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二十二章半路遇袭
    廊外水声沥沥下起了雨,风铃摇曳,寒镜蒲团坐于廊内,骨节分明的纤长手指在古朴的楠木琴上撩拨着,轻弹了几下始终不成调子,他沉着脸色心绪不宁,最后越弹越乱,索性叹口气,弹琴的手指停了下来。

    “徒儿,为师是否错了?”

    寒镜微蹙着眉,手按在琴上,被割破的手指丝丝鲜血染红了琴弦。

    他是神,所以割破的手指迅速便恢复完好,看不见伤痕,而那古琴像是有了灵性,很快将寒镜流下的血给吸收殆尽,染红的琴弦恢复如初。

    “师傅并未做错什么,只是立场不同,各取所需。”

    幻月手挽着拂尘,笔直得像根柱子般站在寒镜身后,身子纹丝不动,只有在看到寒镜手上自虐般的行为时,他的脸上才出现了一抹担忧神色。

    “雨快要停了。”

    寒镜喃喃自语,他坐于蒲团之上,修长如玉的手不自觉伸到廊下接住从琉璃瓦上落下的雨水,心情便越发不好。

    “嗯。”

    幻月轻应着,似是想到了颜紫衣目前的状况,他的眉宇微蹙,变得有些惊慌失神。

    “你若担心她,现在还来得及,去吧。”

    寒镜眼皮未动,连身子都维持着一个坐姿,他虽在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却是能够明显地感知到幻月的焦虑不安。

    “徒儿很快便回来。”

    幻月微抿着薄唇,只留下这一句,毫不犹豫地足尖轻点转身便飞走了。

    “嗯。”

    寒镜不用抬头去看,便知道他的徒弟急匆匆地走了,果然还是对那丫头动了情丝。

    幻月召唤出他的仙鹤,坐在伸展着大翅膀的白仙鹤背上,依然是一袭道袍灰衣手挽着拂尘,手中却多了一把油纸伞,他遮挡在伞下的面容冷峻,眼睑微抬神色漠然地看着近在眼前电闪雷鸣的雨中天色。

    “白鹤,我们去东海。”

    彷佛察觉到了主人的焦虑,仙鹤比平时飞得更快,几乎一刻未停地赶往东海。

    大雨天雾色朦胧,幻月依靠着神识一路搜寻着颜紫衣的身影。

    她受了严重的外伤,幸好这场雨下得够大,滋养了她的伤口,身为龙女,在大雨停下来之前,她若是不能回到东海,只怕性命堪忧。

    颜紫衣虚弱地趴在朱雀的背上,浅紫色的衣裙不断地往外面冒出鲜血,她的手被染成了暗红色,面色青紫,唇色发白。

    拔了龙鳞,现在的她伤势严重,根本无法靠自己的仙力御风飞行。

    她在朱雀身上注入的灵力也快要失效了,可以感觉到它的身形摇摇欲坠,已经没办法维持神鸟的形态。

    最后,朱雀从天上掉了下来,连带着她,落在某一处的树林子里。

    赤凤和朱雀变成了五岁小童的稚嫩模样,围在受伤昏迷的颜紫衣身边,不知如何是好。

    “哎呀,我们的阎王大人真是可怜呢。”

    红袖从一棵大榕树后面款款走出来,一袭红衣薄纱襦裙,曲线曼妙,在她眼尾处的那颗朱砂痣依然妖冶惑人。

    她看见躺在杂乱泥草地上昏迷不醒的颜紫衣,眼里闪过几分趣味神色。

    赤凤和朱雀则是警惕地看着她,小小的幼童身影将颜紫衣遮挡在身后。

    “怎么,你们打算忠心护主?”

    红袖唇角微勾,笑得妖娆邪魅,眼神却透着一抹轻蔑的冷意。

    赤凤和朱雀稚嫩的面容紧绷着,手握着白胖的小拳头,不敢有丝毫轻敌松懈。

    “可惜了,看到你们这么惹人怜爱的样子,我都不忍心要杀你们。”

    红袖说着,带笑的面容却瞬间变成了冷厉的肃杀之意,手上的花藤迅疾如风,朝着它们攻击袭去。

    赤凤和朱雀对视一眼,立在原地不动如山。

    它们的灵力随主人重伤消逝,如今主人昏迷不醒,它们没办法使用灵力对敌人进行攻击,要在主人身前保护,更不能躲开,只能做好准备硬是抗下这藤鞭子。

    红袖冷哼一声,丝毫没有手软,手中的花藤先落在朱雀的身上将它劈成了两半,身体绵软地便倒下了,它原本就是没有生命体征的一张白纸,不痛不痒,只是不能自己进行修复,重新粘合它的身体。

    “现在,该轮到你了。”

    红袖冰冷地说道,懒散地抬眸看向赤凤,敌人现在弱小得可怜,不费吹灰之力便解决了,她反而觉得有些无趣。

    既然无趣,那么尽早结束吧。

    红袖这么想着,毫不犹豫地又是一鞭子,朝着赤凤身上袭去。

    “啊!”

    这次,鞭子没有甩到赤凤身上,原路返回,狠狠地抽在了红袖自己身上,惹得她一声尖叫痛呼,身上从脖子处往下留了一道深长的鞭痕,衣衫破裂,血流不止。

    那藤鞭子掠过红袖的耳际,差点甩到了她的脸上。

    红袖恼怒地看着不知从何时清醒过来的颜紫衣,捂着被自己鞭子伤到的白皙脖颈,不敢再轻易出手,果然是小看了她。

    红袖冷眼看着她虚弱地依靠在一棵大树底下,嘴角蓦然勾起一抹笑意,有些阴阳怪气地说道“阎王大人醒来得真是时候,我正觉得无趣呢。”

    “我记得未曾与你结怨。”

    颜紫衣伸手捂住心口,深吸了口气勉强让自己保持清醒的状态。

    刚才她动用了龙气,内力损伤严重,只希望王兄能察觉到她的求救信号,好及时地赶过来救她,不然以她目前的体力估计支撑不了多久。

    “我家主人叫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也没办法。”

    红袖口气变得有几分幽怨,眼神晦暗阴冷地看着颜紫衣那张清冷艳丽的面容,就想到了某个人跟她七八分相似的面容,一袭青衣的冷峻公子。

    不知那人若是知道自己杀了他妹妹,是否会从此怨恨讨厌她,这样便算是将她记住了吧?

    “你家主人是魔君?”

    颜紫衣早已猜到了她的主人,如今虚与委蛇,只是想拖延时间罢了。

    “阎王大人不是早就知道了,又何必多问?乖乖受死,我会让你少吃点苦头,一招毙命。”

    红袖微垂着眼眸,没有了跟她聊下去的兴趣,手中的花藤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刺穿她的身体。

    颜紫衣只能无奈苦笑,看来今天她注定要死在这里了。

    幸好,那些花藤没有缠上来将她搅碎,而是被骑着仙鹤飞过的幻月阻止了。

    他坐在白仙鹤背上缓缓落地,神色漠然地看着缠在他身上,并试图将他吞噬搅碎的藤蔓,手中的灰色拂尘翩然一挥,所有的藤蔓都被弹了回去。

    红袖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攻击重伤,一下子被甩出几米远的距离,只好化身为花枝迅速隐身离去,逃得不知所踪。

    “你没事吧?”

    幻月蹙眉担忧地看着她,见她脸上沾染着泥泞的雨水,看上去有些狼狈,他便忍不住拿手中的白色油纸伞替她挡去那浑浊的雨水,只不过撑开伞一瞬间,他便把伞收了起来。

    才记起她的伤势,没有雨水反而是痊愈不了。

    “嗯,还好。”

    颜紫衣有些疑惑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的伤势很严重,雨快要停了,所以我来护送你回东海。”

    幻月平静地说道,面色复杂地看着她浅紫色衣衫渗出的血迹。

    “那就麻烦你了。”

    颜紫衣勉强对他笑了下,身子实在有些撑不住了,说完这话便再次晕倒过去。

    幻月眉头紧拧着,在颜紫衣倒下的那一刻,快速扶住她的身体,骨节分明的手轻放在她手腕上,凝神严肃地替她把脉。

    颜紫衣的脉象极其凌乱,气虚不稳,想必她的内力修为早已经损耗过度了。

    幻月情急之下,将她打横抱起放到白仙鹤的背上,赤凤则拖着朱雀残破的躯体跟在他身后,稚嫩的小胖手勉强抓得住仙鹤的翅膀,才不至于从天上掉下去。

    这树林子离东海不远,白仙鹤一路向东边飞去,再过半个时辰即可到达东海水域。

    幻月来到东海岸边,便看到颜浩宇的龙身从海水里冒了出来,一道紫光直冲而上,九霄龙吟化作人身来到了他的面前。

    颜浩宇原本是察觉到颜紫衣可能有危险,正打算出了东海四处探寻。

    眼下,突然见到水神的仙使来访,他身为龙王自然要上前礼貌地客套一番。

    颜浩宇正想开口询问幻月来访有何事,便看到在他的身后,自己的妹妹伤痕累累地趴在白仙鹤背上,伤口还在不断地往外冒出鲜血,血流不止面色苍白,并且看上去已经昏迷许久。

    他清冷的眼眸顿时变得阴鸷泛红,缓过神来看向幻月的眼神充满了杀意,问道“谁伤了她?”

    “我师傅。”

    幻月面色平静,面对他冷冽刺骨的杀意,依然保持着镇定。

    “为何?”

    “水灵珠。”

    简单明了的一句话,说明了一切,颜浩宇清冷的眸色晦暗,身上的戾气消散了些。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的傻妹妹肯定跟水神做了什么交易,换来了水灵珠,想要拯救东海日益枯竭的水源。

    “你可以回去了。”

    颜浩宇神色厌恶地看着幻月,小心翼翼地将颜紫衣从白仙鹤背上扶了下来打横抱起,然后步履款款,面无表情地从幻月身边经过。

    “她被拔了龙鳞。”

    幻月看着颜浩宇从面前经过,声音轻浅地说道。

    颜浩宇听到这话,清冷的眼中闪过一抹震惊之色,背脊僵硬,下意识地便低头去看抱在怀里的颜紫衣,手指轻颤着抚过她的脸,鼻息气若游丝,虚弱得令人心惊胆跳。

    他薄唇紧抿着,只冷冷地转头看了一眼幻月,眼里没有一丝情绪,然后留下一句沉重的誓言“总有一天,琉璃宫将不复存在。”

    说完,不再耽误,抱着颜紫衣快步回了东海龙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