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二十三章拖延婚期
    东海龙宫的寝殿内,颜紫衣躺在镶嵌着夜明珠的贝壳扇形床上,虚弱得奄奄一息,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只得放弃要坐起来的想法。

    颜紫衣双眼无神地看着从面前游过的小鱼虾米,她的唇瓣微动,声音轻颤着几不可闻“王兄。”

    “嗯?”

    颜浩宇轻声应着,俯身低头凑近她身边,耐心地等待她接下来要说的话,如玉的手指抚过她乌黑长发,闲着无事时而戳戳她额头上软软糯糯的浅紫色鹿角,眼神专注地看着她,温柔又宠溺。

    这几天他一直坐在床边守护,生怕有什么闪失,故而未曾合过眼。

    “水灵珠在我的体内,王兄用修为内力把它拿出来即可。”

    颜紫衣现在的内力修为才恢复一层,没了龙鳞,她元气大伤,连额头上的金紫色鹿角都退化成了浅紫色。这样看来,她是没办法自己将水灵珠从身体里拿出来了。

    “我知道,等你身子养好了,到时候再拿出来也不迟。”

    颜浩宇垂眸漫不经心地说道。

    他自然不可能去冒这个险,在她身体极度虚弱的时候拿出水灵珠。毕竟没了龙鳞保护,她身体极度缺少水,体内的水灵珠则可以缓解她这种伤势的症状。

    “不,我不想出什么意外,万一它就住在我的身体里不走了呢?”

    颜紫衣微抿着唇语气娇蛮,一脸任性固执而又坚定的样子。

    她感觉到水灵珠跟她越来越契合,迟早有一天会被她吸收掉,还是尽早拿出来比较好。

    “再过两日。”

    颜浩宇作出妥协,薄唇紧抿着,始终高兴不起来。

    为了这颗水灵珠,他的妹妹差点连命都没了,奈何东海需要它。

    “王兄若是不现在就拿出来,那我便自己给挖出来。”

    颜紫衣说着,伸手从头上的发髻中取下一根玉簪子,便要从自己白皙的手腕上划过。

    水灵珠是这世间罕有之物,若是不能用对地方,那她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发生变故,颜紫衣觉得还是尽早将水灵珠封印结界沉入东海海底,免得她总是忧心忡忡,终日惶惶不安。

    见她如此坚持,颜浩宇只能用仙术定住她纤弱的手腕,夺了她手里的玉簪子,再用修为内力取出水灵珠。

    颜紫衣只觉得她身体里的水灵珠在四处游走,散发着灼热的光芒,最后从她的喉咙里吐了出来。

    她整个人像是脱了水的鱼儿,皮肤干裂刺痛,捂着心口挣扎了一会儿才缓过气来。

    颜浩宇手里托着包裹在一层透明泡泡里面的水灵珠,眼看着它消失在自己的掌心里,这是暂时进了他的身体里住宿。

    他的眉宇之间始终微蹙着,神色担忧地看着饱受疼痛折磨,面容变得惨白无一点血色的妹妹,说道“下一次不可再拿自身性命来开玩笑。”

    “知道了,王兄。”

    颜紫衣这回老老实实地应着,垂眸乖巧安静。

    颜浩宇当然是不忍心多责怪她的,甚至恨不能替她受罪,最后却只能悻悻然地摸着她的头顶,日夜在她身旁守护,为她注入修为灵力,期盼能熬过这一劫。

    颜紫衣手抓紧身下的丝质绸缎被褥,咬唇忍耐着全身刺骨的疼痛,她的龙鳞都被拔光了,身上无一处是完好的,没了水灵珠的滋养保护,额角渐渐渗出了一层冷汗,最后竟是疼晕了过去。

    等颜紫衣再睁开眼醒来时,已经又过了几日,这次守在身边的不是王兄,而是她的未婚夫婿,龙修云。

    “颜儿。”

    龙修云见她醒来,眼眸里流露出一丝惊喜,他的十指紧握住她纤细白皙的手腕不愿意松开。

    “疼,松开。”

    颜紫衣冷淡地说道,面上明显是一副不悦的表情。

    “你,没事就好。”

    龙修云尴尬了下,松开握住她的手,眼眸闪烁划过一抹心虚,以为是上次的事情惹怒了她。

    想到上次忍不住轻薄了她,龙修云耳根不自觉地染上一抹红晕,潋滟含情的桃花眼无意中扫过她的唇瓣,眸色暗了几分。

    “你怎么会来?”

    颜紫衣没好气地问道,仔细一想又觉得是个傻问题,这里是东海龙宫,总不会有人敢明目张胆地擅自闯入。

    “你王兄说你受了重伤,我便急着过来看看。”

    龙修云抿唇盯着她纤细脖子上结疤的伤痕,连手上都是一道道层次分明的伤口,隐藏在身子底下的伤痕不知又有多少?

    他垂眸紧握着她的手腕,眸色变得晦暗深沉,勉强才抑制住想要杀人的冲动。

    “不必为我难过。”

    颜紫衣面色犹豫了下抿唇说道,伸手动作僵硬地轻拍了下他的肩以示安慰。

    “颜儿,我心里难受。”

    龙修云坐在床边,干脆伸手揽过她纤细的腰肢,将头枕在她腿上赖着不动了。

    颜紫衣只能看到他垂眸黯然伤神的侧脸,长又卷翘的眼睫如蝉翼扑闪着,眼眸水润似乎很难过的样子。

    “现在受伤的人是我?”

    颜紫衣唇角抽了下,看着龙修云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她突然变得有些不确定了。

    这副郁郁寡欢的憔悴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受了重伤的是他,顿时让颜紫衣有一种将他踹到床下的冲动,好在她忍住了。

    “颜儿莫气,我只是想跟你呆一会儿。”

    龙修云将她用仙术定住动弹不得,才安心地搂着她,唇角微勾心情愉悦了些。

    这是第二次被人用仙术定住了,好吧,谁让她现在这么弱小无力。

    见他半天不说话也不动,颜紫衣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说道“你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

    龙修云漫不经心地把玩着她腰际的暗紫色绸缎系带,水润的眸子也只顾盯着那条系带不曾抬头看她,无辜纯良的语气却有恃无恐,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既然知道了,那我们解除婚约吧。”

    颜紫衣有些疲惫无奈地说道,水灵珠可以缓解东海枯竭的水源,却不是长久之计,她必须尽快找到泉眼。

    据王兄说,南海的泉眼已经被人彻底毁坏了,现在同样是依靠着水灵珠来维持,所以那些风花雪月的事情,她认为还是先放一边。

    龙修云听到她说要解除婚约,便松开了搂在她腰间的手,依靠在她怀里的身子端正起来,刚才那些缠绕在心间,想要暧昧旖旎的心思全都消散不见。

    他水润清澈的眼眸紧盯着她那张清冷艳丽的俏脸,想要看出些许不舍的感情,她的一双凤眸却是无半点情绪,淡漠冰冷地让人的心一点点往下沉。

    龙修云眼神宛如阴鸷嗜血的毒蛇,紧抿着薄唇许久一言不发,心冷了片刻,才嘲讽地对她说道“我不同意,难道颜儿跟我成亲只是为了泉眼?”

    “难道你不是?”

    颜紫衣自知理亏,却还是冷冷地盯着他反唇相讥。

    “当然。”

    龙修云气得口不择言,语气恶劣地继续说道“不是为了泉眼,我娶你作甚?”

    “你……。”

    颜紫衣瞬间红了眼眶,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什么,他们目的都是一样为了泉眼,她有什么好委屈的。

    “这就要哭了,嗯~?”

    龙修云唇角微勾凑近她耳边说道,低沉磁性的嗓音拖长了尾音,潋滟的桃花眼戏谑地看着她委屈的样子,突然想狠狠地欺负她一下。

    “如今东海跟南海都没了泉眼,我们还是解除婚约,好彼此落个轻松自在。”

    颜紫衣语气郁闷地说道,眼睛红红地瞪了他一眼,不知自己是被他气到,还是想着破罐子破摔,赌气地捂着脸转过身不想看到他。

    “颜儿这些话,我就当从未听过,所以你只能跟我成亲。”

    龙修云眼眸淡漠地看着她的背影,婚期将至,他不希望某人临阵脱逃。

    “我没有了龙鳞,龙身已毁,如今是个丑八怪。”

    颜紫衣见他如此坚持,有些挫败恼怒地说道。

    “我不介意。”

    龙修云说着,低头垂眸看着她脖子上的伤口,靠近那脖颈间丑陋的疤痕,唇瓣毫不犹豫地亲了一下。

    “我介意。”

    颜紫抿唇轻颤了下,才艰涩地说道。

    “颜儿想不想要琉璃宫?”

    “你想干什么?”

    颜紫衣的眼神一瞬间变得警惕起来,有些怀疑地盯着龙修云,生怕他真的去琉璃宫找麻烦。

    “自然是要把你的鳞片给抢回来。”

    龙修云的面色如常,颜紫衣却有些紧张起来,说道“我毕竟是有求于水神前辈,才用鳞片换来了水灵珠,你不要让我失信于人。”

    “喔,那你就可以失信于我?”

    龙修云话锋一转,语气温和得令人心颤。

    “……”

    颜紫衣无言以对,好吧,都是她不好,她是负心人。

    最终,他们没有解除婚约,不过,是颜紫衣心想着他迟早有一天会后悔,才没有坚持说服他,以至于龙修云认为她是被感动了。

    婚期被东海跟南海龙王两家商议过后,被延长到了七百年后。

    婚期延后,颜紫衣才觉得松了一口气,毕竟,她还没有信心对待这段感情。

    龙修云听到婚期延后的消息,神色不变,好像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