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马过江河 > 最终章.烽火卷长空 356.周长安的变化
    这些人的才智与品性,虽有高有低,有急有缓;但可不否认的是,他们都饱读圣贤之书,是难得一见聪明人,太子周长永也在其内。这些“人精”想要猜出天佑帝的意图,并非是什么难事,只是思考时间各有差异罢了。

    就比如说王放与蔡熹,这是两头修成了精的老狐狸。多年以来,原本私交还算不错的二人,极有默契的交替把持朝政,以抛头露面、自污声明的方式,将天佑帝的光辉死死掩盖。他们心照不宣地率领文武朝臣、名门望族,进行着轰轰烈烈的党同伐异。单以这个行为,就证明他们二人早已经摸准了天佑帝的脉络,也甘愿成为陛下掌中的棋子。

    而如今四皇子周长安,也已然年过四旬开外;通过近来一场场血腥惨烈的厮杀,他的心性也得到了长足的进步。眼界一开,便逐渐参悟了隐藏在父皇种种行为背后的深意……

    其实,周长安能够理解父皇的选择;甚至自问父子易地而处,他也同样会像偏倚太子一方。但能够理解、却不等同于能够接受!

    指点江山、慷他人之慨,人人都可以做到;可肉割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有几个人能咽下这口闷气呢?

    往往越是才智出众之人,内里就越是心高气傲。

    而且北燕朝廷的每一步,其实都在天佑帝的掌控之中;无论是朝臣还是皇子,可谓是做多错多。面对江山易主、兵临城下的巨大压力、太子周长永率先沉不住心气、接二连三地犯下了许多愚蠢的错误,致使其丑态毕露,声名大损。

    按理来说,这对于周长安应该是一件好事……

    可太子越是愚蠢、也就越反映出了天佑帝对他的纵容与溺爱。这种毫无底线的包容、与那浓烈炽热的父爱,都令甘愿为国赴死、身受大小战疮数十余处、一只眼睛都险些被流矢射瞎的四皇子,嫉妒的几乎发狂!

    其实对于现在的周长安来说,如果能够放弃争夺帝位的;那么无论是财富、女人、地位、名望、军声、历史评价等等等等……他几乎都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除了父爱、除了公平……

    百战余生的周长安,已经杀寒冷透一颗孝子之心;现在的他,已经不需要父爱了;现在的他,只求一个公平!

    于是乎,一枚普普通通的香囊、与一根内藏什锦干花的花香蜡烛,便被惯偷齐雁、悄悄摆入了太子的书房之中;随后的几日,太子便被王放奉旨制造出的那场“金殿血案”,吓飞了“一魂一魄”,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武疯子”!

    至于说四皇子周长安,为了得到这份“公平”,所付出的价码嘛……

    近日以来,长安城的三座宫殿,都在大兴土木;而负责总管翻修工程的“包工头”,是个从幽北来的年轻人,名叫沈归。

    沈归带着一群江湖上的“刨的快”(盗墓贼),光明正大的掘开了周家天子的“祖坟”、并捣毁了所谓的“龙脉”,成功收敛了老叫花子伍乘风的骸骨,并顺手将一些骨质手把件,重新填回了墓穴之中。

    这些骨质手把件的“原材料”,来自于玄岳道宫三代弟子的首徒,无鹤道人关北斗。

    对于那些“吃臭”的盗墓贼来说,这次的工程量虽大,又不允许“摸鱼收网”,几乎是白帮忙的朋友活;但整个全过程却十分梦幻,也足矣填补他们在经济上的亏损!

    这些连下九流都算不上的盗墓贼,挖了一辈子的贵人陵墓,还是第一次挖当朝天子祖上的坟茔!而且平日里“下河”,他们都是三更半夜才敢出动;工作之时更是小心翼翼,生怕弄出半点声响,引来黑白两道的窥伺……

    可这一次,光天化日、甩开膀子,把工具抡的是叮当乱响,更有朝廷官军帮自己“放风撩高”,光明正大的挖了皇帝老儿的祖坟!

    如此轻松的“下河”,只怕谈不到绝后,也定然算得上是空前了!

    而对于周长安来说,大哥疯了,二哥、三哥身子骨都弱,自己这个排行第四的皇子,承继大统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更关键的是,他这次递补上位,还没有以军功胁迫父皇;而出手害人的痕迹,也被成功伪装成了一次意外;就算必然要追究责任,那也是吓疯了太子的天佑帝与王放二人首当其冲;与自己这个远在三秦戍边平乱的四皇子,压根扯不上半点干系!

    这次周长安前来送别沈归,就是因为心中还有许多心结没能解开;而太子失心疯的这个“意外”,也有一些破绽没有完全化解。

    就比如说“逍遥法外”的沈归、若然有一日将屠刀对准自己,谁又能为君分忧、为国除贼呢?就比如说某日沈归酒后失言,导致此事败露,他又当如何?就比如说那个“吸魂夺魄”的萨满教香囊,若是换了个形状,悄悄摆入自己的书房寝宫,又有谁能发现?

    比如说那些神通广大、三教九流的江湖人;比如说渗透北燕各个角落的“半开脸”……这些问题,对于向来心思缜密、办事周详的四皇子来说,就如同鞋里的砂砾一般,不除不快!

    至于太子患了失心疯的事,压根不用沈归废话,周长安早就得到了消息。

    赤乌的指挥权,虽然暂时移交在他恩师王放的手中;但这只是四皇子对远在京中的父皇,表明自己忠心的方式罢了。毕竟他手握重兵,足矣对燕京城产生威胁;如果还要死死扣着情报机构不放的话,为君者难免心中起疑。

    殊不知,也正是因为他展现出了成熟周全的臣子智慧,周元庆心中才泯灭了心中最后一丝父子之情。

    因为对于周元庆来说,四皇子此举,分明是在站在为人臣子的角度上,耍弄油滑市侩的手段,去缓释拥兵自重的嫌疑。赤乌,是周长安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手建立起来的谍报组织;所谓的权力移交,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既然他耍了这样一杆花枪,那么真实想法与个人立场,也就不言自喻了。

    所以太子失心疯的事,他不可能不知道。而周长安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原因,沈归心里也同样清楚。

    所以二人长安城话别,周长安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要打探沈归的下一步动向,顺便瞧瞧这个曾经的朋友,有没有什么破绽可寻。是的,他起了过河拆桥、杀人灭口的心思。

    就在周长安拿着失而复得的天子玉佩,双眼发怔的时候;正坐在车辕上赶车的齐返,自言自语的念叨了一句

    “哥,周长安那个老小子,好像打算铲除整个江湖道!这江湖和朝堂,可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啊……你说,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车厢之中的沈归,左手正捧着一本《食经录》,右手拢着一枚乳白色的骨灰坛,小声品评着菜式的优劣高低;如今一听齐返开口询问,他反手扣下了书本,将车厢的麻布帘挥手撩开,抱着伍乘风的骨灰,倒坐在了齐返身边

    “嘿,说来你可能不信。他并非只想效仿南康、彻底铲除整个江湖道,把银子都一个人挣了;现在他周长安啊,是想做第二个关北斗!”

    齐返闻言扭过头来,神情颇有些怀疑地注视着沈归;而此时车厢顶部,也传来了一个懒散的声音;此人无精打采的打了一个哈欠之后,口齿不清的搭话道

    “哈……南康会有什么样的下场,难道他不是亲眼得见吗?咱们容不下南康,他还想当第二个关北斗?脑子没病吧?”

    齐雁的声音飘然而至,同时双脚倒扣车顶,身形回旋于半空之中,使出了一个夜叉探海式;猿臂一伸、二指一提,把齐返的身后的酒葫芦握在了手中。

    “大雁啊,懒死你好不好啊?其实周长安也没你们想的那么聪明,至少比他那老子周元庆,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他啊,是被南康王朝的繁华盛世,给耀花了眼;他以为关北斗功败垂成的根本原因,是个人能力不足、再加上运气不好,惹到了我这个李玄鱼的生魂;与“南康新世界”毫无关系。他这是想等天佑帝百年之后、自己登基坐殿之时,在北燕全盘套用新南康模式,亲手开创一个富甲天下的太平盛世!”

    听了沈归的解释之后,以酒润喉的齐雁挠了挠头,颇有些不解的说

    “其实我也认为,人家南康朝廷那么阔气,百姓生活也相对富足,肯定有它的可取之处……话又说回来了,就算关北斗打造的南康王朝再差劲,那也比半死不活的北燕王朝强好吧?”

    沈归听了齐雁的话,反倒显得有些惊讶。他小心翼翼的将师父的骨灰坛,放回车厢;随后站在车辕之上,双手扒着车厢边缘,看着两眼无神望天的齐雁问道

    “有病啊你?你要是认同关北斗的想法,为啥还要跟他过不去呢?”

    “你有病吧?咱哥仨离开太白山之前,我爹不是有过交代吗?他说咱们兄弟,是“三个脑袋一条命”;那你跟人家关北斗过不去,我俩还能站在干岸上吗?这还有啥不明白的地方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