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三十九章对峙
    子时的结界封印明显弱化,颜浩宇手掌浮动着一团灵力,一掌拍到了那棵紫檀树下,顿时地动山摇,埋着树根的地下裂开了一道缝隙,里面是团黑色漩涡。

    “齐彦,走。”

    “好嘞,公子。”

    颜浩宇说着,他俯身准备跳下漩涡入口时,清冷的凤眸还顺带扫了一眼白雪,示意她快跟上。

    白雪光盯着那黑漆漆的魔界漩涡入口,这时才反应过来也跟着跳下去。

    原本她还以为会直接掉下去,吓得赶紧双手捂着眼睛闭上,谁知却是稳稳当当地坐在了颜浩宇的龙身背上。

    “真麻烦,你这丫头确定不会是公子的累赘?”

    龟丞相坐在她的对面,略带不满地嘀咕道。

    “额,当然不会。”

    白雪连忙放下手,装作不害怕的样子。

    “唉。”

    龟丞相叹息着摇头,摆明了是不相信她。

    “我只是第一次来魔界,不怎么适应而已。”

    白雪嘴硬地说道,强迫自己往下看,盯着那团好像随时能把人给吸进去的黑色漩涡。

    她白皙纤细的十指却害怕地紧抓着身下的龙鳞,隔了一会儿,她才意识到自己手抓着颜浩宇的鳞片,她连忙松开手,对颜浩宇说道“不好意思,我有没有抓疼你?”

    “我家公子的龙鳞用天雷地火都烧不灭,还能被你这丫头给伤着了?!”

    龟丞相轻蔑地看着她说道。

    “我知道了,龟丞相还是不要开口比较好,不然,我这根蜡烛会把你的龟尾巴给烧掉。”

    “臭丫头,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从刚开始到现在,你一直都对我挑三拣四的,我的主人是宫主,又不是你这只老乌龟!”

    “岂有此理,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伶牙俐齿的臭丫头!”

    龟丞相刚准备蜷缩着身体,用龟壳撞上去,颜浩宇却开了口“齐彦。”

    “臭丫头,以后给我等着。”

    碍于殿下开口,龟丞相老老实实地在龙身上坐好,不敢再放肆。

    “哼。”

    白雪转过身背对着龟丞相,路上的行程没有再与他多说一句话。

    很快,他们一行人来到了魔界,乔装打扮成普通魔族的样子,还各自服用了一颗魔丹,好维持现在的魔族身形。

    市集街上都是魔族人,他们几个外来客显得异常显眼,不过没有人对他们提出质疑,很明显是魔族人的打扮,一身黑色袍子,戾气极重,想必是从哪个不起眼的山头闭关修炼刚出来。

    “公子,我们要去哪儿?”

    被这么多双魔族人的眼睛盯着,龟丞相觉得浑身不自在,脊背凉凉的,额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这些魔族人要是知道他们几个是清修,还不把他们抓了炖汤喝,一想到这,他的手脚就忍不住想往龟壳里缩。

    “齐彦,收起你那畏畏缩缩的眼神,我们要找间客栈住下。”

    颜浩宇在前面走着突然停了下来,龟丞相差点撞上他的腿,三人中齐彦是最矮的,就算丢在普通的人群里他也是最矮的。

    不过,撞上的人是殿下颜浩宇,他也不好说什么,委委屈屈地应了声“是,公子。”

    “呵~。”

    白雪走在最后面,忍不住掩唇笑出了声。

    这龟丞相除了嘴巴毒舌一点,有时候还是蛮招人喜欢的。

    前提是他永远这副白净粉嫩的小孩子打扮,像个善财童子,粉雕玉琢,委屈的时候让人忍不住想去捏一下他圆滚滚的脸。

    当然,白雪也这样做了,趁着他没防备,手迅速地伸过去捏了把他的脸。

    “唔,臭丫头,你竟敢对我无礼!”

    拽拽地说着,齐彦鼓着嘴巴像是吐泡的金鱼,偏偏这里是魔界不好对她用仙术。

    “好吧,这次就放过你。”

    白雪不舍地从他粉雕玉琢的脸上收回手,径自走进了客栈。

    只听见掌柜的在说“公子,真不好意思,现在只剩下一间客房,要不,公子您凑合先住下?过几日就是魔界的斗战胜会,好几家客栈都被人提前定满了。”

    “好。”

    颜浩宇从腰间的锦囊里掏出几颗魔丹,神色平静地递给了掌柜。

    “多谢公子,小二快带这几位客官上二楼。”

    “几位客官请跟我来。”

    “嗯。”

    颜浩宇此刻是普通人的样貌,连嗓音都变得低沉暗哑。

    “颜公子。”

    白雪跟在他身后叫了声,然后就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他,突然觉得耳根有些燥热。

    她要跟颜公子住一间房么?

    “嗯,走吧,先上去。”

    颜浩宇点头对白雪应了声,便由店小二带路上了二楼。

    这间客房在二楼最里面的角落,里面只有一张床,挂着青色帷幔,桌上摆着茶壶茶盏,茶壶里是冒着热气的茶水,方桌旁放着几张圆凳子,收拾得还算干净妥帖。

    “你先下去吧。”

    “好勒,客官有事随时吩咐小的。”

    “嗯。”

    颜浩宇支走了店小二,却站在厢房门口,并未打算进去,同时将要走进去的齐彦拦在门口。

    “以后你就住在这间厢房,齐彦跟着我离开。”

    未等白雪开口,颜浩宇丢下这句话便想转身离开。

    “颜公子。”

    白雪为难地在身后叫住了他,想说这样不好吧?毕竟是他订的厢房。

    “我留在这,对于白姑娘而言,始终有损名节清誉。”

    颜浩宇清冷的凤眸盯着她,继续说道“我想,白姑娘应该不会希望发生此事。”

    “可是,颜公子要去哪里呢?”

    白雪担忧地问道,毕竟这里是魔界,万一颜公子的身份暴露,岂不是会有危险?

    可惜,颜浩宇已经走远,给她留下的只是一个清冷的背影。

    “怎么?你这个臭丫头,难道还妄想跟我家公子同住一间?”

    齐彦明澈水灵的漆黑瞳眸瞪着她,谨慎又带点审视。

    这丫头长得是不错,配他家公子就差远了,修为法力更是比他公子差得不是一丁半点,绝不能让她得逞,东海的龙母怎么可能会是这种臭丫头!

    “你、你胡说。”

    白雪被他漆黑瞳眸盯着有几分心虚,她不过是有些想偏了,仅此而已!

    “哼。”

    齐彦不屑地冷哼,这丫头果然对他家殿下起了坏心思。

    入夜寒凉,颜浩宇站在房顶的一处房檐上,穿着一袭青竹白衣,翩然而立儒雅俊秀,清冷淡漠的凤眸抬头望着乌云蔽日的夜色,看不到一丝圆月光华倾泻的影子。

    齐彦则无所事事地坐在他旁边打瞌睡,他伸了个懒腰偷瞄一眼殿下,在房檐上站了那么久,难道殿下在这里等人?

    很快,他便知道了公子等的人是司徒允礼。

    三千白发飘逸仅用一根紫色发带束着,华贵冷傲的眉眼,身披白色狐裘,一双暗纹银线的靴子落定,站在了颜浩宇对面的房檐上。

    “听说魔尊掳走了本殿的小妹到贵府上?”

    “我还以为殿下会比较关心东海泉眼的下落,现在看来,果然是手足之情对殿下比较重要。”

    还未等颜浩宇说话,齐彦便出声叫嚣“快把我家龙公主给放了,饶你一条小命。”

    万年前,司徒允礼还是一只狐族的小白狐狸,没想到多年不见,竟然成了魔尊,不过那也是他家殿下的手下败将。

    不过,还没等齐彦叫嚣几句,龟壳便被烧了个洞,烫得他在房檐上滚来滚去,连司徒允礼是怎么出手的都不知道。

    “本座替你家公子管教一二,免得见了谁都不知尊卑辈分。”

    司徒允礼笑吟吟地说道,手指捏着不存在的灰尘,好似不曾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

    “本殿记得小妹与魔尊并无过节,为何三番两次要为难她?”

    颜浩宇微蹙着清冷的眉宇,继续说道“难道你记恨上万年前,本殿曾打伤你的事情?”

    “殿下猜错了,本座输给你输得心服口服,只是在下的私心,想请公主到府上做客,住上一段时日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