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三十六章泉眼的下落
    由妖媚的红娘带路,颜紫衣走上二楼为贵客准备的雅间,入门便是层层珠帘,粉色花瓣在帘子上映衬点缀,醉人的香气扑鼻而来。

    她越过凤凰牡丹的薄纱屏风,里面是一间雅室,上首和左右两边位置都摆设着特制紫檀香木的茶几。

    颜紫衣好奇地走到窗边,精致的陶瓷花瓶里插着几枝红梅,手中的折扇推开那未关紧闭的油纸窗户,她可以看到楼下的亭台楼阁风景,以及后院的姑娘们。

    “公子请上座,我这就叫灵莺过来服侍公子。”

    “嗯。”

    颜紫衣心不在焉地应着,看了眼窗外,然后将油纸窗户关上,耐心地坐在矮茶几旁等候着。

    她只不过是无意中看了一眼,楼下的姑娘们却都在议论着她。

    “这公子长得真俊俏,看着就像是富贵人家的。”

    “可惜,我们都无缘服侍。”

    “别想了,这是灵莺的客人,一切由红娘决定。”

    一切议论随着叹息声结束。

    雅间里到处都弥漫着一股子脂粉的香气,颜紫衣却是有些受不了,她再次来到窗户前站定,推开了关紧闭的窗户。

    她闲着有些无聊,便拿起一枝花瓶里的红梅捏在指尖把玩着。

    “殿下,你不会真的要找个狐娘吧?”

    小绿有些惴惴不安地在她身后问道。

    “当然,不然我来这里做什么?”

    颜紫衣不以为意地说道,将手里的红梅放在鼻尖轻嗅了下,这可比那些脂粉味好闻多了。

    她愉悦地勾起了嘴角,然后将那枝娇艳欲滴的红梅从油纸窗户扔了下去,引得姑娘们哄抢成一团,弄乱了头上的发簪。

    只不过是一枝红梅,还不至于惹得姑娘们哄抢,所以颜紫衣暗中注入了几丝灵力,使得那朵红梅生机盎然,散发出来的诱人香气,作用就等于进补了一颗提升修为的丹药。

    这些狐娘法力低微,很多进入醉红楼都是自愿的,再加上现在的魔尊是狐王殿下,许多狐娘都希望一步登天,成为魔后。

    至于灵莺是这其中的佼佼者,才貌双全,法力上乘。

    要说起来,颜紫衣可是花了两颗珍贵魔丹才见到这位灵莺姑娘。

    不过,颜紫衣倒没什么好心疼的,花的是那位魔尊殿下的宝物魔丹,她才不会替他省着。

    “灵莺来迟,请公子恕罪。”

    灵莺来到她面前,翩然施礼。

    “嗯,无妨。”

    此时,颜紫衣正因为自己的恶作剧感到心情愉悦,手摇着折扇朝她摆摆手,一袭青衣淡雅如竹,温文有礼,颇有几分世家公子的派头。

    她径自走到雅间的上首席位落座,身后则站立着她的书童小绿,折扇握在白皙秀气的指尖,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贵气不言而喻。

    “不知灵莺该如何称呼公子?”

    灵莺再次走上前施礼,言行举止矜持得体,落落大方。

    “叫我颜公子就好。”

    颜紫衣清冷的凤眸打量她,心里做出评价,嗯,这花魁还算入眼。

    或许是看多了仙界的貌美仙子,她对样貌也变得挑剔了些,难道是麻木了?她清冷的眉心微蹙,竟是不自觉地在心里有了比较。

    好吧,六道众生皆平等,美貌是不值一提的。

    “颜公子。”

    “你会弹琵琶?”

    颜紫衣看她身后的婢女抱着一把琵琶,便饶有兴趣地看着。

    “嗯,公子可要听灵莺弹奏一曲?”

    “那你开始弹吧。”

    颜紫衣对音律不擅长,听听还是可以的,就当作打发时间,培养鉴赏能力。

    琵琶声诉说着缠绵悱恻,道不尽的相思之苦,初始哀怨婉转,后来成了回忆,苦涩也有甜味,曲调欢快了许多。

    “停。”

    颜紫衣手拿折扇开始打哈欠,灵莺的琴艺出神入化,可到了她的耳朵里宛如催眠术。

    “公子?”

    灵莺的脸色僵了一瞬,很快恢复如常,用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着颜紫衣。

    “喔,没什么,本公子近来苦读一本游记,现在觉得有些乏了。”

    颜紫衣见她疑惑地盯着自己,便收起了那副漫不经心的懒散模样,端正了神色开始瞎胡扯。

    只有站在身后的小绿一脸呆滞地看着她,殿下在说什么?她不是每天好吃好喝好睡的,竟还会读书?

    颜紫衣被自己这个呆呆傻傻的婢女紧盯着后脑勺,打量的目光充满了疑惑,就像是在重新审视着颜紫衣,殿下竟然有她不知道的另一面,魔尊该罚她失职了。

    颜紫衣感应到婢女小绿的目光视线,心虚地咳了下“咳,公子我才刚来魔界不久,有很多规矩都不懂,灵莺姑娘可否说些有关于魔界的趣事?让我了解一二。”

    其实,这才是颜紫衣来逛醉红楼的目的,她又不是个男子,自然对这些貌美如花的姑娘没什么兴趣了解。

    “你既然想知道有关魔界的事情,何不问我?”

    司徒允礼从暗处的屏风里走出来,嘴角勾起一抹妖冶的笑容,华贵冷傲的眉眼依旧,只是多了抹温柔宠溺。

    “魔尊。”

    灵莺恭敬拘谨地行礼,不敢有一丝逾越。

    “嗯,你们都退下吧。”

    “是,魔尊。”

    司徒允礼挥手屏退了灵莺和众婢女。

    灵莺低眉恭顺地退出雅间,临走时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坐于上首的颜紫衣,原来她就是魔尊带回来的那名女子,可为何要装扮成男子?

    “你会告诉我?”

    颜紫衣放下手中折扇,垂眸替自己倒了一杯酒。

    “你不过是想知道东海的泉眼的下落,我可以告诉你,它在我这里。”

    司徒允礼走到她的身旁坐下,骨节分明的白净指尖勾着她的一缕乌发,眉眼轻佻。

    颜紫衣倒酒的动作一顿,转而抬头看他,心绪复杂。

    没想到她的王兄颜浩宇找了几百年的泉眼,竟然真的在他这里?她半信半疑,狐王魔尊想要泉眼做什么?难道是想对龙族不利?

    “呵,龙修云被我困在了天魔镜里,恐怕不能轻易逃脱出来。”

    司徒允礼轻笑了下,故意凑近她耳边沉声说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

    颜紫衣身体僵硬了瞬,一双淡漠的凤眸彻底冷下来。

    “十日之后,你要参加魔界的斗战胜会。”

    顾名思义,就是魔族的切磋比武擂台,有实力者都可以上擂台比试,优胜者除了稀世灵丹妙药,还可以获得一件护身魔器。

    颜紫衣在仙界的时候对魔界的斗战胜会也略有耳闻,不过,她虽服下魔丹,魔族人从外表看不出来她跟别的魔修有什么不同,但本质上,她是清修,注重清心寡欲,修习的仙法与杀戮为主的魔族截然相反。

    五万年前,天界与魔界经历了一场大战之后,泾渭分明,互为仇敌。

    她的身份被拆穿,在魔界只会被针对敌视,成为各方魔族的敌人。

    因此,颜紫衣果断地拒绝“我不想参与你们魔族的事情。”

    “你倒是识时务,可我就偏要你参加,否则龙修云就永远地被困在天魔镜内。”

    司徒允礼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威胁道。

    “不可能!他没有心魔怎么会被困住?”

    颜紫衣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却忽略了他放在腰间的手。

    “啧,他没有心魔?他的心魔可是你。”

    司徒允礼冷嘲热讽地说着,低头咬了下她白皙莹润的耳垂。

    “你胡说。”

    颜紫衣愤恨地推开他,眉心隐隐地升起了一团黑色雾气。

    司徒允礼突然被推倒在地也没有生气,只盯着她的眉心,神情阴郁,没想到龙修云对她居然那么重要。

    “以后少来这种地方,免得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惹得你厌恶反感。”

    司徒允礼晦暗不明地盯着她的白皙脖颈,薄唇紧抿着。

    “哼,你做的那件事情讨喜?”

    颜紫衣气笑了,之前还派人来杀她,她还没跟他好好地算这笔账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