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三十七章魔修秘籍(感谢书友银烛饮泪的打赏)
    回到魔殿内,司徒允礼换了身衣服,与颜紫衣同逛魔殿地后山。

    “啧,明明是个魔修,装什么仙人。”

    颜紫衣敲击着手心里的折扇,忍不住对他翻了个白眼。

    原本司徒允礼穿着一袭黑袍暗纹的衣服,现在却换成了一身白衣,气质略有不同,多了几丝仙风道骨。

    不过,参考魔界的宫殿楼宇就可以知道,比起众人眼里阴森恐怖,萧条无人影的暗黑魔界,他们更喜欢似凡人般的生活。

    听说魔界的后山上有许多宝物,颜紫衣闲来无事一定会去瞧瞧的。

    “你这样到处乱转,等魔兽出来,你会变成它的补药食物。”

    司徒允礼看着她在一片林子里乱转,便好心地提醒道。

    “怕什么,我要是没命了,就拉着你当垫背的。”

    颜紫衣踩着干净无尘的白靴,绕过一处草丛泥路。

    司徒允礼闲适慵懒地跟在她身后。

    魔界的后山,他不知道来了多少次,当然不会让她有危险。

    只不过她仗着自己在身旁便无所畏惧,肆无忌惮不知道危险,未免太过轻敌?

    他骨节分明的手暗中凝聚了一团黑火,朝着一旁茂盛的林子里袭去。

    躲在暗中的魔兽受到偷袭,愤怒地从林中逃串了出来。

    “你在干什么?!”

    颜紫衣恼怒地盯着司徒允礼说道。

    她抬头看着那足有两人高的魔兽,它的眼睛被烧焦成了一个大窟窿,看来司徒允礼就是故意要引魔兽出来。

    偏偏,颜紫衣的清修仙法在魔界束手无策,好像失效了一般,完全使不出来内力。

    她转头看着小绿,是不是魔界的人动了手脚,在她身上下了不知名的毒?

    惹得小绿连连摆手,慌忙解释“殿下,不是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干。”

    颜紫衣的嘴角抽了下,这个婢女还真是一如既往地笨,她还什么都没说,自己就主动招了认错。

    果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看小绿面上的心虚气短,以及面红耳赤就大概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喔,忘了告诉你,仙界的人一旦踏入魔界,她的仙法就会被压制。”

    司徒允礼勾起嘴角,心情愉悦地替颜紫衣解惑。

    他修长如玉的手指勾起她的一缕长发,冷傲的眉眼盯着她青白一阵的脸色,继续说道“也就是说,你如果不魔修,在这里就是任人鱼肉的废物一个。”

    “你不怕我炼成来对付你?”

    颜紫衣虽是这样说,心里却没底,毕竟能够仙魔双修内功心法的人,几万年来只出现了一个。

    那人便是上一任的魔尊,清音。

    “等你练成再说这句话吧。”

    “哼。”

    颜紫衣不服气地瞪了他一眼。

    好呀,竟敢小瞧她,等她真的练成,第一个拿他来试炼。

    不过,颜紫衣看着自己的双手,她现在连一个小小的魔兽都打不过,手上还被魔兽划了一道口子,司徒允礼却一掌就把它给拍飞了,差距明显啊。

    “你也不必太难过,修练这种事情,也需要一定天赋和毅力。”

    司徒允礼抬起她白皙纤细的手,吻了下去。

    什么破天赋?等等,他在干什么?突然就亲她的手,好奇怪她的身体动不了,连话也不能开口说,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司徒允礼对她轻薄无礼。

    她原本想求助小绿,谁知她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见了?

    算了,这个没义气的小婢女原本就是司徒允礼的人,她是指望不上了。

    “你中了魔兽的毒。”

    司徒允礼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

    这时,颜紫衣头发挽着的发簪松动地飞了出来,是藏在簪子里的朱雀,她飞到司徒允礼的面前,打算遵照主人的吩咐,给他点痛处,然后带着主人离开这里。

    朱雀是个纸人,属于六道众生之外,继承了颜紫衣的部分灵力,危险时候用来防御还是可以的。

    “玩够了?”

    司徒允礼对着颜紫衣冷笑了下,强大的修为内力就将朱雀甩出了几米远的距离。

    “原本你在仙界的时候,对付你还需要些手段,但这里是魔界,你在我手里讨不到什么好处,安分些我会有奖赏。”

    颜紫衣的凤眸冷凝地看着他,周身汇聚了一团黑雾,充满着邪煞杀戮之气,将他们两人团团包裹在里面,风起云涌。

    “哼,你总算肯将心魔释放出来了。”

    司徒允礼与她待在那团黑雾之中,见她眉心笼罩着一团黑烟,便知道她已经走火入魔,体质也半仙半魔了。

    “再说废话,我就杀了你!”

    颜紫衣掐住他的脖颈,她微蹙着眉,神色异常地烦躁。

    她没想到,在冥界时遇到的梦魔一直缠着她,现在被她本能的阴暗面给释放了出来。

    “你现在还杀不了我。”

    司徒允礼冷静地将她的手握住移开,漆黑的眼瞳深邃如漩涡,只要对上他的那双眼眸,颜紫衣便感觉自己虚弱快要晕过去。

    她的确是陷入了昏迷之中,醒来时,却是在一个藏书阁楼里。

    “醒了?”

    司徒允礼站在书架前翻看着一本秘籍,还顺手扔了一本进她怀里。

    “额?”

    颜紫衣的心魔暂时沉寂,她恢复了一袭白衣仙人清修时的模样,清冷艳丽的面容平静,一双凤眸寡淡无求,周身仙气环绕护体。

    之前的那一幕,就好像都是她产生的心魔幻觉。

    “以后我就是你的师傅,这本噬魔里的口诀心法,你必须在上擂台前背会。”

    司徒允礼说着,又给她扔了几本秘籍过来。

    看着眼前一堆关于魔修的秘籍,颜紫衣无语“我可没有认你做师傅。”

    “我不想你死在斗战胜会的擂台上。”

    颜紫衣顿时无话可说,人在屋檐下,做什么都要小心翼翼的。

    她发誓要好好地修炼,有一天让他跪下向她磕头求饶。

    不过,颜紫衣苦恼的是,她到底要怎样才能在十天之内,修炼成能上擂台的级别?

    她对魔修可是一窍不通,服了魔丹之后,才属于初级阶段。

    颜紫衣眼眸上下打量着司徒允礼,促狭地拍了下他的肩膀说道“小师傅,再给我几颗魔丹怎么样?”

    说起来,颜紫衣的脸皮是够厚的,竟然向要杀她的人求丹药。

    看他一副想当她师傅的模样,应该暂时不会杀她了吧?

    “你只要专心在这里修炼,我自然会给你魔丹。”

    司徒允礼漫不经心地说着,他察觉到门外有动静,便径直从藏经阁走了出去,顺手便将藏经阁的门锁好。

    他似乎不会顾忌到被锁在藏经阁里的颜紫衣,需要在里面待上多少的日子?

    颜紫衣想追出去,无奈藏经阁的门锁住了,她的仙法根本对这把铁锁毫无用处,只能气愤地一脚踹在门上,却把自己给撞疼了,只能捂着脚上的银线靴子嗷嗷叫。

    朱雀住在她头上的发簪里,听到这声动静担忧地问道“主人,你没事?”

    “唔,我没事!”

    这么丢脸的事情,她可不能让人知道。

    红袖恭敬地守在藏经阁门外的凉亭等候着,她眼尖地看见司徒允礼正往凉亭这边走来,她赶紧跪拜行礼,她穿着一袭宽袖的红衣襦裙,跪下时裙摆刚好被他无意中踩在了脚底下。

    司徒允礼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红袖,她额头上浸出一层细密的冷汗,伸手小心翼翼地将被踩到裙摆,从他的黑靴子底下拽回来紧握在手里。

    “拜见魔尊。”

    “嗯,免礼,你来这里有何事?”

    司徒允礼径自坐在凉亭的石凳上,华贵冷傲的眉眼透着一股子威严。

    “东海的龙王颜浩宇好像在魔界找泉眼,不知道魔尊的意思,是否要阻止?”

    红袖小心委婉地说道,深怕惹怒了魔尊。

    她揣测不到主人在想什么,之前还派她去杀了颜紫衣,现在又改变主意,把颜紫衣留在魔界。

    “我不想与他交手,也无意要杀他,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擅自做主。”

    “是,魔尊。”

    红袖没来由地松了一口气,在她的心里并不想杀颜浩宇。

    红袖来去像一阵风,轻飘飘的一朵花瓣在天上飞着,越走越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