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二十九章冥王剑
    颜紫衣又做了一个同样的噩梦,在开满彼岸花的花田里,她沉溺在了花海里,彷佛有许多双看不见的手在拉扯着她,将她推向黑暗的深渊。

    梦醒时分,她仅着白色里衣从床上坐起,清冷的眉间在冒着虚汗,白皙纤细的十指指甲深陷进被子里,心口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如影随形地在压抑着她。

    颜紫衣的额头上竟隐隐浮现了几丝黑雾,甚至连双眼都渗透着漆黑的雾气,这是要入魔的征兆。

    她还在玄凌的府院中,只是这梦魔日渐清晰,难道是因为长久地待在冥界,才使得她产生了梦魔?

    可是,颜紫衣是地府的阎王,本就是黑暗深渊的主人,竟然会被心魔所控制了。

    这件事一定有古怪,等冥王剑找到了,她一定要找到冥王问问。

    一如往日,她来到后院的花田里,下意识地寻找梦中禁锢着她身体的地方。

    “在找什么?”

    玄凌悄声无息地站在了她身后,空灵的嗓音给人虚无缥缈之感,气息凉得让人脊背发寒。

    “呼,以后你不许闷不吭声的,突然就站在我的后面!吓死个人。”

    颜紫衣吓得捂着心口,往后退了几步,指着他霸道蛮横地说道。

    “身为阎王,你不应该有害怕这种情绪。”

    玄凌淡漠地说道,看向她的眼神一样寡淡无情绪。

    “无论是人是神都会有害怕的时候,不会害怕那是没有七情六欲的死物,像你这种永远走不出不冥界的人,当然不明白。”

    颜紫衣挽着秀发,一脸同情地看着他。

    玄凌没有反驳,伸手将她腰间系的荷叶香囊袋子勾过来,握在手里掂了掂份量,说道“看来给你的花种子少了,才让你说这么多话。”

    颜紫衣被他气得无话可说,反倒是没了脾气,勤勤恳恳的种花去了。

    朱雀此时化身成了百灵鸟,飞到颜紫衣的肩上,在她耳边说道“主人,都找过了,没有找到主人所说的地方。”

    “喔,没有就算了,你找个地方自己修炼吧,这里的灵力很充足。”

    颜紫衣无所谓地说道,她双手按压在已经撒上花种子的土堆上,确定已经将土掩埋好,然后继续拿着低矮的锄头继续挖坑。

    “主人,要不我帮你种花吧?”

    朱雀在她的身边飞来飞去,又绕了一大圈,还是不忍心看着主人这么灰头土脸的样子。

    “不用,你就安心找个地方修炼,接下来我还要找冥王剑,指不定你就能帮上忙了。”

    “嗯,那主人保重。”

    听到颜紫衣这么说,朱雀感觉自己任务繁重,这次她没有拖延,毫不犹豫地就飞走了。

    颜紫衣专心致志地挖坑撒种子,然后埋土,她已经沉迷于此项田间劳作,并且觉得种花这个活还不错,虽然有些累,等哪天她能看到种子开花,就觉得干活再苦再累都值了。

    又过些时日,玄凌终于不再让颜紫衣种花,带着她说是要去看冥王剑,原本她还有些怀疑,直到冥王剑真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它被封印在了一处石窟里,不同于冥界的黑暗,它的剑身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这真的是冥王剑?”

    颜紫衣伸手指着插进石缝里的冥王剑,她的眼里闪过一抹失望,看起来是很普通的一把剑。

    不是说冥王剑有千斤巨石重吗?最起码要威武霸气的样子,六七尺高,然而没有,它真的看上去就是一把普通的剑,连雕刻的剑纹都没有,纯黑色的剑身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你去把它拔起来。”

    玄凌没有给她答案,只催促着她去拔剑。

    “那先说好,拔了剑之后要借给我用一段时间。”

    颜紫衣趁机大着胆子跟他提要求。

    “好。”

    “那我拔了。”

    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快,颜紫衣硬着头皮走近那把冥王剑。

    她走过去伸手拔剑,没想到冥王剑拒绝了她的触碰,手连带着身体被剑身的结界给弹了回来,害她摔了个大跟头。

    “哎,疼死我了。”

    颜紫衣嘴里哼哼唧唧的,伸手捂着被摔疼的腰,咬咬牙,她决定再试一次,便迈着大步一脸气势汹汹地走向了冥王剑。

    她深呼吸气运丹田,手上积攒了一团灵力,硬是用她的内力修为冲破了冥王剑的结界。

    冲破结界之后,颜紫衣的手接触到剑身,握剑的双手,滋滋滋的一团火焰升起,她的双手直接被剑身烫掉了层皮,血肉模糊地黏在剑身上,好在她很快用仙术愈合了伤口。

    “我失败了。”

    颜紫衣悻悻然地对玄凌说道,看着自己完好如初的双手,心有余悸。

    好吧,她承认这并不是一把普通的剑。

    “嗯。”

    玄凌平静地说道,早已预料到了结果。

    他的手上突然多了一把黑色匕首,朝着颜紫衣走过去。

    “你要干什么?难道要杀了我。

    颜紫衣咽了咽口水往后退,感觉这人疯了。

    “在你借冥王剑之前,需要先付出点血。”

    然后,颜紫衣的手就这么被匕首给划了一刀。

    她的血被献祭给了冥王剑,剑身上被开启了漆黑的洞穴,一阵龙卷风似的漩涡刮起,她的身体被剑身迅速给吸了进去。

    没有看错,颜紫衣确定自己被龙卷风吸进了冥王剑的剑身里。

    和外面单调的白灰石窟不同,剑身里面华丽气派,是一间没有床的寝室,四周开满了彼岸花,中间躺着一位女子。

    那女子半张脸绝美得令人窒息,另一半脸却是化作了白骨,扭曲狰狞,这诡异的结合没有违和感,她依然是美得如画中走出来的女子。

    女子的半张绝世容颜,清冷得不食人间烟火,那长而卷翘的眼睫毛,闭着双眸,好像随时会睁开眼醒来,她的面容肤如凝脂,肤色莹润,嫣红的唇瓣紧抿着,栩栩如生,没有一点死人的枯竭迹象。

    “她可还有救?”

    颜紫衣问着站在身后,同样被龙卷风卷进来的玄凌。

    如果这女子没救了,颜紫衣会觉得十分惋惜,这张脸比她在世间上见过的任何一张脸都要美。

    “你不是要见冥王?她就是冥界的王。”

    玄凌淡漠地说道,却没有什么恭敬之意。

    颜紫衣秀眉微蹙,看着那女子的面容暗自吃了一惊,说道“可是,她不像活人。”

    “小姑娘,我只是睡了一觉而已。”

    躺在彼岸花上的女子半张脸睁开了眼睛,眼眸里散发着圣洁的光,另外半张脸上的白骨随眼眶子转动变得咯吱作响,隐隐还环绕着黑色的雾气。

    为了向颜紫衣证明她还活着,竟是起身坐起来,一袭彼岸花纹的黑色长袍,煞气极重,宽大的衣襟领子敞开着,露出的白皙脖颈,半边肩上依然是白骨,半边肩上是白皙莹润的肌肤,半边锁骨精致如瓷。

    “晚辈无意冒犯,这次来冥界,是想借冥王剑一用。”

    颜紫衣不卑不亢地说道,见惯了地府里孤魂惨死的模样,对冥王这渗人的模样反倒没什么害怕吓人的感觉。

    她心想,看来冥王的这一觉睡了许多年,不然不会连真身都忘记隐藏。

    “想借冥王剑,倒不如直接当冥界的主人,也省得一把破剑当宝贝借来借去的。”

    冥王浮惜手里拿着跟木簪子,将青丝长发挽起,弄了个简单的发髻。

    如此简单的一个动作,被她弄得媚眼如丝,微挑的眼尾,眼神撩人,勾魂夺魄。

    颜紫衣嘴角抽了下,嘴唇动了动,想说点什么,最终只有一句“晚辈不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