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二十六章结界幻境
    在凡间解决了春枝这个危害人间的玉镯子,颜紫衣心情很好地回到地府转悠,顺便将那把银月弯钩的铁锁镰刀还给了千影。

    “诺,物归原主,凡间真是越来越不好玩了。”

    颜紫衣坐在地府宫殿的一处琉璃瓦房顶上,不自觉地仰头叹气。

    也不知这地府的天上有什么好看的,既无星星也无月亮。

    “宫主还是早些去休息吧。”

    千影站在她身边,有几分赌气地说道。

    “知道了,干什么跟我板着个脸,不知道还以为我欠你几颗仙丹不还呢。”

    颜紫衣手支着下巴戏谑地对他说道,那双漂亮的眼眸里灿若星辰。

    “宫主下次记得不要到处乱跑,千影会感激不尽。”

    千影始终臭着张脸,严肃又沉闷。

    “好好好,下次不乱跑,也不动你的镰刀了,我就是无聊想找点事情做。”

    颜紫衣还是宁愿千影戴上平时的白色蝴蝶面具,也好过对着他现在这张臭脸。

    “碧泉殿内有一大堆公文等着宫主批阅,何必要亲自去凡间抓犯人,况且宫主才伤势痊愈,若有个什么闪失,千影担待不起。”

    颜紫衣只觉得耳边嗡嗡在响,不就是跑到房顶上想欣赏夜景吗?这点小事情居然都不允许,非逼着她回碧泉殿处理公务,她这阎王当得真是惨,一点自由也没有,还不能休息。

    “千影,你的徒弟呢?把他找来。”

    颜紫衣突然想起了张雾之,不然把他调到碧泉殿任职当差,这样她以后就多了个助手,只要细心教导,一定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张雾这段时间有私事要办,已经去了凡间。”

    提到自己的徒弟,千影冷峻的面容上才有了丝笑意的表情。

    “喔。”

    私事?颜紫衣记得上次临走之前,她将张嫣写的书信交给了张雾之,如今过了大半个月他没回来,怕是流连忘返,还要在凡间多待上一段日子。

    颜紫衣面上有些失望,垂头叹气地仰望着天空,黑压压一片的云层就如同她此刻的心情。

    最后,颜紫衣实在忍受不了千影的唠叨,气冲冲地回到碧泉殿内处理桌上那一堆的公文奏折。

    几乎是奋笔疾书,熬了一夜才初见成果,天大亮时,颜紫衣趴在一堆公文卷子中睡着了。

    按照张嫣写的书信内容,张雾之应邀而来,前往相国寺山脚下的牡丹亭。

    张嫣早已在牡丹亭里等候了几日,见他终于肯前来相见,内心自然是欢喜的。

    她不动声色地沏了壶热茶,拿着茶壶来到他身边,俯身替他倒了一杯茶水,说道“雾之哥哥大老远赶过来,一定很辛苦吧?”

    “尚可。”

    张雾之如今已是地府的衙差,来往凡间不过是转瞬间的事情,没什么劳累的,只是不好让气氛太过僵硬,才应付地说了句。

    “那位徐姑娘,我已经尽力了。”

    张嫣神色有些犹豫,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脸色,好在没有伤心欲绝的表情。

    虽然她救了徐莹钰,可是最后还是被他爹爹抓回来给弄死了,连她这个女儿也受到惩罚,被关进密室里打算活活饿死,这才激发了张嫣的求生欲,变回原身九尾狐。

    徐莹钰死了,她也是后来变成九尾狐,去找过她之后才发现的,那时凡间已经不存在这个人。

    而她爹爹身上有徐莹钰的气息,不过张嫣这只九尾狐还是比不了她的爹爹,他的计划周详缜密老谋深算,可以说是步步为营。

    等她察觉不对劲时,徐莹钰已经被活埋在她兄长的坟墓旁,任她法力再高强也无力回天。

    “我知道。”

    张雾之神色淡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身为地府的衙差,他当然知道徐莹钰已经投身**,还是他负责送了徐莹钰最后一程。

    其实他对徐莹钰有些好感,无奈两人不可能走到最后一步,好感终归只是喜欢,没那么肝肠寸断,要死要活。

    “嗯,雾之哥哥不要太难过,还有我陪着你。”

    张嫣有些庆幸他还没有陷入任何一段感情,这样他们还是有机会在一起的。

    现在他们都会永生永世地活着,一个地府衙差,一个千年九尾狐,她就不信时间久了,他会不寂寞动心?

    张雾之清冷俊美脸上毫无动容,抿着薄唇喝了杯茶水,才神情严肃地对她说道“有件事你必须要了解,我对你并无男女之情。”

    “嗯,我知道。”

    面对他的拒绝,张嫣咬着唇瓣,变得有些手足无措,水润的眸子看着他,楚楚可怜的样子。

    “你对我做了什么?”

    等张雾之发现茶水有问题时,眼前的人开始变成了模糊不清的人影,微蹙着俊眉想要起身离开,却是头晕的厉害,他伸手按了下太阳穴想要缓解这种症状,但是很快他就昏迷得不省人事了。

    “雾之哥哥,别怪我。”

    张嫣扶着他倒下的身体,呢喃着在他耳边说道,然后施了个遁术带他离开牡丹亭,眨眼间两人就原地消失不见。

    醒来时,张雾之发现自己在一个与世隔绝的竹林里,水声悠然划过竹筒,小河流水,清澈见底的水中都是一群小鱼儿,这里的环境清幽雅致,俨然如世外桃源般。

    只是,这里实在太过寂静,美得不真实,像是有人刻意给他制造出来的幻境。

    张雾之清冷的眼神始终保持着一份警惕,从躺着的大石头上起身,打量着周围的每一个角落,渐渐地他的眉头又开始微蹙起来。

    张嫣到底打算做什么?她把自己带到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是有什么目的?

    “雾之哥哥。”

    张嫣娇柔软糯的嗓音从远处响起,他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清冷俊美的面容上闪过一丝羞恼,眼眸低垂地转过身子,不再去看她。

    只听见他怒斥的声音说道“你简直不知羞耻。”

    “雾之哥哥,你不要讨厌我。”

    张嫣此时站在竹林里唯一的小河中,仅穿绣着嫩绿荷叶的里衣,光着脚裸踩在清澈冰凉的河水中,双手捂着白皙莹润的肩,掩不住的面色通红。

    许久,张雾之的身后好像没有了动静,他握紧了拳头又松开,说道“你为何带我来这里?”

    “我只是想和你待会儿。”

    张雾之始终没有转身回头,自然不知道张嫣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眉眼含情地看着他。

    “胡闹。”

    张雾之眉宇间尽是掩不去的无奈,她这是何必,对他有如此之深的执念。

    “我不管,雾之哥哥就待一会儿,我保证会放你回去的。”

    张嫣从身后慢慢地抱住了他,满脸地不舍。

    连续几天,张雾之都没能从幻境里走出来,这个幻境他没有找到一丝破绽,完美无缺,所以他只能继续被张嫣强制性地留了下来。

    无所事事的他,每日除了静心打坐,就是抄写经文,一脸清心寡欲的样子。

    张嫣对他无可奈何,也不敢冒然上去打扰他。

    若不是主人交代让她扮成张雾之的样子混进地府,说不定此刻早已经放他回地府了。

    这几日相处下来,张嫣将他的言行举行模仿了七八分相像,就等着找个机会混进地府。

    可是,等她混进了地府,雾之哥哥该怎么办?几经思索,张嫣还是决定把他留在自己布置的幻境结界里,至少不会有危险,而且她也能随时随地看见他。

    “雾之哥哥,尝尝我做的桂花糕吧?”

    半个月下来,张嫣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由淡漠渐变成阴郁,知道他是生气了,只能做些糕点来讨好哄着他。

    这片竹林走几步路就是条死路,没有尽头无趣得很,两个人待在这儿,的确很沉闷压抑。

    “什么时候放我离开。”

    张雾之清冷地看了她一眼,对这些糕点没什么胃口,他一向不喜欢吃甜的,可笑的是,这人每次都给他做甜食。

    “雾之哥哥,还需要等上一段日子。”

    张嫣心虚地不敢抬头去看他,声音细小得像只蚊子。

    “你的目的是什么?”

    张雾之眼神阴郁没什么耐心地问道,一把就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扯进了自己的怀里,眼底带着怀疑探究的神色盯着她,很想知道,她说的话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雾之哥哥,你弄疼我了。”

    张嫣想挣脱他的手,却发现身体动弹不得。

    张雾之冷淡地看着她被自己紧握住,瞬间变得通红的手腕,疼得她红了眼眶,才终是放开了握住她的手。

    此时,张嫣还坐在他的怀里,他可以仔细地观察她的神色,连她水润眸子上的卷翘眼睫毛,都能看见得一清二楚。

    “看来你是不打算说出实情了。”

    张雾之眼里流露出一丝明显的失望,垂眸安静地坐在竹椅子上,在月光的倾泻下,他冷峻的侧脸有几分落寞之色。

    “雾之哥哥,我、我说,你不要伤心难过了。”

    张嫣心有些慌乱了,紧咬着唇一脸纠结,她就是见不得他这副忧郁落寞的样子。

    “好。”

    张雾之没有怀疑,他知道自己只要表现得可怜一点,张嫣就会什么都听他的,心绪全在他的掌控之中,只不过他不想用这些手段罢了。

    张嫣全部对他坦白相告,只是仍然不肯放他走,使得张雾之感到很头疼。

    “你的目标既然是阎王殿下,我不可能坐视不理。”

    张雾之只能与她慢慢周旋,最好尽快从她口中得知幻境的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