,毕竟神信使可是花费了她好些日子,精心布阵才得以修炼出来的,如今却要送人了。

    算了,反正是她的师傅,等以后有机会再把清羽要回来就是了。

    颜紫衣去凡间走的这一趟,总算让她的师傅答应留在地府一段时日。

    她和辰谨坐上那辆地府专用的牛头面具马车,清羽驾着马车,坐在马车前头指挥着马儿方向,一路上马车缓慢前行,在九重天上穿梭云层雾里,明明不到半柱香时间就可以回地府,她的师傅拖延了整整两日才愿意回去。

    好吧,师傅之命不可违,颜紫衣便耐着性子陪着他在凡间到处游山玩水。

    “师傅,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颜紫衣有些期待地问道,她伸手掀开马车的车帘子,让风吹进来凉快会儿,她无聊地用纤细的手指戳了戳窗边随着马车飘过的白云。

    “为师饿了。”

    辰谨有气无力地说道,只想着吃的,一点也不关心要去哪里,他已经开始想念凡间的美食菜肴了。

    “好吧,一会儿带你去青城山下的酒楼菜馆里吃个够。”

    颜紫衣嘴角抽了下,无奈地说道。

    其实她很想告诉师傅,凡间的百姓都喜欢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所以为了你的谪仙形象最好还是少吃一点,神仙不吃饭又不会饿肚子,只会越来越嘴馋。

    不过,这话颜紫衣只能在心里嘀咕一下,她要是真的说了,师傅记仇只会笑眯眯地不说话,然后在菜馆酒楼里点一大堆吃的,宁愿自己吃独食,也绝对不会想着给她留一份。

    他们坐的牛头面具马车落地在青城城门外,马车外面被颜紫衣封印了一层结界,即使有凡人路过,也不会看到他们现身。

    等他们三人都下了马车,颜紫衣便念着咒语,用仙法将马车慢慢变小,直到它变得可以掌握在手心里,才小心放好收在了她腰间系的紫色锦囊里。

    辰谨下了马车,手里握着的羽扇在手心里轻敲了两下,这青城的土地便从土里冒了出来。

    “辰仙人,阎王殿下。”

    土地公手抚着白发胡须,拄着拐杖,和颜悦色地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两道缝隙。

    “嗯,土地爷爷,我想找下青城里最有名的菜馆酒楼。”

    颜紫衣甜甜地笑着对土地爷爷说道,她真的很想找个地方躲起来谁也不见。

    她好歹是当了几百年的阎王爷,在凡间攒了些声望名誉,在仙界也是树立起了威严肃穆的阎王爷形象,脸面还是要顾及一下的,她的师傅为了吃的,就这样把她给推了出去。

    想不到她这次下凡,把土地爷爷找出来居然是为了吃的,这要是传到仙界去,不知又有多少仙友要凑过来看她热闹了。

    “青城里有个醉香楼,那猪肘子做得堪称一绝,阎王殿下若是进了城里,一直走再往左边拐就是那醉香楼,保准错不了。”

    好在土地爷爷是个热心的神仙,不介意为他们指路。

    “嗯,好,多谢土地爷爷指路。”

    颜紫衣向土地爷爷道过谢之后,她和师傅辰谨,还有清羽,按照土地爷爷说的从城门口往青城里面直走,一路寻找那醉香楼。

    他们此时一身寻常布衣打扮,不过她的师傅相貌过于阴柔俊美,走在大街上实在有些招摇过市,路上的凡人纷纷看呆了眼,不过她的师傅全然未觉,想必是在惦记着那醉香楼里的猪肘子,在路上走得有些急促匆忙。

    “咳咳,师傅。”

    颜紫衣伸手捂着唇瓣,假装咳了两声。

    “徒儿有事?”

    辰谨目光如炬,示意她有什么事情快点说,莫要耽误了吃饭时辰。

    “师傅能否换副尊容。”

    颜紫衣小声地凑近他耳边说道。

    “嗯?”

    辰谨微蹙着眉头,不明白她是何意。

    颜紫衣只好无奈地用手指了指他们身后,凡是他们经过的街道上一片混乱拥堵。

    小贩摆的小摊子被人挤得东倒西歪,路过的抬轿子轿夫寸步难行,无论男女老少,还是千金小姐,都在互相推搡着不肯相让,就为了挤在颜紫衣他们身边,近距离地看一眼辰谨。

    “怎么回事?青城的管辖竟会如此之乱。”

    辰谨义正言辞地指责道,他的眉头蹙得更深。

    “师傅,他们是为了看你才会变成这样子。”

    颜紫衣无语地说道,不知道师傅在凡间这几百年日子是怎么度过的,既迟顿且不通晓人情世故。

    “我?”

    “嗯,师傅如此花容月貌,人间少有,一时看呆了也正常,我这个神仙有时还会看师傅入迷呢。”

    颜紫衣耐心解释道,希望他赶紧换张平淡无奇的相貌,免得扰乱了凡间秩序。

    “徒儿莫要拿为师开玩笑。”

    辰谨有些不悦地说道,被人夸赞貌美如女子,实在不是件好事情。

    “师傅,我没有开玩笑,总之你先换副容貌。”

    颜紫衣严肃地说道,暗搓搓地想着,师傅要是不配合,就给他披个黑色斗篷,黑压压一片的,谁还会想看她师傅的容貌长个什么样子。

    “唉。”

    辰谨长叹了一口气,在原地转一圈,便换了张脸。

    “嗯,师傅还是像这样低调一些比较好。”

    颜紫衣看着师傅换的这副平淡无奇的样貌,她手支着下巴满意地点了下头,这才绕了下食指解除她对街上凡人所施展的定身术。

    街上被解了定身术的凡人恢复原样,开始熙熙攘攘地逛起了集市,仿佛刚才为了目堵绝世美人,从而造成拥堵混乱的景象从未发生过,都在有条不絮地做着各自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