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px
20px
18px
16px
14px
12px
沫滓/著

考研在秦时

  • 第五百四十八章 功成身退
  • 上一章 菜单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与匈奴一战,李牧获封关内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所有参战的秦人赵人士兵一律依靠秦国军功爵制度进行封赏。

    爵位,田宅,这些东西随着秦王王诏真的落到赵人头上时,他们仍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李左车非常的兴奋,这一战自己摸到名将的门槛,领悟了军势;祖父获秦王封侯,家族一时显耀。

    他兴冲冲地跑到边关的城楼上,见到背手于寒风中的祖父,顿足站好,“将军,你找我?”

    李牧扭头看向他,自己这孙子年十八岁,眉清目秀,因自幼在边关磨砺,眉宇间有一股坚毅。

    他鼻息略微重了一刻,又将头转回去,眺望着茫茫的旷野,“你可以叫我祖父。”

    李左车一愣,随即露齿叫了一声,“是,祖父。”

    “这一战,是老夫此生最后一战了。这把镇岳剑,从此便真的交付于你。”李牧说着,将腰间的镇岳剑解下,放在边关的城墙上。

    李左车茫然不知所措,“祖父?这,想那廉颇、庞煖为将,年过九十。祖父你为何……”

    “秦赵血仇,你可知我为何甘愿应下秦王诏令,来打这一仗。”

    他想了想,不确定地说:“我听闻,是国师陆言以性命举荐。”

    陆言呐,真是个神奇的人。不仅你神奇,连你的妻子,也让老夫心生敬佩。

    李牧回想着自己在秦国生活的几个月,叹了口气,“是的。陆言此人胸怀天下黎民,他要我同时带着秦人赵人打赢这一仗,为之后治理赵地埋下和睦的种子。”

    “祖父已经做到了,连秦王都给您封侯了。”

    李左车只是单纯为这个结果高兴,却没能看到这个封侯背后多方面的考量。

    李牧瞥了他一眼,感叹这小子毕竟还年轻,给他解释道:“正因为此,我也该功成身退了。陆言受命于秦王治理赵地,听说为邯郸刺客一事,君臣二人闹得有点不愉快。

    如今在外界看来,我嬴姓李氏便是陆言一力扶持。无论是从赵国投降,还是这一战的立功,都跟他脱不了干系。

    我既已封侯,若还不识相地解甲归田,只会给陆言治理赵地带来更多的麻烦。”

    李左车眼睛猛地瞪大,顿时明悟,“孩儿明白了。这也是祖父耗尽家资给将士们购买肉食的原因。因为秦国,绝不会允许有一个把持着地方军政的家族。”

    “孺子可教。”

    “那边军,他们怎么办?家族怎么办?”

    “我们家难道还能饿死不成?你父亲依旧会在秦国为将,顶尖谈不上,但保证家族绰绰有余。”

    李牧训斥了他一句,旋即乐呵呵地抚了抚胡子,“至于说以后,那不是有你吗。”

    “祖父……”李左车错愕地抬头看向祖父的眼睛。

    “蒙恬,秦国如今年轻一代的优秀将领,你比他差么?”

    从祖父的眼睛里,他看了欣慰与期待。

    李左车浑身一震,双眼中浮现泪光与斗志。

    “祖父放心,孩儿今后绝不堕军神之名。”

    李牧发出一声哼笑,摇了摇头,“兵法韬略你从小读到大,剩下的都在战场上。你今后,多读别的书吧。”

    “是。”

    “记得先读陆言。”

    “孩儿知道了。”

    ……

    大战之后,陆言在邯郸收到了边地的一些消息,还有李牧的亲笔书信。

    “李牧前辈,要告老回乡?还真是……算了,倒也不是什么预料之外的决定。”

    他看完这封信,长叹一声。


    上一章 菜单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畅快阅读 永久免费
    请注意适当休息 保护好您的眼睛