轿车一路向远处驶去,最终缓缓的停在了高档小区内的一栋公寓楼下。

    “到了。”秦深说道,然而林思语迟迟没有反应。

    “小林?”秦深诧异的叫道,侧过头才发现她似乎是睡着了。

    秦深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臂,但他一触碰到她冰凉的手臂顿时发觉不对劲,她的衣服几乎是湿透了,秦深赶忙用手轻碰了一下她的额头,发现温度烫的惊人。

    林思语眉头紧皱,身子微微发抖,看样子烧的不轻。

    秦深见她这副模样便不忍心叫她了,他下了车,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低下身背起了她,快速走进了公寓楼内。

    秦深背着林思语乘电梯上了楼,拿着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走进她的卧室内,将她平放在床上。

    秦深脱掉了她的鞋子,看着她湿透了的衣服叹了口气,拿起被子盖在她身上,走出房间打了个电话。

    过了一会儿有人来敲门,秦深开了门,对来人说道:“她生病了,帮她换身衣服,照顾一下她。有什么问题立刻联系我。”

    来的是一位中年女佣人,“好的,少爷。”

    秦深交代完后便离开了公寓。

    翌日。

    林思语头昏脑涨的醒来,看见自己在房间里顿时松了口气,想起昨晚是秦导送她回来的,不知为什么她便放下了心来。秦导在生活上真的照顾了她许多,林思语全部记在了心里,她很庆幸自己遇上了秦导这样的导演。

    林思语想着想着便一阵头痛,看来是昨晚淋雨导致的,她叹了口气,感觉有些口渴,起身下了床。

    然而她刚站起身瞬间感觉到有些头重脚轻,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林思语还不小心撞到了放在一旁的椅子,椅子倒在地上发出剧烈的响声。

    正在客厅打扫卫生的女佣人听见声响立刻走进房间内,看到林思语起床了赶忙上前搀扶她,好心劝道:“姑娘你刚刚退烧身体还很虚弱,还是回床上休息去吧。”

    林思语在女佣人的搀扶下躺回了床上,虽然不好意思但她还是要麻烦这位佣人了,林思语哑着嗓音说道:“麻烦您帮我倒杯水,谢谢。”

    女佣人马上倒了一杯温热的白开水递给林思语。

    林思语一饮而尽,瞬间便觉得喉咙顺畅多了,“谢谢。”她将空杯子递还给了女佣人。

    女佣人接过杯子,却握着杯子一动不动的站着,看着林思语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林思语问道:“您有什么事吗?”

    女佣人一脸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姑娘,我能和你请个假吗?”

    林思语疑惑道:“怎么了吗?”

    女佣人将自己的家庭情况大致告诉了林思语,“我母亲年纪大了常年瘫痪在床,现在这个点我得去照顾她了……”

    林思语听闻理解道:“没关系,家里的事要紧。您快去吧。”

    “谢谢你姑娘,我会让我的同事来代替我工作,实在是对不起。”女佣人说着弯腰向林思语鞠了一躬,匆忙的离开了。

    林思语继续在床上躺着休息,躺着躺着就又睡着了。睡梦中她听到有人敲门,吵醒了她。林思语以为是那位佣人的同事来了便下床前去开门。

    林思语打开了门,看到站在门外的不是其他人,而是秦导。

    “秦导您怎么来了?”林思语惊讶的问道。

    “我住的不远,正好来看看你。”秦深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额头,感觉到温度正常了便放下了心,见她睡眼惺忪,穿着睡衣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便道:“回床上休息吧。”

    林思语不知怎么的突然很有睡意,迷迷糊糊的又躺回床上睡觉了。

    林思语是在一股香味中再次醒来了,她睁开眼,看见秦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翻看着她的创造作品,秦深注意到她醒了,关切道:“肚子饿了吧?我煮了粥,要不要喝一点?”

    林思语点点头,秦深起身走向厨房,从锅里盛了一碗热腾腾的八宝粥端到了她面前。

    林思语双手接过,但她的手刚碰到碗就烫的缩回了手。

    “小心烫。”秦深提醒道。然而已经迟了,林思语双手接过了这碗粥,手碰到了碗立刻被烫的缩回了手。

    好在秦深端着碗的手没有松开,碗里的粥才没有撒出来。

    “手没事吧?”秦深关心的问道

    林思语摇摇头,才注意到秦深端着碗的手上还有一块布。

    “我来帮你吧。”秦深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勺子舀起一勺粥凉了凉,将勺子递到林思语唇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