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二十七章幽暗冥王界
    颜紫衣死皮赖脸的求着师傅辰谨,终于拿到了通往冥界大门的钥匙。

    “这是你的神信使,我帮你炼化融合成了一个,以后她叫朱雀。”

    辰谨手撑着额,眼神懒散地说道,眉宇间透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倦意,他的三千发丝垂落于塌上,穿着一袭黑襟红衣宽袍慵懒地坐于软塌之上,领口随意地敞开着,露出精致漂亮的锁骨。

    他右手掌心白皙修长的五指张开,握着一团类似于火焰的东西,那团火焰自动地脱离了他的掌心,停在颜紫衣面前化为人形。

    幻化成人形的朱雀是一名亭亭玉立的少女,穿着一袭粉翼彩蝶裙,眼神里充满了神采,不再是之前那五岁幼童模样,眼神呆滞刻板的样子,眼前灵动鲜活的少女朱雀,融合了玄灵、赤凤和朱雀三个神信使,不能与之前的朱雀称之为同一人。

    “好的,多谢师傅。”

    颜紫衣暗自高兴,原来师傅准许她去冥界,是因为神信使已经帮她炼化好了。

    白雪和千影都是地府的仙使,可以代替颜紫衣掌管府内事务,自然不能跟随她前往冥界,能陪伴她去的只有神信使朱雀。

    有了师傅的炼化提升,朱雀现在是个可以自行修炼灵力的神信使,法力比之前不知道增强了多少倍。

    通往冥界的钥匙是一枚漆黑如墨的彼岸花,由墨玉雕刻而成,钥匙本身隐隐地渗透出黑气,是冥界独有的瘴气。

    颜紫衣握着彼岸花的手掌心都被笼罩的黑色雾气所感染,好在她是神仙,有净化邪气的圣洁仙气护体,不然定会被这把独特的钥匙吞噬了心智入魔。

    冥界的圆形拱石门被颜紫衣用钥匙打开了,那里面被阴暗气息笼罩,黑色的雾气浓郁得像是一团散不开的水墨。

    通往冥界的大门只开合了一下,没有给颜紫衣犹豫的时间,趁着石门快要关闭前,她赶忙疾步走了进去。

    在她身后,是假扮成张雾之的九尾狐张嫣,她一直躲在暗处跟随着颜紫衣。

    张嫣眼看着那扇冥界大门关闭得只留下一道缝隙,她神色焦急地考虑了一秒钟,在冥界大门彻底关闭之前,她由人身变回一只白色小狐狸,转瞬间快速跳跃闪身挤进了那道缝隙里,顺利跟随着颜紫衣进入到了冥界。

    冥界一片漆黑,没有一丝光亮,好在对颜紫衣没有影响,她神色自如地走在通往冥界的黑暗道路上。

    此时,通往冥界的笔直道路两旁,左右两边亮起了成排的夜明珠,颜紫衣每往前走一步,身后的夜明珠就会被熄灭。

    她毫不犹豫地往前走着,知道那些夜明珠是因为冥王认出了她是地府的人,这才网开一面让她通过这条冥王大道,前面有多黑暗,她还未曾见识过。

    以往擅闯冥界的人都不曾有机会活着出来,这里是脱离了六道三界以外的地方,罪大恶极的妖魔鬼怪,诛仙神佛都会被流放到这里,形成一个极至阴邪堕落之地。

    地府跟冥界有许多相似之处,比如同样盛开着彼岸花,同样是犯人的流放之地,只不过地府只能管管凡世间的人类,能力无法与冥界相抗衡,在某种程度上,地府还会受到冥界的庇护,算是同根相连了。

    颜紫衣不敢有丝毫大意,她发现身后有只白色雪球般的小狐狸,一路上紧追随着她,便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它一会儿。

    在确定这只小狐狸不会对她造成危险之后,颜紫衣才任由它跟随着自己,前往冥界那条长长的笔直大道。

    尚未确定这只白色小狐狸的身份之前,无论是从外面闯进来的,还是冥界本来就有的,颜紫衣都只好暂时不动它,以免发生不好的变故。

    颜紫衣在平坦笔直的路上走着,突然眼前的路面就变得坑坑洼洼,连周围的场景都变了,之前只能看到一条长长的笔直走道,路旁安放着许多颗夜明珠。

    她在夜明珠照耀的昏暗光线下,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她脚下正踩到许多块碎石,准确地说是人骨,她正踩在由人骨堆成的小山丘上。

    还有许多怨灵从人骨上爬到了她的脚边,似乎是畏惧她的元神散发出来的圣洁光芒,怨灵们只能在靠近她五步远的地方停留着,徘徊着不敢上前进行攻击。

    颜紫衣穿着金线银靴的脚踩在了一根人骨,那骨头里的怨灵顿时痛苦地嚎叫出声。

    她眼神幽冷地盯着那缕从骨头里冒出来的怨灵,平静地问道“续魂草在哪里?”

    这里聚集了那么多怨灵,那续魂草又是这些怨灵们最爱吃的东西,想必应该离这里不远了。

    那怨气灵支支吾吾地不会说话,只好飘着身体指着某一处地方,试图表达些什么,可惜是徒劳的,颜紫衣根本不知道它想要表达的意思。

    “行了,你既然知道续魂草在哪儿,就由你给我带路去找就好了。”

    颜紫衣不耐烦地说道,放下了踩在人骨上的那只脚,径直往它指的方向走去。

    怨灵则像个小媳妇般委委屈屈要哭的样子,飘到她的前面,打算要为她开路。

    果然,由怨灵在前面带路,颜紫衣很快就找到了一株续魂草,只是它正静静地躺在一池黑湖的水里,散发着幽暗的光芒,甜美诱人的香气扑面而来。

    怨灵闻着那由续魂草散发出来的香气两眼泛光,贪婪地动了动鼻子使劲地闻着。

    看来它平时没有机会吃到续魂草,或者是没有冥王的命令,它不敢随意地乱动。

    “看你这副呆头呆脑的傻样子,哪有做怨灵的气魄,你飘过去到黑湖的中心,看能不能把那株续魂草给摘了。”

    颜紫衣伸手果断地拍了下它的脑袋,有些娇蛮地下命令。

    怨灵露出哀怨又委屈的眼神,眼巴巴地看着颜紫衣,就要抹几滴眼泪,又偷瞄了眼黑湖中的续魂草,眼睛失神地看着,最后它终于抵挡不住续魂草的诱惑,动了要吃掉那株续魂草的心思。

    怨灵朝她点点头,身体快速往那黑湖中心飘了过去。

    眼看着怨灵就要得手,接近两步远的时候,它飘在半空中的身体却被湖面封印着的结界给弹了回来。

    颜紫衣有几分疑惑苦恼,看来续魂草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地容易得到,连怨灵都近不了身,恐怕已经能化为人形了。

    冥界的续魂草生长泛滥,多到不可思议,黑湖里的这一株应该是续魂草的本体,其余都是它的分身。

    因为有本体,续魂草可以无限制地循环生长,分身无数,可惜续魂草的本体万年来只有两株。

    本体续命草的功效作用是最好的,养伤续命不是一般的续魂草可比拟的,能够起死回生,无论任何伤势全愈得极快,听说是可以连神仙都复活的罕见稀世药材。

    颜紫衣此时就是那种看到又吃不到的心情,别提有多郁闷,古书上又没写摘下续魂草的方法。

    她干脆坐在了黑湖边的草地上,气闷地往湖里扔石头,缓解一下备受压力的心情。

    水神寒镜给她的兑现承诺的时间只有一个月,她不可能在冥界耽误得太久。

    “朱雀,带我飞过去。”

    颜紫衣从袖口中将朱雀放出来,它变成一只神鸟,张开翅膀让她坐靠在背上。

    黑湖里的水都是瘴气凝聚而成,她要小心别掉下去,不然会被瘴气腐蚀得尸骨无存。

    等朱雀飞到了黑湖的中心上方,她将腰间装饰用的细软银锁链做成一条带钩的细链子,慢慢从朱雀的背上放下锁链沉入湖底,试图用它勾住续魂草。

    “主人请小心些。”

    朱雀有些担忧地提醒道,被瘴气笼罩的湖面泛着一层青烟,湖水散发出来的一股腐臭味道令人窒息

    “嗯,你也要小心点,要是掉到黑湖里,我们会连尸骨都找不到。”

    颜紫衣坐在神鸟朱雀的背上,伸手小心翼翼地拉拽着一根带弯钩的银细链子,将它沉入湖底,用链条钩子反复在水底拉扯着续魂草,想要将它套住拽上来。

    反复尝试了几次之后,她终于用银链钩子将续魂草给吊了上来。

    只是没了续魂草,靠近黑湖湖面不远处的草木生灵一下子没了气息,许多草木都病恹恹地垂着叶子,迅速枯萎凋谢。

    颜紫衣没想到会变成这样,面色犹豫着,她要不要先将续魂草放回去?

    “阁下如此放肆,未经过主人家的同意,不问自取可是偷盗。”

    一名少年缓缓从水底浮了出来,俊美的面容稚嫩青涩,应该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

    他是从笼罩着瘴气的黑湖里面冒出来的,身穿一袭黑色锦衣,青丝束着白玉发冠,神色从容淡定,可见此人不简单。

    “我并未偷,这冥界之物何时有主人了?不向来都是强者优先嘛。”

    颜紫衣此时已经让朱雀远离了湖面,不然她怎么敢嚣张地放狠话。

    看着眼前的少年,她想着逃走的可能性,这人不怕瘴气,她可是怕得很,一点也不想靠近那个黑湖。

    对方能从黑湖里冒出来,想必法力修为在她之上,不然就是修炼的仙法与冥界的环境相契合。

    颜紫衣希望是后者,最起码真打起来,她还能存有几分胜算,要是前者,她可能就会被扔进黑湖里,尸体沉在黑湖里面直到腐烂也逃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