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三十五章初入魔界
    这一日,龙修云不知所踪,颜紫衣却表现得很平静,每日在摄政王府的花园里不是品茶赏花,就是吃糕点捉蝴蝶,她玩得不亦乐乎。

    东海的泉眼迟迟没有下落,她的王兄在找,龙修云自然也在找,毕竟是关于龙族生死存亡的首要事情。

    颜紫衣没有见过传说中的泉眼,更不知从何找起,等解决了眼下的麻烦人物司徒允礼,她也该动身去魔界瞧上一瞧。

    叶落繁花,艳阳照耀在颜紫衣清冷艳丽的面容上,她穿着一袭束袖黑色锦衣,踩着绣线缜密的银丝线靴子,整个人透着股冷厉肃杀之气。

    在她手中的冥王剑随着她挥舞剑身的动作发出轻微颤动,剑身所散发出来的冷冽剑气,瞬间由内向外形成一道冰雾,挥剑可冻结周围的一切人物景致。

    果然,除了司徒允礼之外,其他人全身都被冻结成冰,连着周围的花草树木都不曾例外。

    “王爷可否解惑?我还从未见过你这样奇怪的人。”

    颜紫衣将冥王剑收回剑鞘,淡漠的凤眸在司徒允礼身上扫了一眼,他竟然有抵御她剑气的能力。

    虽然她的剑上没有杀气,一个凡人也很难抵挡她有意为之的攻击,这些被冻住的人,只要她愿意再次挥剑,随时可以替他们解除冰封的状态。

    司徒允礼手抚着额肆意地坐在白色狐裘软榻上,三千发丝垂于腰际散落在软榻之上,华贵冷傲的眉眼,嘴角扯着一抹戏谑的笑,剑眉星目,俊美冷厉的五官,无意间流露出的上位者气息自然而然。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司徒允礼平静地直视着她,眼神流露出几分对过往的怀念,他微不可察地叹息着,继续说道“想不起来就算了,等你真正想起来的时候,就会知道我到底是你的谁?”

    然后,颜紫衣就被他囚禁起来了,每日依然好吃好喝,只是不能再踏出摄政王府一步。

    她尝试着突破结界封印,可惜了集中火焰般的灵力挥掌过去,就像是打在了一团白棉花上面,软绵绵的,拥有再充沛强大的灵力,面对眼前的封印结界也毫无用处。

    颜紫衣抬头望天叹息,有着深深的无力挫败感,好歹她也是个神仙,居然被一个凡人困住了去路。

    “颜姑娘何必如此地自怨自艾。”

    司徒允礼在御花园里弹着琴音,一如往常,这次的琴声多了几丝温柔眷恋。

    “你什么时候肯放我走?”

    颜紫衣凤眸淡漠地看着他,神色清冷严肃,全无往日的嬉笑顽劣。

    “在下只想多留姑娘住一段时间,并无恶意。”

    司徒允礼停下了抚琴的动作,华贵冷傲的眉眼含着一抹温柔宠溺的笑意。

    “你没有恶意?”

    颜紫衣眼神怀疑地看着他,对他充满了不信任,还说没有恶意,结果自己现在连穿什么衣服都不能做主。

    现在她的穿着华贵隆重,金边丝线的宽大袖口花纹,披着狐裘锦衣的斗篷,裙摆绣着凤凰图腾,这分明是属于王妃的衣着打扮。

    “正是。”

    “哼,狡辩。”

    颜紫衣哼哼地说道,懒得再跟他说话,她坐在王府花园的青瓦房顶上,手中拿着酒杯子,旁边放着一坛女儿红,她时不时地就要倒出来喝上一口,因为心中的气闷实在无处发泄。

    “你醉了。”

    司徒允礼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边,将她喝酒的手按下,酒杯也从她手中夺了过来。

    “你老实说,那些死去的孤魂怨灵是不是你收走的?”

    颜紫衣粗鲁地拽住了他的衣领子,固执地让他与自己对视。

    “呵,颜姑娘不是心中早已有答案了?”

    司徒允礼任由她拽着衣襟领子,上面绣着繁瑣华丽的黑色龙纹图案,她怎么扯也不至于会断线。

    “你别扯些有的没的。”

    颜紫衣松开了拽住他衣襟的手,眼里明显闪过几分黯然失落。

    这人故作神秘的样子真令人讨厌,总是说些高深莫测让人猜疑的话语,像承认又像是否认。

    原本,颜紫衣还在猜想这人的身份是谁?很快,她便知道了这人是魔界的主人,狐王魔尊。

    因为困住她的地方从司徒允礼的摄政王府变成了魔界的狐王殿。

    在魔界,颜紫衣倒是出入自由,无拘无束,可能是她在魔尊的眼皮底下看管着,任她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便由着她在自己的地盘穿梭来去自如。

    既来之则安之,颜紫衣很快接受了自己被困在魔界的事实,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惹上了这位魔尊,既然来到了魔界,她的首要任务当然是找到东海曾经丢失的泉眼。

    至于凡间的案子,她失踪之后,师傅辰谨会处理,她着急也没用。

    魔界,这个充满了杀缪与戾气的地方,却是个山清水秀,晴空万里的世外桃源,颜紫衣感到有些意外,却又意料之中。

    没人规定魔界必须寸草不生,死气沉沉的,毕竟他们也是会思考,有感情的物种。

    “小绿,那里是什么地方?”

    “嗯,殿下,那边是醉红楼,烟花柳巷,寻欢作乐的地方。”

    “走,去瞧瞧。”

    走在魔界的大街上,与凡间热闹的市集街市无异,只不过这里没有凡人。

    颜紫衣身穿一袭青衣束玉冠,活脱脱变成了一名傲娇任性的小公子,长得颇为俊秀白净,唇红齿白,手里摇着一把折扇,看着就像个富贵人家的纨绔子弟。

    “公子,这样不好吧?”

    小绿挡在了她的身前,一脸为难的表情。

    这名叫小绿的婢女是魔尊派来监视她的下属,每日都要向魔尊汇报她的衣食住行,一举一动。不过她看上去笨笨傻傻的,好像没什么特别厉害之处嘛。

    “哎,有什么不好的,我还没逛过魔界的青楼呢。”

    颜紫衣手拿折扇抵着她的肩,强势地令小绿赶紧退下,别挡着她寻欢作乐,风流快活。

    她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狡黠,迫不及待地想要进醉红楼里瞧上一瞧。

    魔界之人平日里会幻化成凡人的样子,通常无论男女样貌都是天姿国色,容颜俊美妖冶。

    他们修习的是邪术,多重荤欲,杀生,以此来达到修炼进阶的目的,身上的邪煞戾气极重,打架斗殴之类都是小事情,抢地盘也是常有的事。

    魔尊通常不会介入私人恩怨,要抢山头地盘都是个人之间的事情,反正最后都要向魔尊进贡魔丹宝物法器,所有人都要听令于魔尊。

    醉红楼里的姑娘多半是狐族女子,她们修习的是魅术,蛊惑人心的本领用于男女之事,是天生的才能,她们凭借此本领在魔界混得风生水起,游刃有余。

    颜紫衣走进醉红楼,妖媚的红娘便甩着她那条火红的尾巴迎上前,故作娇羞地捂着条绣帕笑道“哎呦,好生俊俏的小公子,是第一次来吧?”

    “嗯。”

    颜紫衣刻意压低着嗓子应了一声,尽量展现出纨绔小公子应有的举止。

    站在她身后的小绿看到妖媚的红娘则忍不住脸红心跳起来,捂着心口暗道狐族的魅术果然厉害。

    小绿蹙着眉担心地看了眼她家小公子,不愧是地府的阎王殿下,脸不红心不跳,演起戏来面不改色。

    “嗯?你看着我干什么?难不成想要我替你点个妖媚的狐娘?”

    颜紫衣似有所感地回过头来看着小绿,挑眉有几分戏谑地对她说道。

    “不,公子说笑了。”

    小绿慌忙摆摆手,此时的她虽然是书童打扮,却不想当什么春风一度的公子。

    “两位公子请上楼,我们醉红楼的姑娘都是才艺双绝,如花似玉的貌美女子,公子若是见了,绝对会满意。”

    妖媚的红娘吹得天花乱坠,对着颜紫衣极致谄媚殷勤,看着这小公子的穿着打扮就知道是个富贵人家,说不定能得到些珍贵的魔丹宝物。

    “好,你带路吧。”

    颜紫衣手摇着折扇,几乎是目不斜视地打量着这醉红楼,她必须维持高贵冷傲的翩翩公子形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