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二十一章水神寒镜
    在琉璃宫里面的水月阁院子住了几天,颜紫衣不禁有些怀疑水神根本没有见她的打算,每日派仙童给她送饭菜酒食,吃吃喝喝照顾得挺周到,只是水神的影子都见不到,连幻月也不知所踪。

    颜紫衣每日除了看书架上的藏书,就是在这琉璃宫里四处逛逛,不过她本身就是龙女,对于海底里的世界了如指掌,很快便有些烦腻了。

    况且,这偌大的琉璃宫,除了幻月和一只仙鹤,她只见到过两名仙童,一名负责整理扫地,一名负责厨房膳食。

    没有人陪她说话,而且不能离开这既沉闷又无趣的地方,为了得到水灵珠,她必须耐心等候。

    颜紫衣将屋里的竹木躺椅搬到外面的桃花院子,她只要躺在竹椅子上,那椅子便开始漫慢悠悠地摇晃着,让人有些昏昏欲睡,眼皮子险些睁不开。要不是手里拿着脆花生剥着壳,她真的想睡个午觉。

    她躺在竹椅子上边剥花生壳边吃着花生粒子,旁边的茶几上早已堆满了被剥掉的花生皮壳。

    过了一会儿,颜紫衣觉得嗓子有些干,抬手拿过茶杯子,咕噜噜地喝了大半杯茶水,这才舒了口气觉得心满意足。

    颜紫衣无所事事地继续剥着花生皮壳,不经意间抬头,一眼便看到了那桃树底下怀抱着仙扫把的仙童,她手中的动作停顿,眼眸里流露出一丝狡黠,很快就有了主意。

    她轻手轻脚地走到那颗桃树的阴影处,此时那名负责打扫的仙童身子挨着桃树,正打着呼噜睡得香甜。

    颜紫衣决定要吓唬他一下,便蹑手蹑脚地靠近他身后,猛然拍了下他的肩膀,那仙童被吓了一大跳,顿时睡意全无。

    “仙子为何要吓我?”

    仙童陶叶有些埋怨地说道,无精打采地拿起仙扫把,起身准备另寻个地方睡午觉。

    “喔,没什么,我只是想向你打听一件事情。”

    颜紫衣无辜地说道,仿佛刚才恶作剧的人不是她。

    “嗯~?”

    陶叶眼皮未抬,仍有几分半睡半醒的朦胧状态。

    “你家水神师尊到哪里去了?”

    “我家师尊哪儿也没去。”

    陶叶打着哈欠下意识地说道。

    “喔,那他在哪儿?”

    颜紫衣继续引导着说道。

    “他就在……。”

    陶叶顿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差点就说漏馅了。

    “嗯~?”

    颜紫衣见他如此,狭长的凤眸便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哦,想起来了,我家师尊还在闭关修炼,瞧我这午觉睡得迷糊了,一时连话都说不清楚。”

    陶叶挠挠头,眼睛不自在地看向别处,心里有些发虚。

    “喔,原来是这样啊,不知仙童可否带路,让我见见你家师尊?。”

    颜紫衣漫不经心地说道,伸手从系腰间的浅紫色香囊里掏出一颗蟠桃修炼成的仙丹,她将仙丹拿在手里把玩着,还时不时往陶叶眼前晃悠。

    “仙子,这恐怕不太好,会打扰到师尊修炼。”

    陶叶忍不住喉咙吞咽着口水,眼睛垂涎地盯着那颗蟠桃仙丹,正打算凑近细瞧时,颜紫衣及时抽回了手,那颗仙丹便又回到了她的浅紫色香囊袋里。

    “如果你带我去见你家师尊,这颗蟠桃仙丹就是你的了。”

    颜紫衣戏谑地说道,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心情甚是愉悦。

    “仙子请不要为难小仙。”

    陶叶苦恼地说道,一脸为难的表情。

    “那你告诉我,你家师尊闭关修炼的地方在哪儿?”

    “这……,不好说。”

    陶叶心里有些犹豫,好像告诉她也没什么吧?

    “放心,我不会硬闯,你只要告诉我在哪儿就好。”

    “好吧,我告诉你,师尊就在琉璃殿,哪儿都没去。”

    陶叶不情愿地说道,反正师尊交代过,若是她真想知道师尊的行踪,便告诉她即可,其余的师尊会处理。

    陶叶最后还是得到了那颗令他眼馋的仙丹,入口即化,果然是上品仙果蟠桃炼制而成的仙丹,他服下后感觉身子轻盈了许多,修为也有了突破似的长进。

    不过,他不敢对师尊有所隐瞒,一五一十地将颜紫衣这几日的事情详细禀报给了师尊,还有自己收了她仙丹的事情也一并告知。

    “那丫头倒是会收买人心,竟连我琉璃宫的人也敢收买。”

    寒镜坐在琉璃宫的上首桌案前,他手拿着杯盖轻扣了几下杯缘,不紧不慢地喝着茶水,有些漫不经心地听着陶叶带来的消息,眼眸里颇有几分玩味。

    “想必仙子是因为有要事求助于师尊,所以这才急切了些。”

    陶叶忍不住为颜紫衣说好话,大概这几日相处下来,仙子对他还是可以的,还有看在那颗仙丹的份上,便勉强帮她一把。

    “呵,那我便去会会那丫头,她若是能打动我,本座自然乐意帮她这个忙。”

    颜紫衣如愿地见到了水神,她原以为水神活了几万年,应该是个糟老头子,没想到竟比她师傅还年轻。

    白衣少年,温润如玉,大概是她能想到最好的形容词,若不是眉宇间散发出的一股凌厉气息,大概会被这张柔弱无害的俊脸给欺骗了。

    隔着一张玉石圆桌,水神便坐在颜紫衣的对面,她盯着水神打量许久,眼神幽幽。

    “怎么,你不是要见我?如今见了可有话要同本座说?”

    寒镜修长如玉的手指挑了下长及腰际的鬓发,神色悠然地任由她的目光打量。

    “嗯,只是没想到水神前辈长得如此年少,一时有些失神。”

    颜紫衣坦然地说道,收回了肆意的目光。

    “哼,花言巧语,倒是比你那个师傅会说话。”

    寒镜语气不怎么好,唇角却微微勾起,看得出来心情很不错。

    “不知水神前辈能否帮我炼化出水灵珠?”

    颜紫衣直接说道,并不打算跟他绕圈子。

    “你怎么不用那枚腰间的玉佩来跟我谈条件?”

    寒镜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视线反而落在了她系在腰间的寒冰玉佩上,意味不明地说道。

    “假如我用了,水神前辈是否肯答应?”

    颜紫衣伸手漫不经心地抚着系腰间的玉佩,眼神明亮地望着他。

    虽然在她来之前,已经通过拜贴简单地说明缘由,想要借用他万年修行来炼化水灵珠,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哼,我只会把你从琉璃宫里扔出去。”

    寒镜可不是那种会知恩图报之人,就算要报恩,也应该是本人亲自来找他。

    “幸好,我不打算这样做。”

    颜紫衣嘴角抽了一下,总算知道这人为什么能和她师傅成为朋友,同样是性格刁钻古怪,不按常理出牌。

    “喔,你倒是识趣。”

    寒镜抚着鬓发的手指蓦然放下,话锋一转,却是嘴角微勾眼眸冷厉地看着她“不过,你打算拿什么来跟我换这万年的修为?”

    “前辈有何要求尽管提,我定当竭尽全力做到。”

    颜紫衣说着,左手牵引着右手,运气调动身体里拥有的全部修为内力,硬生生地将她三魂其中的一魂从身体里逼了出来,这也是她元神的一部分,哪怕是神仙,一旦被人掌控元神,同样会生不如死,每隔一段时间便要遭受噬心之痛,唯有元神归位方可解脱。

    她将魂魄凝结在手中形成一团光晕,隐约可见中心那抹淡紫的魂魄,虚无缥缈地像火焰一般,在她的手掌心晃荡着,或明或暗青烟袅袅。

    颜紫衣嘴角溢出了一抹鲜血,身体变得虚软无力,勉强扶着桌子坐定,血滴滴答答地落在了浅紫色衣裙上,很快便形成了暗色。

    “你这又是何苦?”

    寒镜觉得她愚不可及,难道凭一己之力就想拯救众生?

    “只是想让前辈知道我的诚意,并不是在玩笑。”

    颜紫衣从衣襟处掏出一块白色绢丝手帕,修长纤细的手指若无其事地擦拭着嘴角溢出的血迹,她除了面色有些苍白之外,神情依旧淡漠,单从她的面上根本察觉不到她的伤势严重。

    “我有三个条件。”

    寒镜神色复杂地看着颜紫衣,终于开始正视她的存在。

    “前辈请说。”

    颜紫衣点头轻应着,手抚着椅子扶手坐姿端正,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第一,我要冥王剑。”

    寒镜毫不客气地开口提出他的要求,眼皮懒散地垂眸,把玩着自己手中的鬓发,也不管她是否有能力达成他的条件。

    “好。”

    “第二,我要续魂草。”

    “嗯,没问题。”

    见她答应得爽快,寒镜不由得看了她一眼,接着微蹙着眉头,有些犹豫道“至于这第三……。”

    “前辈尽管说。”

    颜紫衣觉得他似乎有些难以开口,一时间沉默了下来,想必这个条件达成比前两个要困难许多。

    “这第三,我便是要你身上的鳞片。”

    寒镜终是说了出来,神色阴郁地叹息了口气。

    拔龙鳞等同于让她如剔骨剥皮一般,身上无一处完好。

    寒镜向来不屑于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行径,甚至是厌恶鄙夷,如今,也不得不如此,果真是世事难料。

    “好。”

    颜紫衣只犹豫一瞬,便答应了,这回不如之前答应的干脆利落,声音变得有些干涩。

    她大概会被疼死吧?没了龙鳞,她还算是条龙么?

    如此心神不定,胡思乱想一通,最后还是要答应的,反正她也没有别的选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