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思语来到宋宇晨的私人别墅,走到园林的大门前,她按下门铃,有一位管家上前,确认只有她一个人才让她进去。

    宋宇晨看见林思语来了,坐在豪华的沙发上,茶几上放着两杯水,林思语默默的坐下后,宋宇晨看着她却迟迟不开口。

    一阵沉默。

    最终还是林思语首先打破沉默说道“刘馨倪找过我了,她说你们是情侣,你有什么想说的?”

    宋宇晨表情复杂,想解释什么,但也不知道如何说起,便闪铄其词道“思语,我……我在娱乐圈要利用她,只是破不得已才和她做表面情侣,我和她没有任何感情,我心里只有你,相信我,好吗?”

    林思语听着,半响没说话。最终还是遵循她的内心提出了分手,“宋宇晨,既然你已经有新的女友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以后也别来找我了。”语落,她便起身离开。

    “你不要走!”宋宇晨立刻上前拉住她,林思语奋力甩掉他的手,离开了宋宇晨的家。

    至此之后,林思语和宋宇晨便不再有联系了,只是在拍戏的过程中难免有接触,她也尽量避嫌,但宋宇晨总是对她纠缠不休。历经六个月《记忆中的我们》这部剧终于杀青了,林思语也就不会再和宋宇晨有任何交集了。

    到了杀青这天,刘馨倪请客聚餐,林思语本想婉言推却,可刘馨倪极力邀请她去,当着剧组所有人的面,她不好拒绝,只得去了。

    聚餐的餐桌上,刘馨倪和宋宇晨挨着坐在一起,其他配角们依次入座,林思语则坐在最角落,但她仍旧能够感受到宋宇晨的注视,刘馨倪也注意到了,脸色一变,突然站起身,对林思语说道“你叫林思语吧?在剧里演配角真的很不错,辛苦你了,来,我和你喝一杯。”她举起酒杯,示意敬她一杯。

    林思语婉言道“不好意思,我喝不了酒。”

    “就一杯,没事的,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刘馨倪倒满一杯红酒递给她。她已经倒好了酒,林思语不喝就像是不给她面子,林思语还想说什么,这时宋宇晨突然起身接过酒杯,替她解围道“她对酒精过敏,我替她喝。”说着,一饮而尽。

    刘馨倪没想到宋宇晨敢当着她的面护着林思语,脸色变幻莫测,尤其是宋宇晨此言一出,在场的人看他们关系不一般,纷纷猜测林思语和宋宇晨的关系,有人直言道“晨哥和这位女配角认识?”

    林思语刚想开口澄清,宋宇晨抢先说道“我和她……只是朋友。”他神色落寞道。

    宋宇晨之后就再也没说话,刘馨倪也一整顿饭不说话。

    聚餐结束后,在场的人纷纷离开,最后只有宋宇晨和刘馨倪没有走,宋宇晨坐在餐桌上不停的喝酒,刘馨倪看着他终于忍不住说道“你什么意思?”

    宋宇晨只顾着喝酒一句话不说,刘馨倪被她逼急了掀翻她的酒杯,恼火道“你是不是背着我出轨了?”

    宋宇晨被她搅得心烦,“你想多了。”

    宋宇晨冷淡的态度让刘馨倪更加气恼,“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和不和她断了关系?”

    “我和她没关系!”宋宇晨突然朝着刘馨倪吼了一句,厌烦的起身走了,刘馨倪拿起包立刻追了上去,“你还敢吼我?你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

    宋宇晨往外走,边走边抽着烟,当做没听见刘馨倪的话,脚步未停。

    《记忆中的我们》新剧刚播出就是当红的热播剧,收获众多粉丝,除了主角宋宇晨和刘馨倪外,林思语的女配角受关注,她因此获得了最佳女配角奖,受邀前去参加颁奖典礼。

    在“星起盛典”的颁奖现场,场下坐满了人。

    “这里是第十五届上海星起盛典现场!欢迎各位的到来!”女主持人简单做了开场白,接着说道:“首先,我向大家介绍一位女演员,这个人大家一定都熟悉,她在《记忆中的我们》这部剧饰演女主角,她就是——刘馨倪!”

    主持人话音一落,下一秒全场响起了一段话详细介绍了刘馨倪:刘馨倪在都市情感剧《记忆中的我们》中演绎一位自强不息的女白领,展现出当下女性在职场中是如何在挫折和磨难面前优雅的前行,让她的人气一路上升,荣获最佳女演员奖。

    台下早有准备的刘馨倪穿着长款礼服走上台,立刻有人上前给她颁奖。

    主持人说道:“恭喜馨倪。”而后她接着说道:“还有一位来自同个电视剧的女演员,虽然是个新人,但是她最近的人气可不低,让我们有请林思语!”

    主持人说完现场也响起了对林思语的详细介绍:林思语在都市情感剧《记忆中的我们》中扮演一位乡村淳朴的青年女性形象,面对职场上不同的困难,她的应对和转变,成功诠释了乡村女性形象的转变,收获众多粉丝,荣获最佳女配角奖。

    在台下坐着的林思语起身向所有人鞠了一躬,走上台接过递来的奖杯。

    和林思语同台站着的刘馨倪十分不舒服,她经过调查,发现林思语居然是她旗下的艺人。也难怪刘馨倪不知道,林思语之前根本没有名气,但她最近隐隐有成名的趋势让刘馨倪有了警惕性,她顿时生出了一个想法,如果能将林思语和她捆绑,让她脱离不了自己的公司,她就能将林思语永久雪藏,杜绝后患!

    刘馨倪正想着,女主持突然喊了她的名字,“馨倪,来发表一下感言。”同时递了一个话筒给她。

    刘馨倪回过神接过话筒,笑着说道:“我会继续加油,争取更多更好的作品给大家,希望大家能够继续相信我,支持我,谢谢!”说完,她又加上了一句话:“思语是我公司的艺人,也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她。”

    “祝贺馨倪,馨倪真是处处为自己的艺人着想啊。”女主持鼓了鼓掌,再将话筒递给林思语,“思语有什么话想说的呢?”

    林思语很意外刘馨倪会主动帮她宣传,但刘馨倪既然提了她她不好不回应,林思语接过话筒,真诚道:“首先感谢星起对我的肯定,然后感谢裴导给我这次机会,也感谢馨倪姐的帮助,特别感谢我的经济人杨丹姐,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我。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谢谢!”

    “好的,谢谢两位,请二位下台休息,谢谢!”

    林思语和刘馨倪下了台,林思语回到杨丹姐身边坐下,便说道“我在刘馨倪公司的合同快到期了吧,往后我不打算续签了。”

    杨丹很是不解,“怎么了?好不容易获了奖,怎么就放弃了?”

    林思语苦笑,杨丹姐是不知道她的一些事情,但她决定好了,“是我个人原因,我已经决定好了,谢谢您长时间的关照。”

    杨丹听闻很久没说话,突然,她说道“思语,既然你要走,我陪你一起走。”

    林思语愣住了,“杨丹姐,您……”

    杨丹也决定好了,“思语,你去哪里我都支持你。”林思语没想到杨丹姐会为了她如此,她很是感动,在她心里,杨丹姐对她而言如同亲人一般。

    林思语和刘馨倪的颁奖典礼上了娱乐头条,特意宣传了林思语是刘馨倪旗下的艺人,有意将她和刘馨倪捆绑在一起。这一切自然是刘馨倪所为,但她不知道林思语已经打算不继续留在她公司了,还对林思语十分关照,出席任何场合都带着她。林思语屡次推脱,但合约还未正式到期,期间她仍属于刘馨倪的艺人。

    在一个真人秀综艺节目上,林思语和刘馨倪被邀请来到现场,林思语不热衷于这类节目,很是低调不抢风头。而刘馨倪则热情的和场上的人做着互动,看到林思语有些格格不入站在一边,她故意提及林思语,“思语一直和我说她喜欢唱歌但是没有机会在观众面前展示,这次就给她一次机会好不好,大家掌声有请思语给我们演唱歌曲!”

    林思语根本不知道刘馨倪临时附加了她唱歌的环节,而刘馨倪认定林思语没有学过音乐,想让她出丑,所以她提前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刘馨倪和其他人全部从台上离开了,只有林思语一人站在台上。此时,台上缓缓的响起音乐,林思语听到音乐从容的开口,嗓音动听,如山间的清泉倾泻而出,缓缓流淌。这首跌宕起伏的歌,她驾驭自如,在场的观众都深受触动。

    刘馨倪听到林思语唱歌后脸色变得很难看,她没想到林思语居然会唱歌,据她了解林思语绝不是科班出身,怎么也不可能会音乐,更不可能在现场用假唱。刘馨倪阴沉着脸,看来真是小看她了。

    而后刘馨倪没有主动再找林思语麻烦了,等到节目结束,林思语只身一人离开现场,打车离开。

    汽车停在了一个孤儿院,只见大门口陈旧的牌子上写着元一孤儿院。

    林思语手里抱着一叠叠书往里走去,这时立刻有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孩子围在她面前,林思语将书全部分给他们,而后往院长办公室走去。

    到了办公室门口,林思语刚想敲门,但她发现门是半掩着的,透过门缝,她可以看见门内的人,于是她很意外的看见了宋宇晨,他正和院长交谈着什么,只不过他全程一言不发,全由他身边的经纪人代他说话,“院长您也别为难我们了,您就拿钱办事,我们也知道孤儿院正缺钱,您又何必和钱过不去?”

    “这个钱我不能收,你没什么事就请回吧。还有宇晨……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院长叹了口气,对他感到很失望,“你们没什么事还是离开吧。”

    谈话未果,宋宇晨的经纪人有些气愤的和宋宇晨起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宋宇晨看见林思语一愣,而林思语j很平静的路过他走了进去。

    院长看见林思语来了笑着熟稔道“小林来了啊,这么久不见又长高了。”

    林思语微微一笑,自从离开孤儿院后她回来的次数就少了,现在见到院长倍感亲切,林思语和院长有许多的话聊,聊着聊着,聊到了她从小到大待她如亲孙女的林阿婆,林思语有些想念了,问道“教我音乐的阿婆最近还好吗?”然而院长却叹了口气,不瞒她道“老人家已经过世了。享年八十六岁。”

    听到这个消息,林思语心中如同喘不过气来般的沉闷。虽说生老病死是人间常事,但她还是难以接受一个从小到大陪伴她的亲人就这样离去了。院长知道她心里不好受,安慰的拍了拍林思语的肩,拿出了一封未拆过封的信给她,“这是老人家留给你的。”

    林思语沉重的拆开信封,打开信纸,上面是用毛笔写的字,笔下的字龙飞凤舞,苍劲有力。老人家多才多艺,写得一手好字,有一副好嗓子,林思语一身才艺都是阿婆教她的。她看着信中的内容,不禁湿了眼眶,接着问院长,“阿婆被安葬在哪里?我想去看看她。”院长告诉了她地址,林思语还要去看阿婆便先和院长告了别,临走前拿出她准备的银行卡,真诚的说道“院长,这是我能为孤儿院做的力所能及的事了,我看到院子外面的墙都有些脱落了,重新改善一下院里的环境吧,其余的就由您分配。”

    “不,不行,这钱我不能收。”院长连连拒绝,“小林你的心意我和孩子们心领了,这钱你还是留着给你自己吧。”看着她瘦小的模样,院长都替她心疼,接着说道“孩子们的钱我已经向政府申请了,你不用担心。”

    院长执意不收她的钱,林思语只能另想办法。她先去阿婆那边,和院长道别,离开了。

    林思语走出院长办公室,迎面碰见了站在一边抽烟的宋宇晨,林思语路过他的时候提醒道“这里不能抽烟,去外面抽。”

    宋宇晨把烟头掐灭,忽然拦住了她,“思语,你能陪我走走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