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三十二章冷云瑶
    距离上次颜紫衣拜访水神的琉璃宫,足足过了有一个多月时间,她这次除了带朱雀,身边还跟着位龙三太子龙修云。

    她自然是不乐意让人跟着,无奈这人脸皮厚,死缠烂打的拿他没办法,只好让他跟随而来。

    依然是幻月出来迎接他们,然后安排住进琉璃宫的偏殿,是上次颜紫衣住过的,盛开着粉色桃花花瓣的院子里。

    院子中间是正厅,对着外面的桃树,左右两边各十间厢房,任由他们挑选入住。

    水神寒镜在琉璃宫的正殿厅内接待了他们,进入厅内,一眼可以看到上首位置的白毛绒软榻,后面是镜花水月的薄纱屏风,两边点缀着烛台明黄灯笼,灯笼里面镶嵌着耀眼璀璨的夜明珠,光芒夺目。

    “一个月期限已过,你本可以不来。”

    寒镜坐在白毛绒软榻椅子上,眼眸含笑唇角微勾,骨节分明的手悠然地放下手中茶盏,眉宇间风轻云淡,实则心情甚是愉悦,他总算没看错人。

    “水神前辈可是动用了上万年的修为才炼化出水灵珠,用来造福我东海,区区三件小事,我自然要为前辈办到了。”

    颜紫衣嬉皮笑脸地说道,马屁拍的十足。

    “哼,你这丫头一口一个前辈叫唤得挺顺口,我这副少年模样,你看着像老头子?”

    “不像,可是水神与我师傅同辈,我自然要恭敬些。”

    颜紫衣嘴角抽了下,心里则想着,都活了几万年可不就是老头子了。

    “嗯,那续魂草我收下了,至于冥王剑,冥王既然选择你当它的下一任主人,它自然是属于你的贴身佩剑,我借用几天就派人归还于你。”

    “没问题,水神前辈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水神寒镜无言地望着她,辰谨这么清高孤傲的性子,徒弟却是油嘴滑舌,溜须拍马,难道这就是注定的一物降一物?

    他大手一挥,不忍直视她,说道“好了,你们走吧,如果需要在琉璃宫多住上两天,让我的徒弟幻月安排即可,本座有些乏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对颜紫衣的嫌弃,不过她是没心没肺之人,即使察觉到了也不会有什么难受的情绪。

    颜紫衣能做的,只有在琉璃宫的殿门关上以后,再偷偷地对寒镜翻个白眼。

    “碧泉仙子,有龙三太子在,幻月就不远送了。”

    “嗯,好,你回去吧。”

    颜紫衣开心地笑着点头说道,露出额头上两只可爱的金紫色鹿角。

    任务完成,她终于可以打道回府了。

    幻月挽着拂尘,手掌合十对他们行礼道别,随后便骑着白仙鹤展翅飞回琉璃宫。

    “颜儿未免有些得意忘形了。”

    龙修云抿着薄唇不满地说道。

    “你吃醋了?”

    颜紫衣戏谑地看着他,还好来水神府邸之前,千叮万嘱地同他交代过要少开口说话,保持沉默,这才一直缄口不言地跟在她身后,当个木头站在那儿,虽然对别人的眼神不友好。

    不然这条笨龙肯定忍不住要找水神前辈算账,关于她之前被水神拔龙鳞的事情。

    “颜儿是明知故问。”

    “有人喜欢我这么美貌善良的姑娘,说明他的眼光不错。”

    颜紫衣不怕死地说着,脚上却跑得飞快,踩着一朵天上白云,在天上腾云驾雾,发带飘扬,裙摆随风而动,周身仙气云雾缭绕。

    她得意地扬起下巴,看着龙修云被自己远远地甩在身后面。

    “唔。”

    可惜,颜紫衣在九重天上刚飞不久,就撞上了一道黑色身影,挺翘的鼻梁被撞得生疼。

    她捂着疼痛的鼻梁,仔细一看,原来是龙修云追上来了,还跑在她的前面,就等着她自投罗网,这人一直都是那么可恶,竟然总是戏弄她。

    “颜儿还是少费些力气为好,论腾云驾雾之术,你比不过我。”

    “哼,比不过就比不过,我不走了。”

    颜紫衣生气地躺在白色云朵上面,侧身背对着他不想理会这人。

    龙云修只觉得好笑,却没有上前去烦着她。

    如果他在这时候纠缠颜儿,恐怕以后的几百年里都会被她无视掉自己的存在,毕竟颜儿是很记仇的。

    水神的琉璃宫殿里,幻月按下殿内墙壁上的密室开关,和水神寒镜穿过一条幽暗的密道,拐角走下一层层结冰块的石阶梯,来到地下的冰窖密室。

    密室的中间是一副透明的琉璃水晶棺,里面躺着一名女子,全身被冰雾覆盖冻住,冰肌玉骨,依稀可以看见她的绝世美貌,人身龙尾,眉心一朵朱砂痣,美得惊心动魄。

    寒镜的手心冒出了一朵续魂草,散发着漆黑如墨的色泽,它旋转着脱离寒镜的手掌心,慢慢朝着水晶棺中的女子飘去,最后慢慢落在她的肚子上,一点点隐身在她体内,消失在寒镜的视线里。

    紧接着,四面八方飘来的几团白光在水晶棺上方飞舞乱串,一起涌入了棺中女子的体内,是她的碎魂魄。

    寒镜手中的冥王剑颤抖着,力量强大得让他几乎握不住剑柄,勉强控制住剑身,在地上划出一道裂缝。

    好在寒镜有先见之明,向颜紫衣那丫头借了贴身佩戴的香囊,让冥王剑感受到主人的气息,不然他的修为内力恐怕会被冥王剑吞噬掉大半。

    他的食指抵住剑身,划破指尖让剑身沾染一丝他的血气,之后朝着棺中女子的伤口处挥剑而下。

    女子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她的身上早已护了一层厚厚的金紫色龙鳞,上面同样沾染着颜紫衣的气息,让冥王剑下意识地尽全力护住女子。

    三个时辰之后,冥王剑飞回剑鞘,女子还未从沉睡中醒来,身上早已看不见伤口,宛如睡梦中的普通人。

    寒镜伸手去探她的鼻息,呼吸微弱而轻浅,他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救回来了。

    “师傅。”

    幻月守在寒镜身后,蹙眉看着水晶棺里的女子容颜肤色渐渐变得红润,已经变成栩栩如生的活人,他神色如常地将一瓶丹药递到寒镜手中,丝毫不感觉到诧异。

    “怎么,你不希望她醒来?”

    寒镜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似乎察觉到他有些不耐烦的情绪。

    “徒儿不敢。”

    幻月垂眸漠然地说道。

    “冷云瑶毕竟是我的同门师妹,是我师傅唯一的女儿,师傅仙逝,我身为她的大师兄,自然是有责任照顾她,何况有师傅留下的遗言。”

    寒镜说着,见他沉默不语,便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你若厌恶她纠缠你,以后遇见便躲着,直接绕道而行,不必顾忌着师傅的面子。”

    “嗯,徒儿谨记。”

    幻月还是那副神色恹恹的样子,大概是想起关于云瑶的事情,这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寒镜的小师妹云瑶,从小长大在水族,性格骄横跋扈,刁蛮任性,遇见个喜欢的幻月,便不顾长幼尊卑身份,硬是缠着他的徒儿,连他都觉得不胜其烦。

    终于有一天云瑶闯了祸,私自下凡,擅闯魔界禁地,引起神魔两界的战乱纷争,最后触犯了天条,饱受剥去皮囊剔去仙骨的噬心之痛,最后永沉入雪山冰湖之中。

    经过了上万年,掌管九重天上的天帝才肯让寒镜领回她的尸首,并且准许他救活云瑶的性命。

    寒镜救活了她,算是对得起自己师傅的教导之情,倘若是日后,这小师妹再闯出个天大的祸事来,他便不会再出手。

    这次云瑶能救活还要多亏了颜紫衣,寒镜决定送些增强内力有助于修炼的丹药给她,让幻月骑着仙鹤飞行千里送到她的府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