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茑萝深处 > 43.激怒
    又走了一会儿,李清卓掏出兜里的钥匙,开了办公室的门。

    窗台上花瓶里的红玫瑰应该是又换过了,还是那么的娇艳欲滴,郑佳的插花技艺不愧是极好的,虽然让人赏心悦目,但顾思哲怎么也提不起来好感。

    李清卓坐到办公桌前,将怀里夹着的档案放在桌上,那厚厚的一沓,顾思哲知道那就是试卷。他很自觉地搬了凳子也坐到桌旁,心理指导对于主课来说显得尤为次要。李清卓给了一份正确答案和红笔放在顾思哲手边。

    对于改试卷来说,顾思哲觉得轻而易举,但是他并不喜欢,那红笔的笔水到了错误答案上就是一道叉号,格外醒目。墨水到了纸上,瞬间失色变成深红,就像是那开得枯败了的茑萝。

    低着头改试卷的顾思哲稍稍抬头看了一眼也同样在改试卷的李清卓。

    李清卓一丝不苟地改着试卷,答案已经烂熟于心,飞快地批阅着。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李清卓是一个勤勉的好老师

    “李哥,八年前的那场案子你当真毫不知情?”顾思哲抱着问了也是白问的态度在李清卓心理防线的边缘试探着,他想抛下之前对李清卓的种种看法,认真一次和李清卓进行对话。

    “”李清卓放下笔转头看向顾思哲,他逆着夕阳,眼镜片闪着冷光。“你想说什么?”

    李清卓一副“我上次难道说的还不够清楚的表情”看着顾思哲。

    顾思哲已经知晓了来龙去脉,但眼前这个人依旧在守着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

    “李哥,你真的和死者仅仅是高中同学关系吗?”顾思哲的提问让李清卓的心吊了一下。

    “没错,只是同学关系。”李清卓重新拿起红笔,继续在试卷上画着斜杠,顾思哲能感觉到李清卓正故作镇定压抑着心底的慌乱。

    现在是个好时机,没有苏睿,没有郑佳在此妨碍,顾思哲想趁此机会再套一波李清卓的所思所想。

    顾思哲握着笔的那只手玩味似的转了起来,“吧嗒”红笔和桌面发生了亲密接触。这让李清卓略显烦躁起来,不知是顾思哲扰乱了他批阅试卷的兴致还是扰乱了他心底尘封已久的秘密。

    “李哥,我可有证据唷。”顾思哲倒是不慌不乱地眼皮也不抬一下低着头看着面前苏睿那道错题。“你看,苏睿平时成绩那么优异,竟也有错的时候。真是智人千虑,必有一失。”说着,顾思哲憨笑了两声。

    李清卓听出了顾思哲的话外之意。

    “”李清卓依旧平静着没有回应顾思哲的步步挑衅。

    “李哥,如果仅仅是高中同学的话,那为什么还要给人家写情书呢?”顾思哲说出了那日郑佳在场自己未能问完的话。

    “你说够了没有?!你不要以为你是学生,我就不敢动你!!”李清卓突然站起身,整个人笼罩在窗帘的阴影之下,瞪着顾思哲,脸上已经没有刚开始和善的表情。

    整个人显得愈发狰狞起来。

    顾思哲真的觉得下一秒,李清卓就会掐住自己的脖子一样。他额头上的青筋格外凸起,好像马上就会爆裂。

    这样就对了,终于激怒他了。

    顾思哲极力压制着内心蔓延上来的丝丝恐惧,在这寒冬里,手心竟也冒出了汗,手里的笔险些握不住。

    他用力攥住那支笔,和李清卓四目相对。

    “那学姐日记里的字条又作何解释?!”顾思哲毫不畏惧着,就算真的死在这里,自己也不悔。

    这句话就仿佛一道压制僵尸暴乱的符咒一般让李清卓竟然偃旗息鼓了。

    “日记”李清卓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僵在原地,真的像被贴住了符咒的僵尸一般。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五分钟过去了,李清卓没了下文,手不停地在抖,顾思哲不知道他是被自己说穿了心事感到惊慌还是想起了什么尘封已久的回忆。

    顾思哲依然静静地等待李清卓开口,两人就在这办公室无声地对峙着,好像在玩儿时那种“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能说话不能动”的游戏,只不过欢快的气氛替换成了沉闷,而他们也不再是幼稚的孩童。

    “我还以为,那本日记早就丢了呢。”沉默许久的李清卓突然开口却说了一句与顾思哲的问题不相干的话想要敷衍了事。“没想到它又沦落到你的手里,让你捏着证据一样地来质问我。”李清卓笑了两下,这笑容里夹着几丝不甘。

    “李哥的心理防线不愧是一流的,到现在还能镇定自若,真是佩服。”顾思哲知道李清卓嘴紧也再问不出什么来了,只好接着话茬说了句,看李清卓这般慌乱但又处变不惊的表情,顾思哲心底已经有了几分答案。

    李清卓想必是没有料到这日记还留存于世吧,在此之前是否心安理得觉得再也没有人惩治自己了呢?

    顾思哲始终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转念一想,想到当时池茑萝说这字条并非什么重要线索,到最后也草草了事,如果真是李清卓放的火,那么他想掩盖的绝不是这张字条那么简单。

    难道李清卓一开始没有发现日记杂记不在其中吗?顾思哲想起那纪念册当时池茑萝放在了行李箱顶上多半是第二日没来得及收,李清卓定是做贼心虚一看纪念册便知道下面还放着更多的遗物,或者说根本就没来得及查看下面有什么吧。那纪念册的的确确是葬身火海了,剩下的三本日记和杂记仍然完好无损,这其中定是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大约池茑萝刚刚入学时,李清卓就碰巧看见了她的档案,也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顾思哲想到了九月初的某个晚上被人无端打晕的事情来,李清卓一定是知道池茑萝住在那里的吧。

    而池茑萝也是这学期初刚刚搬来禁区,为什么早些时候没有动手放火呢?顾思哲的思绪卡在了这里,大概李清卓也是和自己一样后来才摸清楚得知池茑萝携带池鸢尾生前的遗物,第二次的黑影也有了合理的解释,那黑影定是为毁掉日记而来,结果谁曾想竟被自己钻了空子,带出了禁区,幸免于难。

    那日记里肯定有警方没有发现的秘密,一定有李清卓想要销毁的物证,可是,究竟在什么地方呢?顾思哲不得而知,那日记自己已经上上下下看了几十遍并无什么不妥。还好,那日记还在池茑萝那里,李清卓暂时动不了它。等手机充了电一定要告诉她妥善保管。

    “李哥,你的脾气还真是来得也快,去得也快。”顾思哲见上一秒李清卓狰狞之际急着想将自己杀之泄愤一般,下一秒却又阴转多云,虽不是晴天但比刚刚收敛不少。

    李清卓不自然地冷哼了一声,重新坐回板凳上,“你没听过‘为人师表’吗?”

    “我刚才真的是吓一跳呢,还以为李哥你要把我做掉呢。”说着顾思哲没心没肺地冲着李清卓笑了一下。

    “哦?那我真佩服你的胆量。”李清卓看似有意无意的话让顾思哲刚刚冒出的汗又缩了回去,他就像是暗示一般,顾思哲不知道刚刚李清卓是否真的动了杀机。

    卷子就这么在两个人手里一张一张的批着,四十几个人的试卷很快就批完了,顾思哲成功地给李延赚了几分。

    顾思哲抻了抻胳膊伸了个懒腰,李清卓则将试卷摞在一起从档案袋里拿出一张表来,放到顾思哲面前,让他誊抄,称自己要去洗手间。

    顾思哲接过表来,一栏一栏地填着进入了状态。门在风的怂恿下“吱嘎吱嘎”作响,天光黯淡了下去,等到声音停止之时李清卓也归来了。

    “抄完了没?”李清卓打开灯,走到桌前按下了电脑主机的按钮,准备录入。

    “还早还早。”顾思哲不慌不忙。

    “早抄完就能早回去。”李清卓见顾思哲淡淡然,催促道。

    顾思哲听见这话,速度也开始加快起来,本以为这时间已经到了傍晚,李清卓会明日启程,难道今晚要赶夜路?

    黑夜,总给顾思哲些许不安

    “抄完了,李哥。”顾思哲放下了笔将表格递与李清卓。

    李清卓打字速度很快,分分钟就敲完了所有的成绩,将表和试卷摞在一起塞回档案袋中。

    “李哥,你今晚打算开夜车?”顾思哲走到窗台前看见远处的高楼霓虹灯正闪烁着。

    “怎么?不行么?”李清卓关掉电脑,黑屏之后,办公室陷入一片死寂中。

    “昂,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辛苦一天了,晚上开夜车疲劳驾驶。”

    李清卓像是没听见顾思哲的话一样,拔下u盘就将档案袋抱起准备离开。

    顾思哲见状连忙关上灯,将门锁上跟着李清卓一前一后地往一片漆黑的走廊深处走去

    顾思哲等待着走廊的声控灯亮起来照亮他沉浸在黑暗中的心,不知道是否是坏掉的缘故,走廊上的灯随着他们脚步声越来越响却毫无反应。

    刚过了走廊的拐角,昏黄的灯光从某扇门的窗户上亮起,李清卓此番是将档案袋存到教务处的。

    顾思哲等在门口,李清卓进去做了交接后就走出了门。

    冬夜里已经没了鸟鸣声,传来的只有风吹树枝的“沙沙”声,在这空荡荡的学校里越传越远

    这时,李清卓从兜里掏出一盒烟,取出一支抽了起来,那烟的味道环绕在顾思哲四周,他咳嗽了两声,紧紧跟在李清卓身后。

    等走至教师公寓花坛的时候,李清卓停了脚步,踩灭了烟头,“我在这里等你,你去拿行李,回来我们就出发。”

    顾思哲听了之后很快地小跑起来准备去拿行李,今天绝对是走了运,这样想着,步伐越来越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