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剑神在此 > 悠闲的异界生活(234)
    天香狐放弃了抵抗,呼哧呼哧喘了好几口气,才满是不甘得问道。

    “呱噪!”乔一剑喝了一声,“现在你是阶下囚,少给我废话,到时候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要不然我的阴阳天眼里面有几百种酷刑可以对付你这种灵魂残躯!”

    天香狐被乔一剑的凶悍气息镇住,不敢再废话,只能耷拉着脑袋,五条尾巴委屈得甩来甩去。

    “一个造血境的大妖,舍弃了自己的肉身,想要逃离出第一重天,要不是你舍弃了你的肉身,啧啧啧,只怕我也拿不下你。”乔一剑仔细看着面前的这具天香狐“肉身”,上面还残留着温度,原来天香狐脱离自己的肉身也是今天的事。

    “没有办法,想要逃离出第一重天的束缚,只能舍弃肉身,依附在一具正一宗弟子的上,才能蒙蔽正一宗……”天香狐委屈得开口,心底叹道,若没有抛弃肉身,乔一剑等人还真不够她吃的。

    “好了,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公狐狸……还是母狐狸?”乔一剑望着被镇压在一页天书最深处的天香狐,被阴阳天眼镇压,只怕这头小狐狸这辈子都无法摆脱了,而且在乔一剑的念头深处,要把其当成一头宠物来养,拥有虚实灵符的线索,还有龙虎门的身份,这对乔一剑的未来都有着数不尽的好处。

    天香狐从一开始到现在,声音都是忽老忽幼,忽男忽女,乔一剑也不知晓对方是公是母。

    “奴家……奴家叫胡媚儿……”

    天香狐一改一开始的口音,恢复成一口软糯的腔调,像是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一般。

    胡媚儿仿佛认命了一般,唉声叹气,转身一变,变成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屁股的五条尾巴也收了起来,耷拉着脑袋,在阴阳天眼的深处不停哀怨着。

    阴阳天眼可以镇压残魂,拥有独立的一方小世界,若是其他的实物则不能带进阴阳天眼当中。

    乔一剑在洞穴查探,胡媚儿雄踞第一重天这么久,不知有多少正一宗的弟子被其加害,连玉符都没有催动便丢了性命,这里是胡媚儿的老巢,一定有数不尽的宝贝。

    “有了!好家伙,竟然有这么多须弥戒!”

    乔一剑惊呼一声,便看见在洞穴的一个角落,竟然有几十个须弥戒!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这一次赚大了!”

    “好家伙,你到底是截杀了多少正一宗弟子?不愧是龙虎山的大妖,潜伏在这里有多久了?”

    乔一剑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并不是每一个正一宗的外门弟子都会有须弥戒的,拥有须弥戒非富即贵,而这里囤积着几十个须弥戒,只怕里面是一笔横财。

    胡媚儿似乎是习惯了阴阳天眼里面的环境,认命了自己这阶下之囚的身份,突然话锋一转,陡然问道“你到底是谁?困住我的,是哪一个天眼?”

    “我便是阴阳天眼的主人!”

    “阴阳天眼!”胡媚儿尖叫一声,似乎被这个消息打懵了,“阴阳天眼!难怪我的灵魂会混乱,阴阳天眼可是一切灵魂和残魂的克星,竟然是阴阳天眼的主人……输得不冤,不冤……”

    胡媚儿整个人都呆滞了起来,眼神中充斥着惊讶。

    良久,胡媚儿望着阴阳天眼,感应着阴阳天眼这颗眼球身上宛如宇宙洪荒的古老气息,皱了皱鼻子说道“阴阳天眼的主人,天道的有缘人,也不过是一个还在勇武境的毛头小子罢了……”

    “小狐狸精眼光倒是很准。”乔一剑嘻嘻一笑,说话之间,灵魂天眼运转之下,一道道让人窒息的恐怖力量在其中酝酿,一张张写满了各种蝌蚪文字的经文随风起舞,仿佛天崩地裂之怒,随时可以把胡媚儿打成魂飞魄散。

    “做阶下囚就要有阶下囚的觉悟,收起你的花花肠子,我虽然不过是勇武境,但用灵魂天眼把你镇压死的力量还是足够的。”

    “嘻嘻!你大人有大量,还跟我这种小姑娘闹什么,快收起您的面孔,谈谈我归降的事吧~”胡媚儿对着乔一剑挤眉弄眼,丝毫不惧对方下一个瞬间便把自己镇压死的恐怖力量。

    “哦?不需要我多费口舌劝降,你就知道我不会杀你了?”乔一剑饶有兴致,望着做出吐着口水泡泡动作的胡媚儿笑道。

    胡媚儿智珠在握,笃定说道“我有一张虚实灵符,这是寻找到虚实天眼的线索,况且我现在是阶下囚,一道残魂,镇压在其中已经是无害了,何必痛下杀手,脏了大爷的手呢?留下小奴我一条残命,到时候还能给爷捶捶肩呢~”

    说完话,胡媚儿还不停对着乔一剑眨巴眼睛,一对美目满是诱惑。

    “不错,算你识相,我也懒得给你下各种酷刑。反正在阴阳天眼里面,你一道残魂也翻不出风浪来。”乔一剑收起阴阳天眼的威压。

    “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龙虎门的大妖?你为什么会在第一重天?”乔一剑一边收拾着洞穴的宝贝,一边问着胡媚儿问题。

    洞穴里面几十个须弥戒,都是很长一段时光内,死在第一重天的弟子的宝贝,里面各种晶石,天材地宝,丹药,甚至还有灵器!还有各种乔一剑认不出的宝贝。这一笔横财乔一剑没有细算,但估计着起码相当于炎燚雀这种身份的人全副身家的百倍有余。

    炎燚雀是龙雀国的二皇子,身家丰厚,这一次乔一剑立马变得可以说是富可敌国。

    乔一剑把须弥戒中的宝贝都转移到自己的须弥戒里面,这笔横财可不能露白。

    此行所获甚丰,除了这些须弥戒里面所得之外,还有一张虚实灵符,外加炎燚雀的龙雀翎羽。

    龙雀翎羽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超脱境大妖的本命翎羽不是炎燚雀能发挥的,好比一个三岁小童拿巨斧。

    这等宝贝入了口袋,当然不会再轻易交出去,只是之后怎么瞒天过海,不让炎燚雀发觉是自己下的黑手,还要看等下的表演了。

    就在乔一剑收拾战利品的时候,胡媚儿已经在阴阳天眼里面找位置端坐好,托着下巴,歪着脑袋,嘟着嘴委屈叫道“禀大人,小奴我本是美娇娘,家住龙虎门,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谁知宗门那长老,他蛮横不留情,勾结上下目无天!占我大屋夺我田!我爷爷跟他来翻脸,惨被他一棍来打扁,我奶奶骂他欺善民,反被他捉进了内府,惨遭强奸一百遍啊一百遍!最后她悬梁自尽遗恨人间。他还将我父女逐出宗门……流落到世间!我为求……”

    胡媚儿话还没说完,乔一剑已经忍无可忍,念头一转,精神世界中一个指头点到了胡媚儿的脑门上。

    “不要以为你姓胡,就可以胡扯了!给我在一百个字内说完!”

    乔一剑感觉听着胡媚儿的一番胡扯,额头的冷汗都要一滴滴滴下来了,没想到一头造血境的大妖,变成一个小姑娘模样,心性也随之变换,像是多年没有倾述对象,话闸子一打开就关闭不了。

    胡媚儿委屈得揉了揉额头,此时小姑娘模样的胡媚儿,哪里有刚才和乔一剑厮杀的气质,嘴角嘟着,都快可以挂一个茶杯了。

    “我是龙虎门的大妖,被宗门长老施加逆天法门,压缩境界摸进了第一重天,目的就是收割正一宗好苗子的性命,断了正一宗的未来。”胡媚儿唉声叹气,“可怜我一个造血境的大妖,被硬生生打落了道行,龟缩在这里,要潜伏百年,才能功德圆满,再寻机会逃出去。”

    “那为什么这一次你按捺不住,不再潜伏,蒙蔽了第一重天的天机,要掀起一场屠杀,要知道引起了正一宗的注意,你要逃出去可是万难。”乔一剑疑惑问道,胡媚儿已经潜伏了很多年,看这个洞穴的须弥戒就知道,正一宗根本没有把第一重天丢了性命的弟子放在心上,毕竟在炼狱,玉符也不是万能的,不会次次照顾到你周全。

    “因为虚实灵符。”

    胡媚儿一张小脸皱在一起,托腮说道“我自己拥有一张虚实灵符,这是我家族的传承之宝,我清楚明白能和虚实灵符产生共鸣的,只有另一张虚实灵符,这等宝贝,是寻找到虚实天眼的线索,若拿你的虚实灵符回龙虎门交差,即便我擅自逃离了正一宗,也不会被责怪,反而会嘉奖我。小奴可不会拿自己的家族传承的宝贝去邀功,只能盯上你的虚实灵符啦~而且龙虎门也不知晓我身上有虚实灵符的事,若知晓了,我也兜不住。”

    乔一剑若有所思,自己的这张虚实灵符是从炎天雀那里赢来的,若非自己的阴阳天眼对其产生共鸣,只怕也发现不了这张灵符的珍贵,只会当成一般的灵器级别的灵符。

    若是炎天雀知晓虚实灵符的珍贵,只怕要气到口吐三升血。

    “所以小奴我发动了底蕴,蒙蔽第一重天的天机,让人进不来出不去,然后发动兽潮,制造海市蜃楼,等待虚实灵符的主人自投罗网。”胡媚儿努了努嘴,望向了洞的那具肉身,“甚至我已经想好金蝉脱壳的方法,舍弃我的肉身,以灵魂姿态藏匿在正一宗弟子的身上,用虚实灵符来瞒天过海,到时候逃回龙虎门,宗门长老会依我的大功来替我重塑肉身。”

    造血境级别的大妖,已经可以灵魂出窍,依附在别人身上,但这要依附的人实力不行,而重塑肉身,这种逆天的行为,甚至要超越超脱境的高手才可以做出来。

    “原来如此,但那头踏炎魔虎是什么回事?”

    “那头蠢虎,也是龙虎门的,当初寿元无多,所以被安排这苦差事,跟着我一起来正一宗,在前些日子它寿元断绝,在今日我用残魂寄居在其内,所以踏炎魔虎的力量发挥不出多少,便被击溃了。不过这也在小奴我的计算之内,演戏演全套,制造出一副同归于尽的假象,等所有人被肉球困住之后,蒙蔽第一重天天机的力量也要消散了,你们正一宗会派人来救援,我的身份也会洗白,便会逃离这里!”

    经过胡媚儿的一番述说,乔一剑终于弄清楚了一切的来龙去脉。

    龙虎门的消息,第二张虚实灵符,多了一份关于虚实天眼的线索,加上一具造血境大妖的血肉精华,突破到牛魔金身,最后是洞穴的几十个须弥戒,外加炎燚雀的龙雀翎羽,这便是乔一剑此行的巨大收获!

    满载而归。收拾完战利品,乔一剑此时要考虑的,便是如何瞒天过海。

    此行所获甚丰,但若是让人查到蛛丝马迹,找到了胡媚儿的线索,还有炎燚雀的龙雀翎羽的归属,那么乔一剑在正一宗便会陷入群起而攻的境地。

    无数的人会争夺乔一剑的机缘,更有长老会找乔一剑的麻烦,一头龙虎门造血境大妖的灵魂,简直是最佳的审问对象,胡媚儿的灵魂一旦被发现,就是做好要被灵魂拷打七天七夜,魂飞魄散的地步。

    两人你商我量,做好了接下来的一系列计划,然后反复推敲之后,乔一剑的心神才退了出来。

    乔一剑出了洞穴,抬头望着此时的第一重天的天际,暴风骤雨前的宁静,一团团云朵堆积在一起,像是天神要发怒了。

    “只怕要不了多久,第一重天的蒙蔽就要被打碎了。”乔一剑说道,“行动!”乔一剑话音一落,手指对着胡媚儿的额头一点,阴阳天眼一道光芒化为了一连串的枷锁,把胡媚儿的灵魂上下都覆盖满,胡媚儿浑身一哆嗦,便感觉到了自己的灵魂多了几层锁链镣铐,若违逆了乔一剑的心意,只怕瞬间便会魂飞魄散。

    乔一剑无表情说道“这是我给你的灵魂加的锁链,收起你的狐狸尾巴,一心一意为我做事,到时候你舍弃了这具躯体,等我踏入超脱境,会重新给你凝聚一副强大百倍的躯体!”胡媚儿嘟囔着,骂了几句俚语,一张小脸皱起来,不情不愿。

    乔一剑放开了对胡媚儿灵魂的束缚,顿时胡媚儿的灵魂离开了阴阳天眼,然后一个转身,便钻进了自己的天香狐肉身里面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