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茑萝深处 > 35.名字
    看着池茑萝在一旁帮衬顾思哲的样子,苏睿觉得很是温馨。

    眼前的这个女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几次遭受同寝室的舍友排挤,但自己从未伸出过援手。那日还被顾思哲很是不满了一番,现在,倒是被顾思哲保护得很严实。

    苏睿能感觉到顾思哲是真的动了情。和顾思哲相处的两年里,苏睿从来没见过顾思哲对班里哪个女生这么无微不至,直到这个小哑巴的出现,一切都不同了。苏睿不知道她身上到底有什么地方吸引了顾思哲。

    池茑萝娇小的身影在苏睿眼前晃来晃去,苏睿转身盯着窗外的雪花,陷入了沉思中

    池茑萝的相貌并不十分出众,清纯,还有着高中生的青涩,和班里每日化妆把自己弄得花枝招展的妹子截然不同。给人的印象和顾思哲一般安静,和顾思哲一样属于清秀的那一行列,给人的印象很干净,眼睛倒很是好看,苏睿想起了另一双好看眼睛的主人——池鸢尾。

    苏睿忍不住自己自嘲了一番自己的脑袋,“到底在想什么东西?怎么可能?”

    苏睿总觉得她畏畏缩缩的看顾思哲的眼神里充满着仰慕。帮顾思哲递菜的时候温柔地像只小鹿,除了顾思哲之外的所有人,她的目光都没有一刻的停留过,总让苏睿觉得好奇忍不住多看她两眼,难道她的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顾思哲一人?

    倘若顾思哲真跟了池茑萝在一起也何尝不是一件美事,一定会是神仙眷侣一般。

    苏睿,还从未听顾思哲提起过她叫什么名字,他准备过会饭桌上家长式审问一番。

    不一会儿,厨房里就传来了香味,将刘明肚里的馋虫都勾了出来。

    顾思哲简单地弄了三菜一汤,加上果盘和火锅六个菜齐了,苏睿忙不迭地将手里的碟子端到地毯的折叠桌上去。

    桌上摆上酒和菜满满当当的,李延一本正经地给五个杯子满上了二锅头,说是雪天冷要喝点白的暖暖胃。

    几个人围着桌子坐在地毯上,也省了搬凳子的麻烦。池茑萝挨着顾思哲靠窗而坐,她的另一侧是粗枝大叶的刘明,李延坐在刘明和苏睿中间。

    李延和池茑萝是同系,自然也是见过的,小道消息灵通的他自然也知晓池茑萝不能言语的事实。所以在饭桌上从未作出让顾思哲和池茑萝难堪的举动。

    反倒是刘明神经大条地吃了几口菜,非要让顾思哲介绍一番。

    刘明被李延桌下踹了两脚这才作罢。

    苏睿饭桌上一直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池茑萝,借着给顾思哲倒酒的功夫插了一句嘴。

    “老顾,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还一直不知道妹子的名字呢。”

    李延和刘明也好奇地望向顾思哲。

    如若说出了池茑萝的名字,以苏睿的聪明肯定会知道她就是池鸢尾的妹妹的。怎么样才能巧妙地避开这个话题呢?

    顾思哲并非不想让苏谦知道,他的确是顾思哲最好的哥们,但是这件事越少有人知道越好,顾思哲不想给池茑萝带来困扰。

    而池茑萝听见苏睿的问话,也面有难色。

    她知道苏睿就是姐姐男朋友的弟弟。自从八年前那次警局一别后,苏家和池家就再也没有过多的联系,也就偶尔能从父母那里听说苏谦每年也会去警局询问罢了,除此之外,她并不想和他们有过多牵扯。

    她看到顾思哲端起酒杯,还未言语,转身在泛起雾气的窗户上写了两个字,“萧萝”。她想到了母亲的姓氏,一时间编了这个名字,而且萧萝和茑萝听起来音也相似。

    李延看见那两个慢慢消失的字,附和道,“对,就是这个,刚刚一时没想起来,真是惭愧。”他以前听说过那池茑萝的事情,那哥们匆匆一笔带过,的确是叫什么萝,李延一看那字再想起那回事,便也就如此了。

    “真是个好名字。”苏睿端起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顾思哲见池茑萝如此聪慧,便不做声了。看她面前的酒迟迟未动,便擅作主张端起喝了起来。“女孩子的不会喝酒,我就替她喝了罢。”

    “再来一杯!再来一杯!”刘明随即起哄道。

    苏睿见刚刚的李延这般,便觉得池茑萝的名字就是萧萝了。毕竟和李延一个系想着也是经常碰面的,初见池茑萝就是因为顾思哲追着往禁区跑才留意的。苏睿琢磨着应该是宿舍女生太排挤所以搬去了禁区,也并无不妥了。

    本来还以为她和禁区那八年前的死者有什么莫大的关联,看来是自己多心了。

    老顾怕也是因为儿时遭受校园霸凌所以比较护着她罢了,事情的始末苏睿觉得自己已经看出了个大概。

    “吃菜啊!苏睿!快点把菜捞上来,我要再煮下一轮了!”李延拿着筷子并着漏勺将已经煮熟的东西往着挨得最近的刘明碗里一丢,催促着苏睿再捞一捞,准备将剩下的菜往锅里扔。

    顾思哲见苏睿没有再问也就放下心来。

    外面的积雪深了,顾思哲瞧见雪的厚度已经到了火棘树身的半截处,时间也从傍晚到了九点左右。

    “我说,你们今晚还回去吗?”

    酒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还剩半瓶被醉醺醺的刘明撂在了墙角。

    顾思哲和苏睿还算是清醒,转身看李延,已经倒在毯子上睡过去了。

    “睡相还真是差啊!”苏睿无奈地笑着。“想来是回不去了。”苏睿也瞥见外面的积雪深厚,估计已经到了行走困难的地步了。

    池茑萝起身收拾着桌上的残羹剩饭,怕谁不小心再蹭到毯子上,顾思哲洗起来麻烦。

    顾思哲见状帮忙一同收拾起来。

    教师公寓的供暖的确充足,穿着毛衣都觉得有些热。顾思哲觉得今晚的话,苏睿、李延和刘明估计就要披着毯子打地铺了,好在有两床被子还有一条毯子。

    等一切都收拾完,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有了池茑萝帮顾思哲的忙,苏睿也不好过去插手,锅碗瓢盆也都洗好放在了一起,就像是顾思哲的贤内助一般。苏睿似乎已经看见了顾思哲未来的生活。

    李延中途醒了一次,和刘明洗了把脸清醒了许多。苏睿因为这段日子以来,学生会的大大小小的问题,好久没有这么早睡过觉了,在宿舍里时,也都是忙活到凌晨一两点。

    苏睿枕着胳膊盖着外套入梦了,刘明和李延也卷了一床被子躺倒就睡。

    顾思哲走到玻璃门前悄声对池茑萝说了句“晚安。”

    虽说有暖气保底,但顾思哲仍觉得苏睿夜间会着凉,把剩下的一床被子盖在了苏睿身上,自己只裹了一条毯子。关上灯,和着外面呼啸而过的寒风,也入睡了。

    顾思哲的床距离暖气较远,挨着墙根,半夜迷迷糊糊被冻醒。随即又披了个外套裹了裹,好不容易才再次入梦。

    早先,池茑萝知道他们晚上准备在这里过夜,留了心看了一下被子的数量,就猜测到了最后顾思哲会把两床被子分摊给舍友,想到他会着凉一直久久未能入眠。

    半夜醒来一次,听见顾思哲打了个喷嚏,窸窸窣窣起床忙活,便知道是被冻醒了。

    起身下床搬了床尾的一床花被子,蹑手蹑脚走到了顾思哲房门前,转了两下把手,好在没有反锁,摸黑进了房间。借着手机屏幕的光,给顾思哲盖上了被子后,才又轻手轻脚地返回屋子。

    这一切,都被苏睿看在了眼里。

    他睡眠浅,听见有人推开了房门朝着墙角床上的顾思哲那边去了

    迷迷糊糊,看见自己身上的被子,苏睿笑骂着顾思哲一心想着别人,自己却冻个半死,好在有人还挂心着,随即又闭上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