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 第四十章后山修炼
    藏书阁的门被打开时,颜紫衣正趴在书案上昏昏欲睡,桌上地上乱七八糟的书籍卷子堆在一起,连书架也被翻得横七竖八。

    司徒允礼走过去轻敲了下桌子,微蹙眉看了眼她压在手臂下当枕头的书册“关在藏书阁两天,你就看了本游记?”

    “不然怎么样?我被关这里闷得慌。”

    颜紫衣无精打采地伸了个懒腰,开始打哈欠,觉得浑身骨头都是软的。

    “哼,既然不想魔修,那就去后山,那里的魔兽可是很欢迎你。”

    司徒允礼眼眸深邃地看着她威胁道。

    “你受伤了?难道是遇见我王兄了?”

    颜紫衣凑近他的肩闻了下衣服味道,是她王兄颜浩宇的气息,再低头看了眼他的手腕处,那里有一道剑伤。

    司徒允礼稍微退后一步,嫌弃地看着她,“你是龙女,别像哮天犬一样鼻子对着人嗅来嗅去。”

    “肯定是我王兄把你打伤了,我说的对不对?”

    颜紫衣差点要为王兄拍手叫好,不过她还是矜持地笑笑,忍耐地将手藏好在身后。

    “很遗憾,不是。”

    司徒允礼意味不明地看了眼自己的手,抬手随意地扯下包扎完好的长条白布,卷曲的长布条滚落在地,除了白布上有血迹,他手上的伤口基本已经愈合完好。

    “死鸭子嘴硬,万年前你又不是没输过给我王兄。”

    颜紫衣忍不住得意地勾起了嘴角,他曾输给颜浩宇,这是无论魔族还是天界龙族都知道的事情,而现在司徒允礼不管说些什么,她看着都像是要面子的狡辩。

    “好了,别耍嘴皮子,现在跟我去后山练魔修基本功。”

    “我不去,不练,告诉我王兄在哪儿?”

    颜紫衣决定死赖在这儿,她在魔界的修为那么低,跑到后山是她修炼呢?还是魔兽把她给抓去炼丹?

    “你王兄住宿在魔族客栈,只要你肯修炼,我就让你和你的王兄见上一面。”

    “好吧,一言为定。”

    颜紫衣无奈地答应道,这人居然把她的王兄拿出来当诱饵,着实可恶。

    魔界的后山丛林茂密,时不时会有喷火魔兽隐藏在暗处,躲在阴凉僻静的角落。

    司徒允礼带她去的地方,沿着河岸溪边往上走,途中地势平坦,草虫飞鸟,树藤环绕,构成一副山水如画的美景,周围树木繁盛,烟雾缭绕,似云雾又似青烟的形状,身在其中的人却不至于会迷失方向。

    颜紫衣慢吞吞地跟在司徒允礼身后走着,手上拿了根从路边捡来的树枝充当拐杖。

    她有些懒得走了,忍不住停下来,娇俏艳丽的面容怒气冲冲,清冷的凤眸凌厉地微眯起,瞪着走在她前面司徒允礼的后背。

    那人走在她的前面悠闲得像是在散步,一袭黑衣束红带墨发,笔直修长的背影没有一丝狼狈凌乱的迹象,美好得让人心生嫉妒。

    颜紫衣瞪着他的后背许久,谁知那人却越走越远,只好手提着裙裾追着过去,气喘吁吁地跑到他身边,她不满地蹙眉嚷嚷道“喂,走了这么久,能不能让人用飞的呀?!”

    司徒允礼穿着金线黑靴的脚步伐停顿片刻,声音寒凉地说道“若是不想让人把你丢到魔兽堆里,最好还是跟上。”

    那就是走路没得商量咯,颜紫衣觉得要被这人气晕过去,她早知道要走那么久,就让朱雀带着飞过去了。

    一条瀑布从悬崖处飞流直下,颜紫衣跟着司徒允礼穿过瀑布急流,瀑布里面竟然是一座华丽的宫殿。

    殿内地板上铺着一层兽皮毛绒地毯,烛台上镶嵌着明亮耀眼的纯白夜明珠,一把紫檀木雕花的座椅,摆着长方石桌,琉璃盏的夜光杯子璀璨夺目,香醇的美酒佳肴,可惜殿内一切都被冰封冻结了,否则不可能维持完好如初。

    “这地方不错,可是跟魔修有什么关系?”

    颜紫衣手支着下巴打量着殿内的环境,看似漫不经心的凤眸里带着几分谨慎审视。

    “当然有关系。”

    司徒允礼轻笑着斜睨了她一眼,长袍下的手一挥,眼前殿内的冰封状态瞬间瓦解。

    他顺便还给颜紫衣换了套衣服,紫色外袍加上白衣襦裙,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腰间,挽成一个流云发髻,眉心的彼岸花纹若隐若现,就连额上也长出了两个金紫色的鹿角。

    “你在干什么?!”

    颜紫衣捂着胳膊冷着张俏脸,始终紧抿着嫣红的唇瓣,清冷的凤眸怒瞪着他。

    “不过是想请你入座而已。”

    司徒允礼始终噙着一抹笑意,戏谑地看着她。

    颜紫衣默然地盯着他,手握紧成拳,最终还是在石桌处找个位置坐了下来。

    这人最好别落到她手里,否则有他好看。

    颜紫衣总觉得司徒允礼像是在她身上找别人的影子,时不时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

    石桌上摆满了各种吃食,倒像是为她精心准备的,只不过这种被人掌控一切的感觉并不好过。

    颜紫衣伸手拿了双玉筷,吃完几块糖醋肉就没了胃口,她放下筷子蹙着眉道“你自己吃吧,我没食欲。”

    “你是看到本座在这里,所以才没食欲?”

    司徒允礼并没有动筷,拿了一壶酒直接喝下,酒气弥漫沾湿了衣襟,妖冶的狐狸眼有些朦胧迷醉,他紧抿着红润的薄唇,手抚着额视线专注地盯着她,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明知故问,不是说让我来练魔修,怎么还要陪你在这吃饭?”

    颜紫衣下意识地避开司徒允礼的视线,心底里发慌,难道要在这里让她魂飞魄散?

    怎么办?这里是他的地盘,法力又被禁锢了,论魔修又不是他的对手。

    哎呀,她真是没用,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了。

    “呵,你想逃离本座?”

    察觉到她的想法,司徒允礼抬手施了个捆仙术,她的双手便被禁锢在椅子上,若隐若现的绳索,随着她的胡乱动越捆越紧。

    “喂,有话好好说,我好歹是地府的阎王,东海龙族的公主,你动不动就把我关起来,不然就是捆住,我会很没面子的。”

    颜紫衣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不过某人无动于衷,拿着酒杯顾影自酌。

    “你现在不是还当了冥王殿下,可我却还守在这里。”

    司徒允礼似乎有些醉了,踉跄着走到颜紫衣身边,对着她的脸呵出酒气。

    “这语气说得好像我跟你很熟一样,我以前可没有见过你……。”

    颜紫衣越嘀咕声音越细得像蚊子,搞什么啊,她明明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有什么好心虚的。

    不过,按照她以前任性妄为的程度,能把东海搅得天翻地覆,指不定是哪次下凡时候招惹了这位下凡历练的魔尊。

    “方才,你说没食欲,这糖醋肉倒是吃得不少。”

    司徒允礼平静淡漠地看着她,一双上挑的狐狸眼眸幽深,冷不丁地突然扯起了不相干的话题。

    颜紫衣白皙莹润的脸颊瞬间涨得通红一片,她有些气闷地偏过头去,说道“那是因为我现在刚练魔修心法,肚子当然要有肉才能填饱啊。”

    “呵,颜姑娘不必多做解释,本尊自然会满足姑娘的口腹之欲。”

    司徒允礼故意在她耳边说道,低沉恶劣地轻笑了下,最终忍不住手扶着椅子大笑不止。

    那调笑的声音,颜紫衣怎么听都觉得很可恶很刺耳。

    “哼,有什么好笑的,迟早有一天让你体会到饿肚子的滋味。”

    颜紫衣气得口不择言,一张俏脸冷了下来。

    “好,我等着。”

    司徒允礼笑够了,才认真地盯着她说了句。

    “无聊。”

    颜紫衣受不了他神经兮兮的样子,她才不想跟他有什么约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