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三十章美男计
    “没有什么敢不敢的,你可以尝试一下,毕竟地府的阎王都当上了,再当个冥王也不会差。”

    浮惜浅笑着步履缓缓地朝颜紫衣走来,拂袖带着一身的冰寒凉意。

    “多谢前辈抬爱,我真的只想借冥王剑用几天,至于当冥王,我并不是合适的人选。”

    颜紫衣垂着眼眸并不直视她,就是想让自己看上去低调平庸些。

    “你现在身处冥界,这件事情可由不得你做主。”

    浮惜未等她回应,宽大的长袍袖子一挥,便是一片黑暗的深渊。

    颜紫衣看着围绕在她身边不断变换的场景,微蹙着眉头,清丽狭长的凤眸环顾四周,只有她一人留在这儿,浮惜和玄凌都已不见了踪影。

    在她的眼前出现了一片海市蜃楼的景象,周围的环境由漆黑如墨渐渐变得明亮,而她的身后却是万丈深渊,她的银靴子踩到一颗碎石子掉下去,完全激不起任何的波澜涟漪,何况她要是一个不小心脚往后退个半步,整个人都会掉进不知底细的深渊谷底。

    “主人,方才我在这周围到处查探过了,这里没有出口,看来冥王真的想把我们困在这儿。”

    朱雀化身成的百灵鸟落在颜紫衣的肩上,轻啄着她的白色衣襟领子。

    “天无绝人之路,我们会顺利出去的。”

    颜紫衣说着,却是低头看了眼脚下的路,她就像是踩在陡峭的刀刃上,已经没有地方落脚,前面是海市蜃楼,踩着虚幻无物,后面万丈深渊空洞无影,前后都隔着半步距离贴近她,进退两难。

    “怎么办?主人,好像路越来越窄了。”

    “既然没办法,那就往前走吧,海市蜃楼总好过掉进后面的大窟窿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嗯,主人说的对。”

    朱雀觉得主人说得很有道理,紧张不安的心情不由地放松了下来。

    说着,颜紫衣就谨慎地往前跨了一步,银丝线的白色靴子踩在上面没有要掉下来的感觉,朱雀站在她的肩上看着都觉得提心吊胆,下意识地啄着她的衣服袖子。

    海市蜃楼的景象很美,开满了桃花,落叶纷飞,亭台楼阁,花前月下迷人眼,令人有种世外桃源的错觉。

    走到海市蜃楼里面,又是另一番景象,颜紫衣不知是来到了何人的寝室,灯火通明,薄纱透明的屏风,一道身影若隐若现。

    呵,这是想用美男计困住她?

    颜紫衣这样想着,反而气定神闲下来,坐在薄纱屏风外间的红木圆桌边,伸手拿过桌上的茶壶,拿出杯子替自己倒了杯茶水喝着。

    很快,她便不那么淡定了。

    “颜儿,既然来了,为何不肯过来看云哥哥一眼?”

    颜紫衣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表情震惊了,拿着茶杯的手抖了下,茶水撒到了衣服上。

    这该死的冒牌货,竟然假扮的是龙修云?!

    “颜儿,过来。”

    龙修云低沉磁性的声音透着一丝暗哑,不似平日里的清雅。

    颜紫衣顿时捏紧了手里的茶杯,抿唇蹙着眉头,她觉得坐如针毡,想走可又不知道要去哪儿。

    在她犹豫的片刻,龙修云已经从薄纱屏风的后面走了出来,周身带着水润的雾气,眼眸炽热地看着她“颜儿。”

    颜紫衣眼皮未抬,继续喝着茶水不为所动。

    实在太像了,无论言行举动,还是神态样貌,和龙修云一模一样,就连她也挑不出丝毫错处来。

    她甚至都要怀疑,龙云修是不是闯入了冥界来找她?毕竟他们有一段时日未见了。

    不过,再怎么像,终究是个冒牌货,说再多也不能够打动她。

    一连几日,颜紫衣被纠缠得烦了,只能冷冷地问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可惜这人听不进去,依然在扮演龙修云,他的眉目含情,说道“颜儿就是我的目的。”

    这话似真似假,顶着那张和龙修云一模一样的俊脸说出来,颜紫衣听得嘴角直抽,她是这么随便的人么?就这么好骗?

    “好了,到此为止。”

    颜紫衣没什么耐心地抽出腰间系带用的细软银链子,直直地朝着他的面部挥了过去。

    假的龙云修没有躲闪,温润如玉的俊美面容上挨了一道鞭子。

    “颜儿,你可真是狠心。”

    他不痛不痒地说道,伸手抚着被她伤到的半边脸,舔舐着滴落在嘴角的血迹,笑得肆意玩味“不过,我喜欢。”

    “你最好变回原来的样子,我讨厌你冒充这张脸,而且还想用这张脸来调戏我。”

    颜紫衣简直气得吐血,好,好,那条笨龙不要脸的无赖特质被他学到了精髓,不得不佩服。

    她抿唇不争气的红着脸瞪他,刚才差点就被他迷失了心智。

    “只要颜儿心静如水,我怎么调戏得了你。”

    龙修云一下子瞬移来到她的身后,走路悄声无息,伸手撩了下她脖颈间的乌发,凑近她的耳边吹着热气。

    颜紫衣想往后退两步,却是撞到了红木桌子的边缘,更糟糕的是,她浑身软绵绵的,像是被人抽去了力气,怎么会这样?她现在连法力都用不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

    颜紫衣勉强扶住桌子想要站起来,却因为腿软不自觉地身子滑倒下去。

    “颜儿乖一点,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龙修云扶住她的身子,然后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我要杀了你。”

    颜紫衣颤抖着手就要拔掉头上的簪子,打算与他来个鱼死网破。

    “只要你忍心,随时都可以杀了我。”

    龙修云不甚在意地说道,抱着她柔软无力的身子,径自走到屏风后面。

    紧接着扑通一声,他将颜紫衣干脆利落地扔进了一个灵力充沛的花瓣浴池里。

    “你便在这好好修炼吧,只要成功了,冥王的位置就是你的。”

    龙修云冷眼看着她在水里挣扎,还狼狈地呛到喝到了花瓣池子里的水。

    颜紫衣奄奄一息地被朱雀爪子提着,身子从半空中落到了花瓣浴池的石阶边上,一连吐了好几口池子水。

    没想到,她这条龙女居然会被水呛个措手不及。

    她伸手奋力去抓住龙修云抬脚要走的黑色云纹靴子,说道“我猜到你是谁了,你是玄凌对不对?”

    颜紫衣这个念头在脑海里面一闪而过,除了玄凌,她想不出还有谁,会这么喜欢欺负她。

    “哼,你倒不笨。”

    被揭穿身份的玄凌伸手抚了下他的面容,便将龙修云的面容变回了本来的样子,他勾着嘴角,心情很愉悦,大概是因为她终于认出他来,而不是把他当成龙修云。

    “我才不要做什么冥王,你们也不要对我抱有希望,将如意算盘打到我的身上来。”

    颜紫衣面色不善地盯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已经晚了,从你踏入冥界的那一刻起,冥王就已经选中你成为继任者,现在你身出冥界,更由不得你做选择。”

    玄凌俯身蹲下来冷漠地看着她,垂眸目光落在他自己的黑色云纹靴子上,伸手过去将她扯在靴子上的纤细手指,从他黑色云纹靴子上一个个用力扳开。

    搞得好像是颜紫衣死皮赖脸地要缠着他似的,她只能抽了下嘴角,无语地对他翻白眼。

    这些都不算什么,重点是他走了,他竟然真的走了,丢下她一个人在这儿。

    “喂,别走,你给我站住!”

    然而,颜紫衣来不及阻止玄凌,她手滑滑地抓住花瓣浴池的墙壁,再次掉进了花瓣池子里。

    算她倒霉,遇上了玄凌这么个不知道怜香惜玉的东西,以后千万别再给她遇上,否则一定会让他好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